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看到大陸一篇報道,山東一局級官員最終發現自己的情婦,竟然是自己親生的女兒;還有一個省級高官晚間摟著情婦,在高級賓館裏看著自己白天在反腐會議上大談特談廉正建設的講話,諸如此類的例子可謂不勝枚舉。

這幾天,號稱擁有「一百多套房產、一百多個關係人和一百多名情婦」的華融集團原董事長賴小民,被「總加速師」以加快的速度處死,其目的無外乎是要殺一儆百。但地球人都知道,中共的腐敗是制度性腐敗;中共的官員是無官不貪;中共的反腐是越反越腐。即使把天下所有像賴小民一樣的金融「蛀蟲」都殺光,也不可能堵住早已千瘡百孔,滿目瘡痍的金融黑洞。

令和珅都汗顏的賴小民,堪稱世紀「貪腐一哥」

據不完全統計,中共十八大以來落馬的一百四十多萬官員中,副省(部)級及以上的高官至少有440個。其中,包括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41人。而周永康級別最高為正國級官員,徐才厚是軍委副主席為軍中「首虎」,孫政才是繼薄熙來之後的第二個「王儲」。這些貪官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全部都是世界上罪犯最多的政黨成員——共產黨員;一律都畢業於世界上犯罪率最高的學府——中共黨校。

到目前為止,已經落馬的八十多個「億元貪官」當中,貪污錢財最多的當數家藏3噸現金的賴小民。網友計算得出:與「慶親王」同為江西佬表的賴小民,10年受賄17.88億,3650天,平均每天受賄489,863元;如果24小時受賄,不睡覺,無節假日,平均每小時受賄20,410元;年均受賄1.788億元,相當於很多貧困縣一年的財政收入和70個美國總統一年的薪水;要是一個人每年存5萬塊,得從3萬5000年前的石器時代攢起!

號稱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貪官」的和珅,其家產也只不過四百多萬兩白銀,與今天涉案17.88億的金融圈「第一貪」賴小民相比,也可能相形見絀,自愧不如。以清朝中期的一兩銀子相當於現在二百元左右人民幣來計算,如果和大人穿越到今天,其財產大約是八億多,也僅僅是賴小民的一半。更何況這還只是對外公開的數字,實際上中共官員個人所有貪污受賄的款項大約是官宣的5倍。

更加令人怵目驚心,瞠目結舌的是,「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中國古代的皇帝,最多也只不過是「三宮六院七十二妃」。而如今一個區區副部級的金融官員,居然把一百多個情人安置在一個小區,所有的孩子都喊他爸爸,其中還不乏中國大陸家喻戶曉的女明星。

可見,賴小民不僅是中共十八大以來,也是中共竊國以來,更可能是中國上下五千年以來,甚至是人類有史以來被處以極刑的最大貪官。

拔出蘿蔔帶出泥,金融大案要案層出不窮

2021年1月7日上午,河北省承德市中級法院以受賄罪判處國家開發銀行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胡懷邦無期徒刑。據多位知情人士透露,2019年7月胡懷邦被帶走時,一家三口包括妻子薛迎娟、兒子胡嘯東亦被帶走調查。其妻子被放回家後不久就跳樓身亡。2019年6月,原國開行總行市場與投資局處長、掛職甘肅武威市副市長的陳曉波落馬;一個月後,國開行山東分行行長鍾小龍在北京家中割腕自殺,或捲入曾任職的國開行吉林分行數十億違規擔保案,並牽涉數位在任、不在任官員;16天後,中紀委宣佈胡懷邦落馬,從此拉開了整肅國開行的大幕。

「他完成了他的使命:拔大旗、結私黨,攀附權、提庸人、整異己,摘熟桃、砍老樹,埋不良、敗行風,害得一個行滿目瘡痍,最後也害了他自己。」胡懷邦落馬後,這樣一段話在國開行內部微信群廣泛流傳。

據悉,在與胡懷邦進行權錢交易的名單中,既有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原副主任委員、甘肅原省委書記王三運,曾任甘肅恩威市委書記的火榮貴等官員,亦有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董事會主席葉簡明等。胡懷邦為了攀附王岐山等中共高層,向華信和海航投入數千億信貸資金,讓國開行成其最大貸款行,目前這兩家負債纍纍的企業都已宣佈進入破產重整程序。

國開行內部人士透露,「胡是紀委出身,有反偵查意識,不會明目張膽地收錢,主要是收字畫古董,搞關係、搞利益輸送,手段了得。」其妻子薛迎娟曾在美容院稱「我家的錢,幾輩子都用不完了」。其兒子胡嘯東曾在建設銀行、中信證券任職,後加盟恆豐銀行資產管理部擔任副總經理一職,曾在恆豐銀行中持股。恆豐銀行原董事長蔡國華案發後,胡嘯東退出股份並離開了恆豐銀行。據了解,其與貴州省政府原副省長蒲波受賄案亦有關涉。

近年來不斷曝光的在金融領域反腐案件中,「一人貪腐全家倒下」,「一人倒下全行淪陷」的窩案和塌方式腐敗現象,比比皆是。此前原保監會主席項俊波案、銀保監會主席助理楊家才案亦涉其妻或妻兒,等等等等。

諸不知,國開行原掌門人中共太子黨陳元,目空一切,四處插足,肆無忌憚,為所欲為,在中國金融界大家只是敢怒不敢言,沒人敢動他,也沒人動的了他,也就只好拿王益、胡懷邦等人來充當其替罪羊。

蛇鼠一窩,金融秩序的「看門人」淪為「監管內鬼」

2021年的第一個月,在中央一級金融單位落馬官員中,至少已經有5個金融「蛀蟲」被查處,他們分別是:國開行湖北分行原副行長楊德高、內蒙古銀監局原黨委委員、副局長陳志濤、內蒙古銀監局原黨委副書記、副局長宋建基、內蒙古銀監局原黨委書記、局長薛紀寧、山西銀監局原黨委書記、局長張安順。

內蒙古銀監局除薛紀寧、宋建基和陳志濤3人外,還有6名監管幹部被查,幾乎被「一鍋端」。相關通報顯示:這些「金融內鬼」落實黨中央金融工作決策部署打折扣、搞變通,放棄監守職責,縱容包商銀行野蠻擴張和違法經營,助推包商銀行嚴重信用風險,造成惡劣影響,違背中央設立村鎮銀行政策初衷,違規審批,致使當地村鎮銀行發展偏離政策定位,出現嚴重風險。

包商銀行成立於1998年12月,在設立之初即引入後來名震資本江湖的肖建華「明天系」資金。2019年5月,肖建華被抓後,人行和銀保監會決定對包商銀行實行接管。2020年11月,包商銀行正式進入破產程序。

十八大以來,隨著個體錢莊跑路,中小貸款擔保機構破產,P2P暴雷,股市暴跌,存款擠兌,貸款呆帳,理財產品逾期,債券違約等等一系列金融風險的大爆發,金融領域也就成了腐敗的高發區。從最高層到最低層被查處的金融官員更是多如牛毛,數不勝數。不少省市級分行和監管機構中高層領導,幾乎全部淪陷,最後不得不突擊從外地數個省市分別調入大量幹部來填補空缺。

2018年11月2日,為了避免金融官員由金融風險的防範者淪為金融秩序的破壞者,中紀委決定將向中管金融企業派駐紀檢監察組。通過所謂自上而下的黨內監督和國家監督,切實防控金融風險;堅決斬斷「金融大鱷」和「金融內鬼」關係紐帶利益鏈條。

於是,2019年以來,金融領域每個月都有大案、要案發生。總計有36名金融單位領導幹部涉腐被審查調查,其中,中管幹部3人,中央一級及省管幹部33人。如原保監會主席項俊波、原銀監會主席助理楊家才、中國人保集團原總裁王銀成……更具諷刺的是,這些落馬的「金融大鱷」幾乎都與「反腐沙王」王岐山有著各種關係。也許正因為如此,王岐山才不好意思出席最近中紀委召開的大會。

2020年銀保監會先後接管「明天系」、安邦集團等6家保險、信託機構;處置銀行業不良資產3.02萬億元,2017年至2020年處置不良貸款超過之前12年總和;五千多家P2P網貸機構全部歸零;全系統處罰銀行保險機構3178家次,責任人4554人次,合計罰沒22.8億元。

2020年證監會則先後稽查了20宗典型違法案例,包括財務造假、操縱市場、信息披露違法違規、內幕交易等。比如有涉嫌巨額財務造假的康美、康得新案、扇貝多次「跑路」的獐子島案,涉嫌多人內幕交易的易見股份案等等。作出行政處罰近300餘份,罰沒款合計50餘億元。

前不久,中共以反壟斷的名義打壓民營大佬馬雲,也是防止私有金融搶走國有金融的飯碗,從而影響金融的穩定,動搖中共的經濟根基。

……

「反腐敗亡黨,不反腐敗亡國。」儘管習近平多次強調要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但實際上,中共的金融大廈早就被這些前腐後繼的金融「蛀蟲」們掏空。只要一有風吹草動,便會像多米諾骨牌一樣轟然倒塌。#

(大紀元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