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立信是世界知名的西方電信大公司,也是中國科技巨頭華為的競爭對手。但愛立信的首席執行官卻以「支持自由貿易」為由,為其最大的競爭對手華為求情。這一反常事件揭露中共如何打經濟牌,為達到目的要挾在華外企的黑幕。

1月19日,「外交政策」網站發表了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員伊利沙伯布拉(Elisabeth Braw)的文章《中國如何將西方科技公司作為人質》。布拉指,在當今全球性貿易競爭中,國際公司正成為敵對政府垂手可得的獵物。如同對待遭到邪惡組織囚禁的人質,這些國際公司的本國政府和公民應予以支持,使其能從虎口脫險。

愛立信成企業人質

鮑爾埃克霍爾姆(Börje Ekholm)是瑞典愛立信(Ericsson)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布拉介紹,在瑞典政府禁止使用一些中國的電信技術後,來自北京的壓力讓他擔心愛立信未來的業務。

瑞典媒體報道,埃克霍爾姆曾向瑞典貿易大臣安娜哈爾伯格(Anna Hallberg)發送簡訊,表示他為瑞典在2020年初決定禁止華為和中興參與其5G電信網絡感到難過。他發給哈爾伯格的簡訊這樣說:「目前,瑞典對愛立信來說確實是一個非常糟糕的國家。」埃克霍爾姆在隨後的採訪中也表達了類似的言論:瑞典應該撤銷對華為的禁令。他說:「我們的靈魂在瑞典,這是愛立信的基地。但是,如果瑞典不支持自由貿易,那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個麻煩。」

布拉在文章中提出:「到底是為了甚麼,愛立信,這家華為的兩個最大競爭對手之一的首席執行官會懇求他的政府撤銷一項顯然對他公司有利的決定?」

愛立信是華為的競爭對手,卻以「支持自由貿易」為由,為華為求情。這一反常事件揭露中共為達到目的要挾在華外企的黑幕。(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愛立信是華為的競爭對手,卻以「支持自由貿易」為由,為華為求情。這一反常事件揭露中共為達到目的要挾在華外企的黑幕。(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搞專制 打經濟牌

中共搞的是專制,打的卻是經濟牌。就愛立信的案例來講,中共利用的是愛立信 8 %總收入。布拉分析,愛立信為華為求情的一個原因就是愛立信也在中國銷售產品。2019年,中國三大電信營運商: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都與愛立信簽署了使用其技術的協議。同年,這家瑞典公司在中國開設了一家智能工廠,負責生產愛立信的部份產品,而愛立信當年的銷售增長大部份來自中國市場。

布拉分析指,中國市場佔愛立信總收入的8%。

2020年10月,瑞典宣佈禁止中國5G技術。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警告,這一決定將對瑞典公司造成「負面影響」。今年1月4日,埃克霍爾姆告訴瑞典一家報紙,他受到中共當局的壓力。

布拉認為,對於其它一些西方公司而言,這種壓力可能更為糟糕。以澳洲為例,該政府已禁止使用華為,並呼籲對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來源進行獨立調查。中共隨後報復:去年,中共對澳洲葡萄酒徵收了非常嚴厲的關稅。

滙豐被迫支持惡法 Zoom被要挾屏蔽在線服務

愛立信因其在華業務遭中共要挾並非孤立事件,相反,利用其能控制的相關利益來要挾個人或企業,這是中共一貫手法。去年5月28日,中共通過「港版國安法」,隨後,中共開始要求各類機構和個人表態支持《國安法》,英國滙豐銀行一直未表態支持。6月1日,中共官媒《北京日報》微信公號發文警告:「滙豐終將失去所有客戶」。最終,滙豐於6月3日表態支持「港版國安法」,還附上其亞太區首席執行官王冬勝加入支持《國安法》立法聯署的照片。

除了要挾西方在中國的企業外,中共也要挾在西方企業內工作的中國員工。金新江(Jin Xinjiang,音譯)是加州視頻會議軟件公司Zoom的前中國高管。去年12月他被指控作為中共警方和國家安全部門的代理人,監視和干擾Zoom的用戶。中共通過屏蔽Zoom的在線服務要挾了Zoom,金被任命為Zoom與中共政府的聯絡人,並與北京當局達成了一項秘密「整改計劃」。

西方政府可助企業脫虎口

美國國家安全助理總檢察長約翰德默斯(John C. Demers)在提訴金新江時表示,「在中國具有重要商業利益的公司,都在中共的威懾影響之下。」他說中共在其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在中國、美國和世界其它地方扼殺自由、窒息言論。

中共通過西方公司來脅迫西方國家是其慣用伎倆。不過,布拉認為,西方政府可以通過某些方式幫助其遍佈全球的公司規避這種脅迫:各國政府可以激勵企業將其供應鏈轉移到更安全的國家。

事實上,由於其它地方的製造成本降低,在過去幾年,全球公司一直在緩慢地將製造業從中國轉移到越南和柬埔寨等地。特朗普政府對中國製造的商品加徵關稅加速了這種供應鏈轉移。同時,為了將更多的高科技製造業帶回國,各國政府可以制定創新激勵措施,以提高製造業的效率。

西方政府也可以支持本國公司在中國以外的地區發展市場。布拉指,在世界各地,發展中國家也將很快建立5G網絡。對於瑞典政府來說,只有盡一切努力幫助愛立信成為提供這項技術的供應商才是明智的,就像法國政府對法國武器製造商一樣。而考慮到愛立信和諾基亞是華為唯一的真正替代產品,因此這兩家公司對西方各國都至關重要,西方各國都應該支持瑞典和芬蘭(諾基亞所在國)。

全球抗共統一戰線三層面:企業、政府、民眾

但布拉表示,要真正防止更多埃克霍爾姆式的痛苦,那麼遠超5G的全球統一戰線至關重要。歐洲開啟了歐洲商業領導人年會「北極光峰會」(Northern Light Summit)或許是一個開端。布拉還認為,西方公司應儘量保持政治中立。各國政府還可以定期向企業領導人介紹國家安全的最新動態。

布拉介紹,芬蘭的「國防課程」是政府面向新晉經理人的高度精選課程,該課程建立了一個了解國家安全的全國領袖網。

除此之外,布拉認為,幫助像愛立信這樣受到中共脅迫的具有戰略意義的重要公司,從根本上講,西方政府可以收購。去年,美國前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提出了美國政府購買愛立信和諾基亞控股權的想法,而愛立信的一位主要所有人對此表示歡迎。

除了政府、企業高管外,西方公民作為消費者潛力巨大。布拉指,所有西方國家對中國(中共)的不信任都達到了創紀錄的水平。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數據顯示,現在有73%的美國人、81%的澳洲人、74%的英國人、85%的瑞典人和71%的德國人對中國(中共)持負面態度。

布拉表示,西方民眾不僅在購買力方面,而且在塑造公司品牌方面都潛力巨大,通過他們的行動,被中共限制的公司將獲得獎勵。去年底,來自19個國家、超過200名議員組成的「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簡稱IPAC)共同發起「全球買澳洲葡萄酒運動」便是一個實例。

谷歌欲撤出澳洲?微軟:已準備好取而代之

近日,微軟公司向澳洲總理表示,如果Google因為澳洲推出的新法而退出澳洲,微軟可以填補谷歌留下的市場空白。

澳洲擬議的《新聞媒體議價法》要求Google、面書等科技巨頭為展示新聞內容而支付費用。Google澳洲公司負責人曾在澳洲議會聽證會上公開威脅要退出澳洲市場。目前,這項新法的草案正在議會審議,並獲得了澳洲兩大黨派的一致支持。

據《澳洲人報》報道,Google公開向澳洲發出威脅後,微軟公司上周聯繫了澳洲總理莫里森,該公司首席執行官兼總裁納德拉(Satya Nadella)表示,如果谷歌撤出澳洲,微軟有能力填補谷歌留下的市場空缺。

目前,微軟的搜索引擎Bing在澳洲只佔3.7 %的網絡搜索量,而谷歌佔比則高達 94%,年利潤也高達48億澳元。一旦谷歌撤離,作為在澳洲搜索量排名第二的Bing將可以大展拳腳。

據悉,微軟公司明確表示,該公司已經準備好了谷歌撤離澳洲後的「B計劃」。

該公司發言人說:「我們認識到一個充滿活力的媒體部門和公益新聞業在民主社會中的重要性,我們也認識到媒體部門多年來因商業模式和消費者偏好的變化而面臨的挑戰。」

「關於目前針對Google和面書的可能的行為準則爭議,微軟並沒有直接參與其中。」

就在微軟聯絡了莫里森幾個小時後,面書創始人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聯絡了澳洲財長弗萊登伯格(Josh Frydenberg)。

雖然弗萊登伯格將他與朱克伯格的討論描述為「建設性的」,但他也表示,朱克伯格沒能說服他在《新聞媒體議價法》上讓步。

澳洲反對黨上周日也表示支持政府準備推出的《新聞媒體議價法》。工黨影子財長查爾默斯(Jim Chalmers)表示,雖然還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但反對黨和政府對此事的立場上是一致的。「我們希望政府能從澳洲人的利益出發,解決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