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澳洲紐省議會發佈了紐省高等教育未來發展的調查報告。這份長達160多頁的報告再度聚焦中共對紐省各大學的干預和滲透。

去年5月,澳洲紐省議會成立了調查委員會,並將外國對大學的干預納入議題。去年9月,調查委員會舉行了兩場聽證會。在歷時半年的調查後,1月22日,委員會發佈了最終調查報告。

大學依賴中國生源 易受中共干預

目前,紐省共有10所公立大學,包括進入世界百強的悉尼大學、新南威爾士大學(UNSW)。

在調查期間,委員會收到了關於紐省各大學受到外國干涉風險的證據。

該委員會主席、紐省上議院議員雷森(Mark Latham)在報告的前言中提到,多年來,紐省的各大學一直在增加海外學生人數,特別是中國學生人數,中國學生成為各大學重大的經濟來源。悉尼大學和新南威爾士大學依靠中國學生帶來的收入,幾乎佔到各自總收入的30%。

報告稱,大學與外國發生如此緊密的經濟聯繫,容易受到外國,特別是中國(中共)的干預,為大學管理帶來了巨大風險。如果大學不對這些風險進行適當管理,會導致維護學術自由的執行力度不夠。此外,大學會因擔心失去這些收入而對外國干預風險監管不夠。

報告特別提到,備受關注的與中國(中共)政府和香港的民主運動有關的校園事件,凸顯了外國干預的風險。這些事件包括去年8月,新南威爾士大學刪除該校講師皮爾森(Elaine Pearson)在推特上批評中共破壞香港民主的推文,及昆士蘭大學學生帕夫洛(Drew Pavlou)因支持香港學生民主運動,呼籲昆大結束與中國政府的密切聯繫曾被停學。

委員會主席、紐省上議院議員雷森(Mark Latham)在報告的前言中還表示,紐省各大學幼稚地依賴中國學生的收入和順從中國現政權的意願,不可能有好結果。為了使大學擁有健全的財政和可持續發展,財務多樣化和風險管理已成為大學抵禦外國干預的當務之急。

中共捐款澳洲大學 帶來干預風險

委員會特別對外國公民向大學捐款帶來的政治干預風險表達了的擔憂。

報告特別提到中國商人黃向墨曾向西悉尼大學的澳中藝術與文化研究院(Australia-China Institute for Arts and Culture)捐贈350萬澳元,還為在悉尼科技大學(UTS)成立澳中關係學院(ACRI)提供180萬澳元資金。

2019年2月,澳洲政府取消了黃向墨的永久居留簽證。同年,黃向墨被澳洲稅務局成功起訴,向其索賠1.406億稅款 、利息和罰款。此外,紐省獨立反腐委員會(ICAC)正在調查黃向墨的一項10萬澳元現金的政治捐款。

報告還提及悉尼大學副教授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質疑中國政府通過「千人計劃」,滲透澳洲大學,獲取敏感信息。

巴博斯在提交給委員會的提案中表示,「千人計劃」因有強烈的保密和顛覆動機,具有很大威脅性。中國(中共)積極阻止學者披露他們參與千人計劃的情況。參與千人計劃的學者們在澳洲工作的同時,基本上都會在中國獲得第二份工作,大學可能根本不知道他們的學者有這些兼職。因此,國家安全敏感的研究通過「千人計劃」很可能被洩露給中國。

委員會建議各大學按照《2018年外國影響力透明法》(Foreign Influence Transparency Scheme Act 2018)的立法要求,補充制定大學反外國干涉準則和指導方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