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德國近日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感染數據和死亡數據都有所下降,但人們對變種病毒的傳播卻更加擔憂。有專家表示,難以阻止變種病毒在德國的廣泛傳播,在最壞的情況下,日增感染者恐怕會突破10萬人。

根據羅伯特⋅科赫研究所(RKI)2月3日的數據,德國在24小時內新增感染者為9,705例,疫亡者為975例,比起一周前兩個數據都有所下降。

根據此前7天統計的數據來看,德國每天平均新增感染者為10,880例,每天平均疫亡者為705例。此前7天的R值則為0.85,從理論上講,這表示100個已感染者會再感染85人,如果R值長期低於1,則表示感染數字會呈下降趨勢。

不過這些數字沒有讓各方緊繃的神經鬆弛下來,因為變種病毒已在德國境內傳播,這極有可能導致疫情再度大爆發。

目前德國已發現四種病毒突變:英國變種病毒(B1.1.7)、南非變種病毒(B1.351/501.V2)、巴西變種病毒(P.1)和丹麥變種病毒。

根據已知信息,前三種變種病毒的影響較大。英國變種病毒的感染率和死亡率都更高,南非變種病毒也具有高度傳染性,而巴西變種病毒則疑似能夠導致已感染過病毒並應該免疫的人再度感染。

德國多地和多家醫院已檢測到變種病毒。例如,柏林洪堡醫院日前發現有14名病人和6名工作人員確診感染英國變種病毒,該醫院已經實施全院隔離。呂貝克的薩那醫院(Sana-Klinik)也發現了八十多例英國變種病毒感染者。

巴伐利亞州的多個城市也發現了英國和南非變種病毒,拜羅伊特醫院由於發現11個英國變種病毒感染者,導致醫院停診,三千多個醫護人員進行隔離。

在巴符州城市弗萊堡(Freiburg)的一家幼兒園,14名教師和10名兒童疑似感染了變種病毒,目前正在進一步確認中。

在北威州城市科隆的一個難民收容所中,至少有31名難民和11名工作人員感染了南非變種病毒。在維爾森(Viersen)也有24人感染了南非變種病毒。在勒沃庫森(Leverkusen)的一家養老院有15人因感染中共病毒死亡,目前還有72人被感染,部份員工和居民已被發現感染了英國變種病毒,至於死者是否感染了變種病毒還有待確認。

而在巴伐利亞州還發現了兩例丹麥變種病毒感染者,兩個病例分別來自新烏爾姆(Neu-Ulm)和安斯巴赫(Ansbach)。據悉,其中一名感染者已經死亡。

去年丹麥出現了一種新的變種病毒,據研究可能是貂感染中共病毒後,病毒株發生獨特的突變組合,然後又傳給了人類,該病毒也能在人類之間傳播。丹麥因此下令撲殺超過1,500萬隻養殖的貂。

這些案例清楚表明,德國變種病毒已經從境外輸入變為境內傳播,就目前德國的檢測力度而言,還不能清晰了解變種病毒的覆蓋面。

在慕尼黑附近的Becker & Kolen實驗室,到今年1月初,檢測到僅有0.2%的送檢樣本中發現基因改變N501Y(這是所有三個變種病毒共有的特徵)。而到了1月20日,已經有4.7%的樣本發現了這種基因改變,最近的比例則上升到了7%。從0.2%上升到7%僅用了不到三周時間,這種傳播速度讓專家感到可怕。

德國聯邦衛生部希望進一步推動變種病毒的檢測,從1月中旬開始,如果一周內的新增感染超過7萬例,則將對5%的樣本進行突變檢測;如果新增感染不足7萬例,則在指定的實驗室對10%的樣本進行突變檢測。

鑒於目前對於變種病毒的了解仍然太少,病毒學家德羅斯滕(Christian Drosten)建議謹慎實施寬鬆的防疫措施,他警告說,如果過早解除封鎖,在最壞的情況下,預計每天會有10萬例新增感染者。

社民黨(SPD)政治家、傳染病學家勞特巴赫(Karl Lauterbach)表示,如果三種變種病毒在一個月的內的傳染性達到6到8倍,那麼根據目前的數字進行推算,很快就會出現日增10萬例的狀況。他補充說,很難阻止變種病毒在德國廣泛傳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