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楊萬里〈曉出凈慈寺送林子方〉:

 畢竟西湖六月中,

 風光不與四時同。

 接天蓮葉無窮碧,

 映日荷花別樣紅。

畢竟是六月中的西湖呀,風光與其他季節都不相同。

你看那與天相接的蓮葉,彷彿綠得無窮無盡,

而那陽光映射下的荷花,也出乎尋常地豔紅。

首句突如其來,以「畢竟」二字直接宣示出西湖的地位;「風光不與四時同」,更強調她領袖群倫之美。而且,現在是六月盛夏時節,其美還勝過了往昔呢!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六月盛夏,西湖的蓮荷盛開,放眼望去層層無際的綠蓋紅花,延展至天空、在陽光的照映下,竟形成一種逼人的氣勢!「接天蓮葉」、「映日荷花」,磅礡壯麗,詩人以遼闊的視野與鮮亮的色彩,為西湖之美翻寫出了不同境界。

雖然是寫西湖,實則詩人是通過對西湖的讚頌,委婉表達出對好友林子方的推崇。

楊萬里任祕書少監、太子侍讀,林子方原是直閣秘書(負責給皇帝草擬詔書的文官),兩人既是上司與下屬,時常一起暢談國事,又都擅寫詩詞,可說是志趣相投。後來,林子方被調至福州任職,楊萬里於是寫下這首詩送別林子方。

開場脫口而出的「畢竟」二字,正表現了詩人對於好友才華的強烈信心。「風光不與四時同」在楊萬里心中,林子方就如那娟秀的西湖一般出眾吧!看似文弱,卻不是其他凡庸之輩所能相比的。若能遇到恰當的時機,在帝王的恩德(陽光)照拂下,必能大展身手,做出一番不同尋常的事業。

這直率的語氣,深摯的信心,與唐朝詩人高適〈別董大〉名句:「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實有異曲同工之妙,只是含蓄委婉,體現了宋代文人的精緻意趣!◇

沉李浮瓜冰雪涼

宋‧李重元〈憶王孫‧夏詞〉:

 風蒲獵獵小池塘,

 過雨荷花滿院香,

 沉李浮瓜冰雪涼。

 竹方床,針線慵拈午夢長。

小小的池塘上,風吹蒲葦發出獵獵的聲響,

雨後,被洗淨過的荷花更加香氣襲人,充滿了整個庭院。

浮沉於水中的瓜、李,嚐起來像冰雪般沁涼。

躺在竹製的方床上,慵懶地都不想拿針線了,

只覺這午夢似乎特別長,令人沉睡得不想起身!

這是一首可愛的小令,小池、陣雨、荷花、瓜李,加上一位酣夢的姑娘,勾畫成一幅慵懶而充滿夏日氣息的小畫。

「風蒲獵獵」四字,生動描繪了因暑氣而稍嫌壓迫的夏日薰風。一場雨後,暑熱暫消,這時再悠閒地享用浸泡過的瓜果,就似品嚐古代的冰品一般,真是沁人心脾;也成了夏日獨有的情趣。

詞中的主人公容貌、年齡都不知,但由小巧卻風勁的池塘、香襲滿院的荷花,以及手邊落下的針線,讀者心中不免自勾畫出了一位清雅、纖巧,又帶著點嬌憨的女孩模樣。

然而再勤快的姑娘也敵不過這午後的涼風吧!更別提那入口冰甜的瓜李了!夏日本就特別容易疲倦,這時再躺在涼爽的竹床上,只覺偷懶一下又何妨。

她不覺沉沉睡去了,喜愛的針線活兒跌落手邊,留下一幅青春而慵懶的定格畫面。◇

——選自《獨釣寒江雪─ ─經典名作中的祕密》/文津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