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9日,知名企業海航集團發表聲明稱,收到海南省高級法院發出的《通知書》,因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相關債權人申請法院對海航集團破產重整,海航集團將依法配合,積極推進債務處置工作。相關資料顯示,海航集團目前債務高達7,000億元(人民幣、下同),嚴重資不抵債。如果法院受理,這意味著將釀成中共史上最大的破產重整案。

從海航集團崛起到出現債務危機,海航24年間資產從1,000萬到1.6萬億,經歷了16萬倍的膨脹,上演了超越教科書式的資本操作,而近3年的斷臂自救仍未能避免破產重整的結局。中共社會的特殊國情及寡頭政治下的經濟勾兌總是令人震驚,海航股東更迭的背後是否有著中共高層的博弈?更是有待解開的迷。

海航遭申請破產重整

據海航集團相關企業公告,金元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海南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長安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寶雞高新支行等債權人以海航資本、海航實業、海航集團等不能清償到期債務,明顯缺乏清償能力,但仍具有重整價值為由,向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對海航集團及相關企業進行破產重整。

在中國《企業破產法》中,破產重整雖然冠以「破產」二字,但並不是清算。破產重整的企業,企業法人資格不註銷,將通過對債務人企業實施債務、資產、業務、股權、管理等全方位的重組,繼續營業。這意味著,海航集團公司的管理架構將發生重大變化。

此前,海航集團1月26日公告已經確認了新一屆黨委成員,顧剛當選新一屆海航集團黨委書記,而海航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原黨委書記陳峰落選新一屆海航集團黨委委員。

《21世紀經濟報道》稱,破產重整後的海航集團不再是原來的海航集團,老股東股權會清零,老股東團隊基本上出局。此外,海航集團將引入民營背景的戰略投資者,並保持其民營航空公司主體地位。

海航集團稱,進入破產重整程序並不會影響其航空主業正常生產運行。

海航債務高達7,000億元人民幣 資不抵債 

截至目前,海航集團尚未公佈2019年及2020年年報,最新的負債情況尚不清楚。但財務數據顯示,海航集團2019年上半年虧損35.2億元,虧損規模同比縮小了15%,總負債高達7,067億元,其中短期借款有951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為781億元,負債率高達72%。

海航集團的爆雷是從2017年開始,正值海外流亡富商郭文貴爆料海航集團,引發全球關注海航資產瘋狂膨脹及擴張的背後真正原因。隨後,海航集團爆發流動性危機,高峰時總負債高達7,500億元,根本還不起債。

由於海航集團錯綜複雜的股權及和債權關係,沒人能說的清海航集團的資產和債務究竟有多少。海南省聯合工作組自2020年2月29日進駐海航集團,首要工作就是對海航集團及旗下2,000餘家企業的資產、負債、關聯往來等逐一核查清楚,單這項工作就花費數月時間。

海航內部人士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這是海航歷史上第一次摸清了整個集團的資產底數、管理結構、股權關係和債權關係。」摸清的結果是:嚴重資不抵債。

近300家債權機構捲入 重整63家公司 釀史上最大破產重整

《中國經濟周刊》報道,據接近工作組的知情人士透露,近300家債權機構捲入,先後開了無數次的大、小會議進行磋商和博弈,形成了破產重整的方案。

海航集團聲明破產重整之後,海航系旗下多家上市公司發佈公告,並披露子公司及相關公司也收到被重整的公告,重整公司目前高達63家。

其中海航基礎公告稱,公司已被債權人申請重整。旗下國際旅遊島、海航機場控股、三亞鳳凰機場等20家子公司同時被申請破產重整。

海航控股公告稱,因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明顯缺乏清償能力,債權人已提出重整申請。旗下新華航空、長安航空、山西航空等10家子公司同時被申請破產重整。

「供銷大集」公告稱,債權人以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為由,向法院申請重整。旗下寶雞商場、西安民生等24家公司同時被申請破產重整。大新華航空、海航商控、海航實業、海航資本、基礎控股同樣被申請破產重整。

《中國經濟周刊》報道稱,如最終獲法院受理,這無疑將是中國企業破產史上乃至中國經濟史上最大的破產重整案。

賣資產三年 海航及創始人陳峰最終都被列為「老賴」

2021年1月底,海航旗下3家上市公司海航基礎,、海航控股以及供銷大集分別發佈提示性公告,公佈了大股東及其關聯公司佔用資金、未披露擔保金額高達1,000多億元。

但這也未能挽救海航的債務危機,避免其走上破產重組之路。

其實海航在一路擴張至開始全球併購的過程中,早已是危機重重。在遭受郭文貴報料之後,更成為全球媒體的焦點。

自2017年海航債務危機爆發以來,海航系下屬企業負面新聞頻發,多次發生貸款逾期、評級下調、被動減持、資產凍結、債券技術性違約以及多個子公司被出具非標審計意見。

隨著董事長王健在2018年在法國離奇死亡之後,重新出山的聯合創始人陳峰開始掌舵海航,帶著海航從全球併購的「買買買」模式進入「賣賣賣」的自救模式。

至2018年末,雖然海航處置了約3,000億元(人民幣,下同)的資產,清理了300多家金融、地產等非航空資產和業務的公司。但海航系總體債務還是超過了7,000億元。

到了2019年底,海航更是陷入了連工資都快發不出來的困境。2019年12月30日,海航集團董事長陳峰在新年獻詞中,也證實了公司存在遲發、緩發工資的事實。

2020年9月15日,海航集團成為了「老賴」,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披露了兩則關於海航集團的失信信息,海航集團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的法律文書確定義務」,被西安市碑林區人民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2020年10月13日,北京市朝陽區法院將海航集團列為「失信被執行人」,11月17日,湖南臨湘市法院將海航集團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而陳峰作為海航集團法人代表,目前仍然有7份限制高消費的禁令套在身上。要求其乘坐交通工具時,不能選擇飛機、高鐵、列車軟臥等。當然,這並不影響其乘坐海航飛機和個人豪華座駕出行。

從1,000萬至1.6萬億 海航的瘋狂擴張之路

據了解,海航集團旗下所投資的公司行業分佈廣泛,涉及商業服務業、零售業、互聯網、商品貿易、電器機械和器材製造業、航空運輸業、電腦、貨幣金融服務業以及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為主的9大行業,2,000多家公司。高峰期,海航集團曾經資產高達1.6萬億元。

據海航集團官網介紹,海航集團以航空運輸主業為核心,海航集團旗下參控股航空公司14家,參與管理機場13家,機隊規模近900架;開通國內外航線約2,000條,通航城市200餘個,年旅客運輸量逾1.2億人次。

這樣一家規模龐大的集團,卻是從一家僅1,000萬元貸款的地方航空公司起步的。縱觀海航的24年發展史,擴張近乎瘋狂。

據報道,1993年,37歲的陳峰辭任海南省省長航空事務助理,受海南省政府之命,拿著1,000萬人民幣貸款正式組建營運海南航空公司,用陳峰本人的話說,那點錢「飛機翅膀都買不起」。1999年,海航股份在上交所A股上市。2000年後,海航不斷通過融資、加槓桿收購多家航空公司,控股多個機場,躋身國內第四大航空公司。2009年後,海航通過國內外多樁併購,逐步將業務延伸至酒店、旅遊、地產、物流、銀行等多個行業,總資產一度超過萬億人民幣。在2015年至2017年期間,海航曾在全球大舉併購,收購了價值逾400億美元的企業和公司股權。其中包括2017年入股希爾頓酒店集團,2017年初入股德意志銀行,同年8月從德國萊法州政府收購法蘭克福哈恩機場82.5%的股份,資產高峰時達1.6萬億人民幣。短短24年,從1,000萬元到萬億資產,海航資產膨脹近16萬倍。

海航集團的衰落 迷一樣內幕

和陳峰共同創建海航的王健2018年7月3日在法國公務考察時離奇身亡,引起全球媒體和社交媒體的普遍關注。

海航集團發佈的消息稱其意外跌落導致重傷,經搶救無效去世。但海外流亡富豪郭文貴認為其中內幕並不簡單,他聘請私人團隊進入法國當地調查,並在新聞發佈會上列出影片、文件、相關捲入中共高層人員名單及照片等,以證明這是一件有預謀的謀殺事件,目的是殺人滅口,因為王健知道太多中共高層秘密。

早在2017年4月,郭文貴已經在積極爆料海航,認為海航資產的極速膨脹及海外併購涉及中共高層的貪腐及海外洗錢。這在全球,尤其是華人圈中掀起巨浪,引發全球媒體聚焦海航集團的營運,及海航陳峰的真正背景。

2017年6月,中共銀監會要求旗下監管銀行對海航的債務授信開展風險排查,海航旗下企業陸續曝出債務逾期、信用違約事件。同年9月,香港金管局要求核查海航集團貸款風險。

2018年1月,集團創始人陳峰承認面臨資金斷鏈的風險。此後,海航開始出售集團旗下相關資產,拆解其海外商業帝國。其中包括悉數出售其在德意志銀行的持股。

2019年初,陳峰曾向媒體表示,在2018年處理3,000億資產後,海航大的困難已經過去。但在2019年,海航幾大支柱產業幾乎全盤虧損。仍只能繼續甩賣資產,除了直接售賣物業之外,海航集團旗下航司還售賣旗下航司股權,將旗下航司香港快運航空有限公司,售賣給國泰航空;引地方政府合作,將海航集團控股旗下航司北部灣航空控股權,售賣給廣西國資企業……等。

在2019年中期財務報告中,海航稱,截止2019年6月底,海航總資產為9,806億元,總負債為7,067億元,淨資產為2,739億元,資產負債率72%。在2019年底發表的新年獻詞中,陳峰自曝,由於現金流短缺,一部份員工連工資都發不出來,只能遲發。

2020年中共病毒疫情下,全球航空業受到衝擊,海航集團的航空主業也遭受重創,債務危機爆發,引發近300家債權人開始尋求討債之道。

2020年2月29日,海南省海航集團聯合工作組進駐海航集團,開始深度調查海航集團的資產債務情況,直至目前破產重整的方案得到約280家債權人認可。

海航集團重組之路仍漫長 股東輪換背後仍是迷

1月29日,據《21世紀經濟報道》報道,接近海航集團的消息人士透露,海航集團的風險處置方案極其複雜,方案在過去幾年裏已經出過無數稿,又無數次被否被改,最後形成如今的版本。「海航集團已經嚴重資不抵債,其主業範圍廣泛,又都是實體經營,救助難度恐怕是最高的。」

目前資本市場,海航集團擁有11家A股上市公司,6家港股公司以及22家新三板上市公司。由於業績表現不佳,海航旗下很多公司都在退市的路上。

海航集團未披露2019年和2020年財務報告,但據海航集團2019年半年報,總負債為7,067.26億元,資產負債率高達72.07%。在2020年中共病毒疫情危機衝擊下,航空主業受挫嚴重,海航集團負債情況只能是劇烈惡化。

有專家指出,海航集團的破產重整,是1949年以來涉及金額最大的一起案例,處理情況極為複雜。因為海航債務規模之大,資產之龐雜,業務板塊之多都遠超此前的案例。

按照法定程序,如法院受理後,海航集團將正式進入破產重整程序。管理人將接管企業,監管債務人的資金、財產等安全。

這意味著,海航集團的老股東將徹底出局,海航集團還在,但東家已經不再是陳峰等人了,資產換手的背後是否還有中共高層的角力?那仍然是有待解開的迷。@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