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項最新分析顯示,澳洲黨派過去20年獲得的政治捐款中,有高達10億澳元的捐款來源不明。澳洲聯邦政府的政治捐款監管法被批遠遜於各州,使得來源不明的金錢可以逃避審查,決策者也更容易受到其背後金主的影響。

公共誠信中心(Centre for Public Integrity)最新發佈的分析數據顯示,自1999年起,澳洲大約35%的政治捐款來源不明,其數額相當於大約10億澳元。

該分析報告認為:「聯邦政府的政治捐款法在全國是最薄弱的」。例如,聯邦政府的捐款披露制度沒有對個人捐款數額設限。而昆州、新州和維州都對捐款數額設置了不同程度的限制。

聯邦政治捐款的披露過程也十分拖延,在某些情況下,公眾不得不等一年多才能知道誰給哪個黨派捐了多少錢。這種拖延使得選民在投票前缺失信息。

此外,澳洲選舉委員會(AEC)只要求1.43萬澳元以上的政治捐款向公眾披露。這意味著捐款者可以將錢化成小筆捐款,以匿名的方式向政黨輸送資金。

分析報告稱:「澳洲的監管系統存在巨大漏洞,使得富有的公司和行業很容易用金錢來影響決策者。寬鬆的披露規則意味著,這些捐贈往往可以在逃避審查的情況下進行。」

公共誠信中心主任Joo Cheong Tham呼籲對聯邦政治捐款系統進行全面改革,以提高透明度。 「聯邦捐款披露項目起錯名了,這其實是非披露項目,超過三分之一的政治資金被籠罩在秘密之中」,他對澳洲民族台說。

2019-2020財年,澳洲各政黨一共收到了1.68億澳元的政治捐款,之中只有1,500萬澳元的捐款向公眾披露,僅佔比9%。除了選舉委員會撥發的三分之一的競選資金外,其餘就是被稱為「其它收入」的雜七雜八的資金組合,包括投資收入、政治籌款晚宴上籌集的資金等。

分析顯示,由自由黨和國家黨組成的聯盟黨收到的捐款中,有一半以上沒有對外披露,工黨有40%的政治捐款沒有披露。

聯邦的捐款披露制度是非常薄弱的,這是一個得到主要政黨支持的政治選擇。聯盟黨和工黨曾否決了獨立參議員蘭姆比(Jacqui Lambie)提出的一個要求政治捐款更加透明的議案。該議案僅僅是要求向公眾提供更多主要捐款者的信息,沒有其它進一步要求。

蘭姆比對澳洲民族台說,現在的政黨「腐敗之極」,不能夠再淡化這些政治捐款問題了。

此前,中國房地產富商黃向墨曾給澳洲兩大黨捐款的新聞受到廣泛關注。他的永居簽證被澳洲政府取消後,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研究員蒙羅(Kelsey Munro)在文章中寫道:「截止到2011年,黃向墨積極培養了其在澳洲政府和社會高層的影響力,5年內向兩大政黨捐款近270萬澳元。」

「最為知名的是,在2016年大選期間的一個中文媒體發佈會上,(時任)工黨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在南中國海的問題上為中共背書。因為工黨國防事務發言人曾批評中(共)國的海洋領土主張『荒謬』,黃向墨曾威脅要收回給工黨捐款40萬澳元的承諾。鄧森的背書行為雖然保下了這筆捐款,但一年多後,他和黃向墨的交易細節曝光後,鄧森丟掉了參議員的席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