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襲捲全球,已逾一億人確診,造成220多萬人死亡。世界衛生組織(WHO)多次向中共提出調查病毒起源的要求,都遭中共拒絕。疫情爆發一年後,中共才允許世衛組織專家組於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四日進入武漢,調查病毒源頭。經隔離14天後,一月三十日,中共安排專家組參觀了位於「武漢客廳」博覽中心的「抗疫成就展」。

前年底疫情爆發,中共不但隱瞞疫情,還訓誡了八名「吹哨人」。在武漢多家醫護人員感染的情況下,當局宣稱病毒不會「人傳人」,放任武漢人員到處流動。直到去年一月二十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總理李克強首次公開對疫情「作指示」。三天後,當局才對武漢封城,但當時疫情已在全球蔓延。

中共百般隱匿疫情,是釀成這場世紀災難的罪魁禍首。為了撇清罪責,中共一開始「甩鍋」給美國、意大利等國,宣稱病毒來自這些國家。疫情延燒全球后,中共與官媒又大肆鼓吹它的「抗疫成就」,並針對要求調查疫情源頭的澳洲等國展開報復。

更讓疫情雪上加霜的是,WHO屢屢為中共護航、敷衍獨立調查。眾所周知,二十餘年來中共全面滲透各類國際組織,手段包括提高捐款額度,賄賂官員,向國際組織的所在國施加壓力等。疫情爆發後,WHO回應疫情異常遲緩,備受外界指責,認為其受到中共的滲透,即是實例。

回顧疫情伊始,身為全球戰疫總指揮的「世界衛生組織」專業形象盡失。WHO秘書長譚德塞不願追究中共掩蓋疫情、將病毒傳播至全世界的責任,還不斷吹捧中共,無怪乎有超過百萬人在全球最大請願網站Change.org聯署要求他下台。

這次專家組的行程不公開,在武漢的接觸僅限於由中共安排的訪問,不能與當地社區交流。可笑的是,中共安排專家組參觀所謂的「武漢抗疫成就展」,此為湖北省去年十月設立的展覽,旨在宣稱當局的「抗疫成就」,這又是中共再次施展「大外宣」的醜劇演出。

「大外宣」一詞,全名是「 中國對外宣傳大佈局」。中共官方機構的浮誇,與黨媒喉舌的造假,積弊已久。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末,中共宣傳「超英趕美」、「大躍進」,搞出糧食「畝產萬斤」甚至十幾萬斤「放衛星」的荒謬往事,至今老一輩的人仍然印象深刻。

僅就中共病毒而言,中共「大外宣」的著力之處無所不在。疫情爆發之初,武漢當地資源匱乏,醫療系統陷入癱瘓。北京一聲令下後,各地黨官紛紛帶隊「馳援」武漢,許多媒體的頭條報道,刻意拉起黨旗或是舉出「某某醫療隊」旗幟的照片,「火線入黨」的宣傳影片也不時出現。

從影片中可見,多名中共官員在街頭穿防護服,拿著黨旗拍照,拍完後他們脫下防護衣,有的拿來擦車,有人則把防護衣扔進垃圾桶。就在黨官們丟棄防護衣的同時,武漢與各地的醫院卻面臨防護裝備緊缺,甚至有醫護要「赤手空拳」,一批批感染甚至死亡。

二零二零年中國大陸天災人禍不斷,武漢肺炎、大洪水與蝗禍等接踵而至。許多災民流離失所、生活困頓,卻還得「應付」官員作秀式的視察。中共官方的頻頻「造假」,使災情報道失焦,讓人格外同情中國災民的悲慘處境。

三月五日,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巡視武漢市青山區的開元公館小區,當地居民從樓上的窗邊向下大叫「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抗議當地物資供給措施造假;三月二十三日,孫春蘭再次到武漢,迎來「居民」的問候聲。但是,當鏡頭聚焦到陽台上的「居民」時,揮手者竟是一名身穿警服的安全人員。與上次遭遇的尷尬場面比較,民眾認為這次「演戲更假、更噁心」。

八月二十日,習近平在安徽視察調研防汛救災工作,照片中抱孩子抱小孩的「村民」,是阜南縣公安局治安大隊副大隊長假扮。早前李克強去貴州視察,一雙鞋滿是泥濘,但站在他身邊的隨行人員,個個皮鞋錚亮,對比李克強鞋上的污泥非常突兀。治安幹部扮村婦、眾人皆清我獨濁,表面看來都是芝麻小事,卻鮮活的揭示了中共的本質:共產黨全靠「謊言、造假、樣板戲」來維繫門面。

宣傳與造假都是中共一貫手法,「宣傳」是美化工程,「造假」是蓄意欺騙,卻是黨媒喉舌的常用伎倆。「宣傳」無法阻遏病毒,「造假」妄圖蒙蔽世人,中共還引導世衛專家看「樣板戲」。「假大空」抗瘟疫,如同提油救火;謊言遲早被拆穿,造假一定會戳破。

中共不思積極抗疫,卻一味隱匿、卸責、搶功。它對中國人洗腦,對國際社會欺騙。一齣齣的小丑鬧劇,都無法掩蓋中共違反《國際人權公約》與《國際衛生條例》的鐵錚錚事實,無法迴避它將遭到全球究責索賠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