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1月份時,中共國家統計局就表示,中國是2020年全球唯一一個實現經濟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當然,中共在算法上經常會做點「文章」,不過,就算排除這個問題,中共在事實上也不是「唯一」,有一個經濟體的表現不俗,更超過中國大陸,那就是台灣。

根據台灣行政院主計總處數據,2020年台灣GDP,增長初步估計是2.98%,較預測數增加0.44個百分點,不僅是近3年最高,也是近30年來,台灣經濟增長率首度超越中國大陸。

而中共在公佈2020年GDP前1個月內,國家統計局先將2019年全年的國內生產總值,也就是台灣所說的國內生產毛額,下調了4,350億元到986,515億元,相應的增長率由之前的6.1%下調到6.0%。這相當於為核算2020年的GDP增長率下調了基數,以一個低的基數為基礎,中國大陸2020年的GDP還是被寶島台灣超越。

對於台灣的經濟表現,台灣行政院院長蘇貞昌說,台灣的防疫,做到了世界第一,經濟增長表現,是所有國家中最好的。

主計總處專門委員吳佩璇說,主要是因為,台灣的半導體廠商具有技術的優勢,加上近年來在製造業上的持續投資,產能不斷的擴增,在地供應鏈越來越完整,帶動了整個出口的高成長。

蘇貞昌和吳佩璇分別指出了台灣2020年經濟表現不俗的的兩大原因:一是台灣頗有成效的防疫;二是台灣的電子產業,尤其是半導體產業,對經濟的巨大拉動。除了這兩大原因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這個我們稍後會談到。

「不信中共」助台灣創造防疫奇蹟

2019年末,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在中國武漢爆發,隨後肆虐全球。而和中國大陸一水之隔的台灣,在沒有採用任何大規模的極端措施下,有效控制住了疫情,這為台灣2020年的生產和經營活動的順利開展,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基礎。

台灣的防疫吸引了全球讚許的目光,就連商家推出的商品中都透露著外界對台灣的羨慕。

比如,Etsy網購平台推出了印著「我不需要治療,只需要去台灣」字樣的馬克杯,售價台幣438元左右一個。德國的Spreadshirt 網站上也出售相同字樣的男性T卹、長袖衫、兜帽上衣等衣服。這些海外熱賣的產品,讓全世界看到了台灣的「好」。

除此之外,還有人在美國白宮網站聯署,要求用台灣防禦指揮官、衛福部長陳時中,替換幫中共掩蓋疫情的現任世衛總幹事譚德塞。

有人總結說:「不信中共」是台灣抗疫成功的基礎。早在2019年12月31日,台灣就已經以電郵方式通報世界衛生組織(WHO),強調病毒非典型肺炎的特性,強烈暗示「人傳人」的可能性。

當中共還在嚴控「人傳人」的說法、訓誡吹哨醫生時,台灣已經迅速的採取行動:1月2日政府即示警醫療院所、1月3日研判為冠狀病毒、1月5日召開專家會議、1月6日去函中國大陸傳達有意派專家調查、1月7日發佈武漢旅遊警示、1月15日疾管署正式列為第五類法定傳染病按人傳人規格防治;而在中國大陸,1月18日時,湖北武漢還在舉辦「萬家宴」,隨後就爆發了社區群聚感染。

2020年,疫情的衝擊讓中國大陸一季度的GDP同比下降6.8%,相比而言,台灣一季度的GDP卻增速2.51%。

控制疫情是經濟增長的第一步,在這個基礎上,台灣的高科技產業在拉動經濟增長上起到了重要作用。不論是就業,投資,還是出口,台灣的高科技板塊表現的非常亮眼。

全球每兩個晶片就有一個來自台灣

半導體是一個國家的工業「明珠」,是一個資金密集型和技術密集型的產業,進入門檻很高。整個產業鏈包括上游的IC(Integrated Circuit,集成電路)設計、中游的IC代工製造,以及下游的IC封裝測試。晶片製造的每一台設備、每一項材料都非常尖端,需要非常精確的生產工藝和技術水平。

台灣雖然只佔全球面積0.02%,但是自由、開放的環境中成長出很多半導體產業的巨頭。比如,處於整個產業鏈中游的台積電,幾乎佔據了全球60%左右的晶片代工訂單。台積電也是目前全世界有能力製造7納米晶片的三家廠商之一,另外兩家是Intel和三星。台灣在全球的晶片封裝測試市場佔有率超過30%,位居全球第一,擁有全球最大的晶片封裝測試廠商,日月光集團。在晶片設計中,台灣在全球市場的佔有率為21.7%,位於全球第二,僅次於美國。

2020年,半導體行業佔台灣GDP超過15%,並且隨著產業鏈的回遷,台灣電子零件出口強勁。 2020年,台灣出口同比增加4.9%,達到3,452.8億美元。電子元件出口增加20.5%,其中,集成電路同比增長22.1%。

未來5G、人工智能(AI)、物聯網(loT)的發展都需要半導體去實現。台灣大學電機系講座教授、前科技部長陳良基說:「半導體是原力,是啟動未來應用的技術關鍵。」可以說,台灣強大的半導體行業,也為台灣未來的經濟增長提供了動力。

與台灣相比,中國大陸的晶片生產則充滿亂象,自美國制裁華為、中芯國際後,中共政府開始了半導體晶片的投資熱潮,中國晶片進入了「全民煉鋼」時代。

根據自由亞洲的報道,截至2020年9月1日,中國新成立的半導體企業7,021家,不過許多公司經營情況淒慘,最後無疾而終,成為「爛尾」工程。華為總裁任正非也表示,中國的半導體產業很浮躁。

而中共晶片難產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共的「鬥爭哲學」,因為晶片的整個生產過程需要分工和協作。要想在一個國家把所有工藝全部琢磨研發出來,很難做到,或者說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一道工序不到位,整個晶片都做不出來。但是中共把「假、惡、鬥」的黨文化帶到了各個領域,包括科技研發,完全扼殺了人的創造力,還有相互之間的溝通協作。

除了以上兩個原因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台灣人和台灣企業厚實而深得人心的道德觀。

劉孟奇:商業興盛的地方必是商業道德高尚的地方

早在2008年,台灣媒體「看雜誌」曾經發表了一篇名為「兩岸相比台灣大學生優勢在哪裏?」的文章,文章中採訪了台灣大學經濟研究所的劉孟奇, 他在2​​019年擔任教育部政務次長。

劉孟奇說,許多企業喜歡台灣年輕人,是因為他們比較誠實憨厚。他舉了一個例子:有兩名工程師,一個來自中國大陸,一個來自台灣。大陸的工程師很厲害、技術上很強,但是,他一直跳槽,而且每次跳槽就出賣先前的公司;而台灣工程師的技術也不錯,但比較老實。企業分別派兩人在兩個地區成立研發團隊,台灣工程師帶領的團隊沒有那麼拚命,但是研發團隊比較可靠;而大陸工程師帶的團隊就會讓企業高層比較擔心,擔心技術會不會一推出就會被其它企業吃掉,或產生甚麼其它的問題。

劉孟奇說,一提起資本主義,人們也許第一反應是唯利是圖,但是正好恰恰相反──「商業興盛的地方必是商業文化發達的地方」。回顧歷史,資本主義發展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商業道德很高的地方。所以最早是荷蘭,然後是英國,接著是美國,清教徒社會,在亞洲就是日本、台灣、南韓的儒家文化,其實都可以看到。而道德底線一旦越過,資本主義就會瓦解。

我們看到,這些年,中國各地的「毒奶粉」、「毒大米」、這些跨越道德底線的事件經常發生,而像是地溝油、瘦肉精、假酒更是司空見慣。這些事件都不是個別人、個別企業或少數人出現的道德問題,而是中國全社會出現的道德危機。根本原因,是中共的「無神論」,摧毀了人道德的最後一道防線,在中共黨文化的腐蝕下,一些人不講信義,也毫無感同身受的憐憫之心。

相比之下,台灣的企業是怎麼做的呢?在大陸毒奶粉事件後,台灣的老字號飲料品牌「金車」,發現引進中國奶作為原材料之後,就立刻自行檢驗,發現有八款產品不合格。 「金車」主動通報衛生署,全面下架不合格產品,並在第一時間召開記者會,鞠躬道歉,接受退貨,損失一億元左右。

「金車」年過70歲的董事長李添財在接受採訪時說,誠實是最起碼的道德原則。做錯了沒關係,但要勇於認錯,不要心存僥倖。李添財只有小學五年級學歷,19歲便自創品牌,這一件事,就足以看出他在企業營運中展現的企業價值觀。

執政70年的中共,不但批判和拋棄了中國幾千年的傳統道德觀,還要以中共黨文化來指導民眾生活和經濟發展的方方面面,表現的狂妄而無知,也正像很多人講的,中國將來經濟發展的致命傷是丟失了道德,而繁榮的經濟不可能在一個失去道德的地方發展。@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蔣天明、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Ingrid
粵語配音: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