2月4日,剛上任的美國總統拜登發表其首次關於外交政策的講話時表示,中共是美國「最嚴峻的競爭者」;但在符合美國利益時會與北京合作。2月3日,共和黨眾議員班克斯受訪時說,因過於擔心拜登重新沿用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對中綏靖政策,令他常常失眠。

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中共制裁他與其他前特朗普政府官員,目的是向拜登政府傳達信息;此外,緬甸軍方突發政變,是中共秀肌肉測試拜登。拜登政府應採取實際行動回應。

拜登國務院講話:符合美國利益即與北京合作

2月4日,剛上任的美國總統拜登在國務院發表其首次關於外交政策的講話。他稱中共是美國「最嚴峻的競爭者」;他反對中共的「強制性行動」,但說美國願意有條件的與北京合作。

在美中關係上,拜登在講話中表示,中共給美國的繁榮、安全與民主價值均帶來直接挑戰。

他說:「我們將直面中國(中共)的經濟惡行,反制其咄咄逼人、脅迫性的行為,回應中國(中共)對人權、知識產權與全球治理的攻擊」。

「但是我們做好了準備,在符合美國利益時與北京共事。」拜登還強調,要通過加強盟國間的合作,恢復美國在國際機構中的領導地位。

拜登在講話中,僅用「競爭者」來稱呼中共,明顯淡化了特朗普政府將中共視為「頭號敵人」的立場。

蓬佩奧:中共制裁美前朝官員向拜登傳信息

另一方面,2月4日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霍士財經網新聞《與瑪麗亞共度晨光》(Mornings with Maria)節目中指出,中共制裁他與其他前特朗普政府官員的意圖。

蓬佩奧說:「(中共)實施制裁的目的是,向下一任拜登政府傳達信息:如果你真的想保護美國,保護美國主權,保護美國工作,保護美國財富……,你們將被懲罰。」

「它們(中共)試圖向現任國務卿、國家安全顧問傳達信息,說『小心,不要為美國做正確的事,不要保護美國人。如果這樣做,你將受到個人懲罰』。」

1月2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剛卸任,中共外交部即宣佈,對蓬佩奧等28名特朗普政府成員進行制裁。禁止這28人及他們的家人入境中國大陸與香港、澳門,限制與他們及相關聯的企業、機構跟中國做生意。

對此,蓬佩奧笑稱是「榮譽徽章」。美次卿克拉奇亦曾向霍士表示,將中共的制裁視為給自己的榮譽徽章。

蓬佩奧還指,因為前幾屆美國政府未拒絕中共,「你不能在這裏(美國)傾銷產品,你不能竊取我們的知識產權」,致使美國失去數以千萬計的工作機會。這均是美國領導人數十年來對美國人民所造下的敗績;而特朗普政府逆轉了它。

蓬佩奧強調,特朗普政府對抗中共採取的積極進攻做法,尤其是在貿易與停止中共滲透美國等問題上,扭轉了美國對中共長達數十年的綏靖政策。

「已經實行了幾十年的戰略是綏靖、容忍,在中國境內追逐1美金以換取一些廉價勞動力,這亦對全美國普通公民造成了極大損害。」

此前1月26日,蓬佩奧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說:「退讓不會使中共改變它的方向與路線。恰恰相反,它們需要看到猛烈的抵制,及展現讓他們付出代價的能力。」

「下屆政府有責任——一個嚴肅的責任——繼續告訴中國共產黨,我們不會回到過去四、五十年的綏靖政策。」蓬佩奧再次強調。

前美國務卿:中共試探拜登 美需行動回應

此外,針對2月1日緬甸軍方突發政變,蓬佩奧2日向霍士表示,中共在持續測試拜登,先是以台灣、再是緬甸。

蓬佩奧認為,中共欲在緬甸建造深水港、石油天然氣管道,以便控制當地人民,擴大其區域控制權;但將對美國造成很大傷害。

蓬佩奧說:「中國共產黨已在緬甸取得實質進展,中共正在展示肌肉與力量。」「我希望這屆拜登政府,將採取真正行動,回應這場緬軍政變。」

太擔心拜登對中共綏靖 美眾議員常失眠

拜登1月20日就任以來,對外一直未表露太多他對中共的態度。僅1月25日,白宮發言人在新聞會上說過,雖然中共對美國構成明顯的挑戰,但拜登政府將使用「戰略忍耐」策略應對中共。

印第安納州共和黨眾議員班克斯(Jim Banks)表示,因擔心拜登重新沿用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對中綏靖政策,令他常常失眠。

2月3日,班克斯接受Newsmax電視「斯派塞與公司」節目採訪時直言,他擔心,在拜登政府的領導下,中共將重新成為美國的巨大威脅。

他說,「我們正在退回到一個時代。在那個時代裏,美國坐到了汽車後座,而不是坐在駕駛位置上推動國際社會對抗中共的威脅。」

「如果美國這樣做,就是在放棄權威。我們就是在允許中共的威脅繼續增長,而不是對抗它,這是一種危險的趨勢」。班克斯說:「在拜登政府執政的頭幾個星期裏,我擔心這件事超過任何其它事宜,因而無法入睡。」

任眾議院軍事委員會(Hous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委員的班克斯說:「很明顯,拜登政府對待中共的態度比特朗普政府(時期)更加偏向中共。」「特朗普政府直接與中共對抗;而拜登政府會採取更多的外交綏靖手段。」

班克斯說,特朗普在2017年剛上任的第一個行動就是起草《國家安全戰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他強調:「該戰略明確了在與強大力量的競爭中,中共被確定為是我們的主要競爭對手。而當時的形勢是,奧巴馬政府在眾多層面上均在安撫中共。特朗普是在那樣的情況下接手的。」

「特朗普總統是我有生以來看到的第一位將中共視為威脅的總統。」班克斯認為,美國在特朗普總統任期內取得的對中共關係取得的進展,正在被拜登抹煞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