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剛就職美國總統未滿一周,中共就開始對台侵襲,一次不夠要兩次,僅對台不夠,還騷擾威脅其它亞洲國家。有專家分析,現在是非常危險的時刻,中共怕特朗普,不怕拜登。也有專家給拜登政府想辦法,如何對抗中共對鄰國煽風點火式的挑釁。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內德·普萊斯(Ned Price)在1月23日發表的聲明說,當天早些時候有十三架中共軍機進入台灣防空識別區。台灣國防部稱,1月24日又有十五架中共飛機進入台灣防空識別區。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Gordon Chang)在接受美國霍士新聞節目採訪時還提到,在一周之內,中共基本上發起了對印度控制領土的新一輪入侵,這次是在錫金(Sikkim)。與此同時,中共最新的《海警法》於2月1日生效,該法明確允許中共海岸警衛隊在其聲稱的水域內向外國船隻開火,並銷毀其它國家在有爭議的南沙群島建造的任何建築物。

中共似乎正在其邊界各地進行煽風點火式的擴張,專家們認為,現在到了非常危險的時刻,拜登團隊最好參照在《美國印度太平洋戰略框架》中列出的特朗普政府目標,並認為美國行動的中心重點是軍事反應。

章家敦:中共怕特朗普 不怕拜登

針對中共軍機近日進入台灣防空識別區,並對印度採取新的對抗行動,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在接受霍士新聞《你的世界》(Your World)節目採訪時說,中共喜歡挑戰美國新總統。中共對喬治·布殊(George Bush)和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都進行了危險的軍事挑釁。但在特朗普於2017年就任總統之際,這種軍事演習並未發生。

章家敦說:「它們(中共)沒有對特朗普這樣做,我認為那是因為它們很怕他(特朗普)。」「從中國精英成員的評論中我們知道,它們不懼怕拜登。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時刻,因為你在中國擁有一些傲慢的領導人,它們(中共)認為它們可以任意擺佈我們。」

中澤勝二(Katsuji Nakazawa)是日經新聞社的高級撰稿人兼編輯,他在中國工作了七年之後擔任中國分社社長。1月28日,日經新聞社發表了勝二的文章〈中國用台灣測試拜登 眼盯另一島嶼〉,他在文中表示,就在拜登上台前,中共官員在北京舉行了一次有關台灣政策的會議。中共政協主席汪洋在向美國發出的明顯警告中說,中共「將不允許任何個人或部隊以任何方式分裂台灣與中國」。會議沒有提議與台灣「和平統一」,也沒有提議,如果統一的話,對台灣實行「一國兩制」。

勝二寫道:「對台灣『和平統一』的遺漏自然暗示另一層意思:武力統一。通過暗示,北京正在向台灣施壓,並檢驗拜登政府的決心。」

拜登政府不提「一中」 中共擾台念在東沙?

勝二指出,一些中文媒體以為隨著拜登上台,特朗普時代會過去,但白宮發言人珍·普薩基(Jen Psaki)已表示,拜登政府暫時將維持其前任的對華強硬路線。拜登政府對中國(中共)採取的首批重要舉措之一就是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敦促北京與台灣對話,不要企圖恐嚇其鄰國。聲明說:「我們對台灣的承諾堅定不移。」

該聲明還說:「美國堅持其『三個聯合公報』、《台灣關係法》和『六項保證』所概述的長期承諾。」

勝二分析,這裏的「六項保證」包括羅納德·列根(Ronald Reagan)政府在1982年向台灣人做出的一系列承諾,特別是關於美國繼續向台灣出售武器的承諾。同時,聲明沒有直接提到「一中」政策。

勝二說:「這標誌著拜登政府對中國(中共)的態度要比前總統奧巴馬更強硬。」

但勝二特別指出,值得注意的是,中共軍機在台灣主島和西南部的普拉塔斯島(Pratas Island)之間飛行。普拉塔斯島即東沙島,位於南中國海的戰略位置,儘管在台灣的控制之下,但離香港更近。

中共已經向其位於海南島的海軍基地部署了一艘航空母艦,該基地在更西邊,面對南中國海(South China Sea,南海)。從該基地到太平洋的最短路線將是中共海軍艦船經過台灣和菲律賓之間的海峽,途經東沙島附近。勝二認為,中美之間較量的中心正是在東沙島,中共軍機的入侵展示中共轟炸台灣主島,並切斷通往東沙島補給路線的能力。

勝二表示,美國需要作出回應。如果華盛頓保持沉默,那可能會發出錯誤的信號,使中共認為,即使中共對台灣進行軍事演習,拜登政府也可能不願採取行動。

1月24日,美國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以西奧多‧羅斯福號航空母艦(USS Theodore Roosevelt)為首的美國航母戰鬥在周六(1月23日)進入南中國海,執行例行任務,「以確保海洋自由,建立促進海上安全的夥伴關係。」

台灣政治評論人士、前台南縣長蘇煥智1月26日在一場民調發佈會上表示,中共軍機近來頻頻擾台,隨時可能演變成一個危機,美國政府除了發表聲明之外,應該要有一定的戰略準備。

中共《海警法》:更多威脅、更多緊張

中美關係隨著拜登的上台充滿更多變數。美國前政府高級官員忙著為拜登政府獻計獻策,但他們承認,「如果說,中共正在尋求與拜登政府重建中美關係,那麼中共正以一種奇怪的方式表現出來。」

1月27日,《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刊登了布殊政府的國務院官員羅伯特·曼寧(Robert A. Manning)與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亞太地區安全事務主席帕特里克·克羅寧(Patrick M. Cronin)聯合撰寫的文章,他們表示,中共想重建中美關係,但卻沒有減少挑釁,反而加倍下注更具威脅性的行為。中共軍方不僅用13架戰鬥機和轟炸機騷擾台灣,而且已採取步驟來加劇南海和東海的緊張局勢。

兩位安全專家指出,中共的所謂《海警法》於2月1日生效,明確允許中共海警向外國船隻開火,並銷毀它國在有爭議的南沙群島建造的任何建築物。該法將使中美關係陷入僵局,並增加了在南中國海發生對抗的可能性,而且還可能激化東中國海的對抗,因為北京聲稱擁有尖閣列島,即中共所謂的釣魚台。

在南中國海,中共發明了所謂的九段線,即在南中國海地圖上繪製的一系列馬蹄形虛線。2016年,海牙一個國際法庭根據北京簽署的《海洋法條約》,裁定九段線為非法的主張。

兩位作者指出,中共在拜登上台後的措施,從戰機侵台、制裁美國前政府官員、警告美國取消制裁,到《海警法》生效,中共要求拜登團隊停止與台灣建立正常外交關係的信息再清楚不過了。北京已經迫使剛上台的拜登團隊全神貫注於危機管理,最大程度地減少風險升級的可能性。

阻中共 專家指拜登可用現成方案

面對步步緊逼的中共,拜登能做甚麼?曼寧和克羅寧指出,拜登團隊最好去考慮最近解密的《美國印度太平洋戰略框架》所列出的特朗普政府的目標。擬議中的美國行動重點是軍事反應:首先,「否認中國(中共)在『第一島鏈』內部衝突中持續的海空優勢」;第二,「捍衛包括台灣在內的第一島鏈國家」;第三,「控制第一條島鏈之外的所有領域」。

兩位專家也表示,拜登團隊應作出回應,向北京發出明確的信號,告知其實施新《海警法》的代價。他們指出,北京可能越來越傾向於對台灣採取行動。

曾於2017年至2018年擔任美國國防部負責戰略與軍力發展的副助理部長埃爾布里奇·科爾比(Elbridge Colby)近日也提供了他的分析。《華爾街日報》發表了他的文章《美國能保衛台灣》。科爾比敦促拜登政府加強情報搜集、導彈部署、軍力調度及定期操演,以嚇阻中共對台動武。

他表示,擊敗中共侵犯台灣需要美國、台灣與其它相關各方合力,以癱瘓或摧毀足夠的中共兩棲艦艇與運輸機。他還表示,如果中共企圖封鎖或猛烈轟炸台灣,台灣就算損失慘重也不大可能屈服,因為台灣物資充足,且有美國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