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月23日,大年三十,

天安門廣場發生震驚世界的5人「自焚」案。中共喉舌媒體第一時間報導此案誣陷法輪功,但是漏洞百出。此案被國際社會公認為是中共製造的一場世紀騙局。

天安門警察 背著滅火器巡邏?

澳洲《時代報》(The Age)對央視的自焚錄像強烈質疑:「警方事先不知情,卻在90秒內,攜帶大量消防設備出現在畫面中。」該報導中,一位歐洲記者說:「我從未看過天安門廣場的公安帶著消防設備巡邏,為何那天不同?且事件發生地距離其最近的建築物——人民大會堂往返需要20分鐘以上的時間,若他們先返回取消防設備再趕去,恐為時已晚。」

遠景近景特寫俱全 誰拍的?

天安門自焚錄像中,遠景、近景、特寫鏡頭一應俱全,還有多個自焚者在不同位置的特寫,並且錄下了聲音。海外電視媒體人士說:顯然是攝影師做好了準備,才能做到的專業拍攝。

在央視《自焚》錄像中,可以看到一個背攝影包的男子,正在天安門廣場的軍警中從容地跟進拍攝。

一位在大陸電視台的工作者說:「記者上天安門都要事先申請採訪內容,審批很嚴的,我們扛攝像機上天安門要是沒有許可證,當時就被轟走。這回自焚前後就一兩分鐘,拍了個正著,連採訪話筒都是準備好的,一看就是導演好的。」

當外媒質疑這些鏡頭來源時,中共聲稱,是在現場的CNN記者拍到的。可CNN發言人說,這不可能,因為事件一發生,他們的攝影師就被中共逮捕,攝影器材被沒收。

塑料瓶子燒不破?

自焚者之一的王進東,是第一個點火的,電視畫面中的他渾身燒得黑炭似的,可是他兩腿間用來盛汽油的雪碧瓶卻完好無損。有人專門做個實驗,雪碧瓶裝上汽油,點燃後,5秒鐘瓶子開始變軟,7秒鐘收縮變形,10秒鐘縮成一小疙瘩並燃燒。可王進東兩腿間的雪碧瓶不但完好無損,連色都未變,綠瑩瑩的。他的頭髮也沒被燒壞。這怎麼解釋?

《自焚》錄像中王進東身上的火已經熄滅,警察靜靜地站在他身後,單手拎著滅火毯,等著王進東說完一句話,才將滅火毯蓋到其頭上。這是「滅火」還是在「拍戲」?

劉春玲是被打死的

劉春玲是被打死的。央視錄像的慢鏡頭畫面顯示,劉春玲身上的火已經被撲滅。在一片菸霧當中,一名穿大衣的男子用一條狀形的物體照著劉春玲的後腦就是一下,劉春玲本能地捂著後腦倒地身亡。雖說這個畫面只有短暫的幾秒,可是鏡頭一放慢,仍然捕捉到了凶手擊打後來不及扭頭逃走的身影。

氣管切開還能唱歌?

央視記者採訪「自焚燒傷者」劉思影,說她做了氣管切開手術。可是劉思影接受採訪時說話清脆,還唱了一首歌。
央視記者採訪「自焚燒傷者」劉思影,說她做了氣管切開手術。可是劉思影接受採訪時說話清脆,還唱了一首歌。

央視還採訪了12歲的「自焚燒傷者」劉思影,說她做了氣管切開手術。可是劉思影接受採訪時說話清脆,甚至還唱了一首歌。海外醫生揭祕:氣管切開是不能說話,更不能唱歌的。另外,劉思影屬於大面積重度燒傷,按醫學常識,這樣的病人要嚴格消毒隔離。可是央視記者不穿隔離衣、不戴隔離帽,還把最容易攜帶病菌的話筒逕直伸向孩子?

可見整個都是一場假戲。這個騙局卻被中共寫進中國大陸的小學教材,向小孩子灌輸對法輪功的仇恨。

自焚偽案發生近兩個月後,在身體恢復良好、準備出院的時候,劉思影突然死亡。疑似被中共滅口了。

3 個不同的王進東

從中共官媒先後登出3個王進東的照片可斷定,他們是由不同的人所扮演。台灣大學語音識別實驗室受「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委託,對王進東的聲音作了語音鑑定,得出明確結論:《焦點訪談》第一集中的王進東與後面兩集中的王進東不是同一人。

沒人見過劉春玲練法輪功

《華盛頓郵報》在2001年2月4日頭版頭條發表了調查報告《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國的黑幕》。《郵報》記者菲力蒲.潘親自到劉春玲的家鄉開封實地調查,劉的鄰居告訴記者:「沒有人曾看到過她練法輪功。」劉春玲在夜總會陪吃、陪舞謀生,還經常打她的母親和女兒,這與法輪功的要求背道而馳。

2001年8月14日,在聯合國倡導和保護人權附屬委員會第53屆會議上,天安門自焚案被當場揭穿。

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發言說:「我們的調查表明,真正殘害生命的恰恰是中共當局……我們得到了一份該事件(天安門自焚案)的錄像片,並從中得出結論,該事件是由這個政府一手導演的。」面對確鑿證據,中共代表團啞口無言,沒有辯辭。該聲明已被聯合國備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