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為歷史黑白照片著色的攝影師湯姆·馬歇爾最新的作品在網上火了,吸引了成千上萬的目光。這組照片是關於二戰大屠殺的,照片裏的那些遙遠模糊的面孔經過顏色的處理,變得生動而清晰起來。

馬歇爾的這組作品令人感到既震撼又震驚,把二戰集中營中那段深重而苦難的歲月重新呈現在人們面前。

以把歷史老照片還原成彩照而出名的馬歇爾稱,這一次是他從業也來「最令人痛苦的照片還原工作」。

他2020年2月在立陶宛語的網站Bored Panda上寫道,「本周世界舉行大屠殺紀念日,紀念蘇聯解放奧斯威辛集中營75周年」。

「為了這個紀念日,我特意選了一些歷史照片上色,它們都是1945年初拍攝的,彼時人們已經知道納粹屠殺的恐怖了。」

他的作品很快在網絡傳開,僅Bored Panda網站的瀏覽人數就高達60萬。

攝影師指出,為這組照片塗色很有難度,因為照片裏的人物不是我們經常拍攝的對象。

「照片的編輯和著色過程也與平時不同,因為當時那些人被解救出來時,已經奄奄一息了,所以他們皮膚的色調和正常人完全不同」,他解釋道,「上色後,你能看清他們瘦骨嶙峋,皮膚蒼白得一點血色也沒有。即使年輕人也是頭髮灰白和黑眼圈,看起來很蒼老。」

馬歇爾把這些照片放到網上和大家分享,希望「留住這些有意義和震撼的照片,讓悲劇不再重演」。

活著的骨架

湯姆·馬歇爾著色(PhotograFix);計劃超級連接的內容感謝佩里特別收藏,哈羅德·李圖書館,楊百翰大學。
湯姆·馬歇爾著色(PhotograFix);計劃超級連接的內容感謝佩里特別收藏,哈羅德·李圖書館,楊百翰大學。

也許只是個孩子,這個年輕人看起來就像一副「活著的骨架」。這張照片拍攝於埃本(Ebensee)。不幸的是,分佈在歐洲的集中營裏,這樣的情景到處都是。

拉格·諾德豪森的男子

湯姆·馬歇爾著色(PhotograFix)。(Nancy&Michael Krzyzanowski/美國大屠殺紀念館)
湯姆·馬歇爾著色(PhotograFix)。(Nancy&Michael Krzyzanowski/美國大屠殺紀念館)

兩個飢餓的男子盯著照相機鏡頭,他們剛剛被從拉格·諾德豪森(Lager Nordhausen)的蓋世太保集中營解救出來。在那裏他們和3、4千的同伴被關押在一起,挨打、被虐待和挨餓。

奧斯維辛的孩子們

湯姆·馬歇爾著色(PhotograFix)。(白俄羅斯國家紀錄片攝影檔案館/美國大屠殺紀念館)
湯姆·馬歇爾著色(PhotograFix)。(白俄羅斯國家紀錄片攝影檔案館/美國大屠殺紀念館)

馬歇爾從一部講述1945年1月解放奧斯維辛集中營的蘇聯電影中找到一張劇照,然後還原上色,照片描述的是被囚禁中的孩子。

18歲的俄羅斯女孩

湯姆·馬歇爾著色(PhotograFix)。(Eric Schwab/AFP via Getty Images)
湯姆·馬歇爾著色(PhotograFix)。(Eric Schwab/AFP via Getty Images)

難以想像,照片中是一位18歲的妙齡少女。照片是1945年解放達豪(Dachau)集中營時拍的,這是德國第一個建立的集中營。

據報告稱,這裏的死亡人數達31,591,每周有數百人死去,最常見的死亡原因是疾病、飢餓和自殺。在這樣殘酷的環境中,這個女孩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老很多。

埃本集中營中飢餓的人群

湯姆·馬歇爾著色(PhotograFix)。(國家檔案局)
湯姆·馬歇爾著色(PhotograFix)。(國家檔案局)

這群剛被從飢餓中解救出來的囚犯,擺好了姿勢拍照。他們被關在奧地利境內的埃本集中營,據報道那裏曾進行過科學實驗。大屠殺百科全書上說,該集中營在1945年5月被美軍解放。

貝爾根·貝爾森的熊熊大火

湯姆·馬歇爾爾著色(PhotograFix)。
湯姆·馬歇爾爾著色(PhotograFix)。

貝爾根·爾森(Bergen-Belsen)的囚犯集中營中曾流行過斑疹傷寒。1945年5月英軍解放這裏後,一把大火燒成了平地。這張照片是馬歇爾的曾祖父查理斯·馬丁·金·帕森斯拍攝的,他當時是隨軍牧師。

貝爾森萬人坑

馬歇爾的曾祖父還拍下了貝爾森萬人坑的照片,怵目驚心的死亡人數讓馬歇爾決定不給這張照片上色,他說「感覺這樣做不對」。

也許他是對的。那張照片可以在這裏看到。這是一個強烈的警示:如果好人不出手制止,那麼暴政會給我們帶來甚麼災難。#

(英文大紀元記者Jenni Julander對本文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