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八日,美國CBS的《60分鐘》報道,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爆發初期,中國「華大基因公司」提出在美國多州建立中共病毒病毒檢測實驗室。情報官員警告說,華大基因此舉可能是中共企圖收集美國公民的DNA。

華大基因(BGI集團)被稱為世界上最大的生物技術公司,曾向美國至少五個州,提出建立和運行測試實驗室。時任美國國家反情報和安全中心主任比爾?埃文尼納(Bill Evanina)認為,中共正努力收集美國人的DNA,以控制世界生物數據。他表示,BGI集團與中共軍方有密切聯繫,對於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中共企圖收集全球各國人民的DNA,並非空穴來風。去年六月十七日,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發佈報告,揭露中共自二零一七年底已採集了3500至7000萬中國公民的DNA樣本,建立了全球最大的警用DNA資料庫。中共刻意採用了數千萬無犯罪紀錄者的DNA樣本,且在未取得人民同意下,逕行樣本採集,民眾完全無法干涉當局如何運用這些基因資訊。

資訊專家擔憂,由中共公安部門所掌控的DNA資料庫,將擁有可用來做身份識別的基因樣本,去譜出許多家庭的跨世代的家族譜,用來找出特定異見人士的家屬,並藉由向家屬施壓來打擊異見人士,讓人民遭受更嚴苛的監控。

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表示,中共目前擁有世界上最大的DNA數據庫,這是它實現「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一部份,企圖稱霸世界生物技術產業。最啟人疑竇的是,中共一直收集外國人DNA,卻禁止別國研究中國人DNA。

中共購買了擁有DNA檔案的美國公司,為基因公司提供DNA分析研究,更透過黑客竊取機密,例如二零一五年中共黑客入侵了美國第二大保險公司Anthem。現在中共正利用中共病毒肆虐之際來擴大它DNA數據庫,手法是從國際旅客取得二維碼,另以疫苗作為籌碼,讓外國人群完成試驗,同時收集基因敏感信息。

去年十月二十三日,時任美國白宮副國安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演講指出,中共慣用統戰,「建立檔案嗜好是列寧主義政權的特徵,透過收集與利用大數據,使得國家政策有利於北京為所欲為」。十二月六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警告說,中共有200萬名軍人,正利用「基因編輯」使它軍隊更強大,企圖主導全球。

歷來中共把統戰視為三大「法寶」之一,它的統戰部門人數是美國外交人員的四倍。超過二百四十萬筆外國公民的資料已被列入中共數據庫,建構了從事心理誘導的基礎。博明指出,「沒有任何政權比中共更有能力去影響它國的政策,以及國外民眾的認知和選擇」。

對數據進行建檔的「深圳振華數據資訊科技公司」,其行政總裁聲稱他們的工作就是「攻心戰」,產品買家正是中共國安系統。檔案內容包括全球每個國家、王室、議會、法官、將領、科技專家、企業家、中央與地方官員等,連兒童也不放過,完全符合中共綿密滲透、無孔不入的鬥爭習慣。

博明認為,在統戰系統中,深圳振華並非佼佼者,可能只是中共會買單的商業公司之一,許多中國大陸的科技公司與應用程式開發商,能力更廣大的多,建立檔案可讓中共專門用於施壓、勒索、威脅、污衊、分化等手段。他說,因為手機與網絡,我們將知識產權、政府文件、私人生活等任意公開。無形中,「我們自己創造條件,使獨裁者可以蒐集大量數據」。

博明的忠告與分析,並非杞人憂天。中共近年不斷加強與聯合國的合作,其中之一的「大數據研究中心」即將落腳中國杭州。資訊專家表示,聯合國的大數據中心恐被中共掌控,引發了國際社會擔憂。

二零零七年後,中共派往聯合國的副秘書長都主掌「經濟社會部」,工作內容是「制訂規範、數據分析、能力建設」。十多年來,中共已在全球範圍收集大量數據,聯合國的合法招牌將使北京能確保來自成員國的所有數據,把中共的高科技暴政直接輻射到世界各地。

去年十月十四日,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公佈了年度網絡自由(Freedom on the Net)報告,中共連續六年倒數第一,在65個國家中獲得最差評分。報告說,中共趁中共病毒疫情之機,擴大網絡監控、數據蒐集和審查言論,用高科技手段進行社會控制。

中共違反國際人權公約,嚴重戕害了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等基本人權,早已惡名昭彰。去年十月,劣跡斑斑的中共卻躋身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猶如盜匪漂白成為警察,劊子手變為判官,它極可能會利用「大數據研究中心」四處散播紅色意識毒素。當前,舉世各國必須提高警覺,嚴防中共假借「疫苗外交」、恣意收集DNA數據,以維護國家安全,並保障人民的私隱權不受它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