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派投資正在以一種巨大的規模出現,華爾街對此並不高興。那麼,發生了甚麼事?

做空遊戲驛站(GameStop)

本月,對沖基金大量做空遊戲驛站(GameStop, GME)的股票,這意味著他們相信GME的股票價格會下跌。精明的梅爾文資本(Melvin Capital)的對沖基金經理和其他華爾街基金經理認為該股估值過高。

但是事實並非如此。對沖基金犯了非常、非常大的錯誤,2021年迄今為止,總共損失了700億美元。

相反,受散戶投資者瘋狂購買熱門遊戲應用有價證券的拉動,GME自1月初以來上漲了超過1600%。顯然,小投資者意識到GME實際上被低估了。

他們怎麼能意識不到呢?一個月又一個月的封閉以及在家工作的命令,除了放縱地觀看奈飛公司(Netflix)的電影和玩電子遊戲,還有甚麼事情可以做呢?

當然啦,不是每個人都是這麼做的,但是數百萬美國人已經這樣做了,而且還在繼續這樣做。

儘管如此,買入並持有GME的投資者發現,在過去幾周他們的頭寸價值大幅上升。許多小投資者幾乎在一夜之間就成了千萬富翁。

從空頭擠壓中獲救

突然間,梅爾文資本對沖基金(或許還有其它基金)被迫回補巨額空頭頭寸,以比幾天前高出幾百倍的價格買入了GME股票,由此承受著賣空的巨大壓力。

不過,對於可能面臨風險的投資公司來說,幸運的是,羅賓漢公司(Robinhood),一家零售交易應用程式,已經通知GME的持有者:他們不能再購買GME的股票,只能賣掉它。

阻止散戶投資者購買GME股票的並不僅僅是羅賓漢交易平台,德美利證券(TD Ameritrade)和盈透證券(Interactive Brokers)也是如此。也不只是GME股票突然莫名其妙地被限制購買。

想像一下,散戶投資者突然被禁止購買黑莓(Blackberry, BB)、3B家居(Bed, Bath & Beyond, BBBY)等迅速升值的股票。

但是華爾街的公司不受限制,他們被允許以足夠的數量購買這些受限制的股票,以彌補部份損失。

到目前為止,白宮沒有對遊戲驛站(GameStop)發表評論,而是建議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提出質詢。

涉嫌腐敗

無論白宮是否告訴羅賓漢公司停止GME交易,無論紅迪網(Reddit)上的一篇廣為流傳的帖子的內容是否屬實,投資者都被剝奪了參與股市的權利。這確實發生了。

我們和全世界都看到了精英們正在如何打他們的權力牌,打擊那些只想賺錢的普通美國人。

正如你所預料的那樣,後果已經開始顯現。針對羅賓漢公司的眾多訴訟中,第一宗已經被提起,其它經理人公司肯定也會受到更多衝擊。

但是這還不是事情的全部。國會可能會捲入。紐約州民主黨眾議員亞歷山大·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以及德薩斯州共和黨參議員特德·克魯茲(Ted Cruz)都公開反對羅賓漢公司的行為。

國會接下來會怎麼做還不清楚,還有待觀察。

但是有一點是明確的,由於據稱有利於華爾街的股市干預和操縱,人們——散戶投資者——損失了大筆資金。干預和操縱是公開進行的,就是把特定的股票從零售交易平台上推下去,而大玩家則可以隨心所欲。

結論

美國人得出了甚麼結論?至少有兩個,但是也可能有三個。

首先,華爾街的對沖基金又一次從金融危機中被拯救了出來,這是他們自己造成的,代價則由那些小人物承擔。這是不可否認的。

第二,股票市場就是要向全世界表明,它絕不是一個市場。這是一種固定的遊戲,主要是華爾街和政界人士的資產。

第三,這個信息再清楚不過了:美國中產階級沒有資格通過股市致富,因為錢屬於精英階層,儘管許多美國人失去了工作,甚至可能失去了房子,他們希望通過市場來彌補損失。

如果依然如故,如果沒有人受到懲罰,如果沒有一個散戶投資者的損失得到補償,那麼第四個結論就是:腐敗和貪污正厚顏無恥地佔據著國家的最高位置。

原文The Big Short 2.0—Crushing the Little Gu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詹姆斯·R·格利(James R. Gorrie)是《中國危機》(The China Crisis)(Wiley出版社 2013年出版)的作者,他在他的網誌TheBananaRepublican.com上發表文章,住在南加州。

本文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