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施行「港版國安法」以來,國際金融地位難保,在外界對香港失去信心的同時,大量資金在加快撤離。面對此危局,中共當局要求資金撤離需說明原因;另一邊,習近平也在試圖用資金進行金融「維穩」。

資金紛紛加快撤離香港

香港資金紛紛撤離,引發中共當局擔憂。據英國《金融時報》近日報道,三名消息人士表示,包括中共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證監會)、香港的金融管理局、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及金融發展局都曾來電,要求全面了解其撤離的決策過程,以及離開的原因。

上述消息人士均表示,這是他們首次遇到這類查問,這樣的做法很不尋常。其中,一消息人士說,以往未曾發生過類似情況;另一人也表示,過去有關部門也曾禮貌致電,但這次來電的性質不相同。

此外,一名基金經理表示,儘管證監會向已離港人士詢問牌照狀況並不罕見,但其它部門的來電和詢問語氣並不尋常。

對於外界的熱議,中共證監會稱,持牌團體或個人如更改居住地點,都可能會向其作查詢,以瞭解他們是否仍需要保留牌照。香港金管局則稱,會定期關注行業和市場發展情況是金融中心的普遍做法。

香港中倫律師事務所的執行合夥人柯利弗德·吳(Clifford Ng)近期表示,客戶計劃將資產從香港轉移至新加坡的意願是前所未有的,他們希望規避風險。

IQ-EQ Group執行主席瑟傑·克蘭岑布魯(Serge Krancenblum)表示,香港的法律制度可能比原定的2047年截止日期之前提早改變,這是另一個令富豪家族擔憂的原因。目前香港在一國兩制下實行的司法制度源自英國「普通法系」(Common Law)的法律體系,但引發反送中風波的《逃犯條例》重創投資者信心。

該公司管理著4,500億美元的富豪家族和其他投資者的資產,近期該公司接到客戶的定期電話,詢問離開香港的物流情況。

克蘭岑布魯說:「如果你是一位投資者,甚至是一家在香港設有家族辦公室的非本地投資者,你怎麼可能將未來建立在一個可能會消失的法律系統之上?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投資者和家人都關心穩定。」

事實上,自從「送中條例」引發爭議以來,就有大量資金開始撤離。高盛集團此前估計,已經有30億至40億美元的存款從香港流向新加坡。

此前路透社也引述一位香港金融顧問透露的消息說,他的一位美元客戶近日將他在香港花旗銀行約一億美元的資產轉移到了新加坡,「他們(富豪們)擔心北京當局有能力下達禁令,凍結他們在香港的資產」。

分析:習近平在用資金維持股市的「繁榮」景象

香港作為中國內地金融市場的「門戶」具有一定的重要性。隨著中共當局不斷對香港加強控制及在施行港版國安法等事件影響下,公開資料顯示,2020年外資淨流出港股近1.9萬億港元,同期內地資金通過港股通管道的淨流入規模達到近7,000億港元。

國際投行滙豐在1月26日發佈的研報中表示,預計今年中國內地南下資金規模可能達到破紀錄的8,000億元人民幣,「內地現金的激增已經引發香港市場成交金額創歷史新高,根據我們最樂觀的預測,今年第一季南下資金可能達到3,500億元,全年計達8,000億元」。

獨立智庫天鈞政經研究員任重道在《習近平金融「維穩」的險棋》中表示,習近平當局在用資金維持股市的「繁榮」景象。

近日,香港股市一度突破3萬點大關,創下20個月以來新高。而中國大陸股市過去幾個月的表現也比較異常。股市走勢和經濟現狀背道而馳,令很多人對金融市場前景堪憂。

任重道表示,習近平當局趁著美國政府換屆,急忙與歐洲簽署投資協議,想營造開放國門的假象,也是想吸引資金到中國大陸和香港,包括中共央行控制人民幣升值也是這個目的。從南下資金持倉狀態來看,累計存量中持倉額最多的行業分別是資訊科技和金融業,兩者占比達到55%。這是中國經濟的短板和習近平當局最看中的領域,因此在維穩。不過,習近平也擔心政治對手利用盤踞在香港的資金和南下資金,趁亂對金融市場發起攻擊。如果香港股市或內地股市出現大幅波動,風險會進而蔓延到金融市場而影響經濟。

中共央行在去年釋放十幾萬億元的貨幣出來,導致流動性十分充裕,大量的資金無處可去,這一點從社會融資規模增速不斷降低可以看出來,寬鬆貨幣政策的效應正在減弱。

中共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近日在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CWM50)主辦的研討會上稱,中國經濟槓桿率上升得非常快,2020年前三個季度,中國宏觀槓桿率上升25個百分點,是2009年以來升幅最高的一次。槓桿率大幅上升,自然會導致未來的金融風險。

馬駿說,有些領域的泡沫已經顯現。去年中國幾個主要的股市指數都大幅上升,接近30%,在經濟增速大幅下降的情況下出現如此狀態,不可能與貨幣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