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去的2020美國大選活動中,有一批保守派亞裔美國人格外引人注目,這些人來自中國大陸、越南和柬埔寨等地。用他們的話說,他們之所以反對美國的社會主義思潮,是因為他們的父母,甚至他們本人經歷過社會主義的苦難,他們知道美國目前的極左派民主黨將要把美國引到甚麼路上去。

從史丹福大學本科畢業、又從耶魯大學研究生院畢業的加州柬埔寨裔女企業家伊利沙伯‧恆(Elizabeth Heng)就是他們其中的一個。

「我的父母經歷過邪惡的社會主義所製造的恐怖和破壞,所以當國會中的社會主義領導人、主流媒體以及矽谷在『進步主義』的幌子下嘲笑我們、破壞美國的原則之時,我不能袖手旁觀。」

伊利沙伯‧恆在領英(LinkedIn)網頁上介紹自己說,「我是一個女性、一個少數族裔、一個保守派千禧一代、一個共和黨的新面孔,以及一個將站出來反對美國的社會主義的人。」

加州保守派高科技公司創始人、柬埔寨裔美國人Elizabeth Heng。(Heng面書)
加州保守派高科技公司創始人、柬埔寨裔美國人Elizabeth Heng。(Heng面書)

伊利沙伯‧恆在近日接受英文大紀元「十字路口」(CrossRoad)節目的專訪時表示,目前在美國社會中發生的言論審查以及人們不敢表達的恐懼讓她害怕。

為言論自由 創立高科技公司

為了捍衛美國的立國之本——言論自由,她創立了一個新的高科技公司:The New Internet(新互聯網)瀏覽軟件與應用程式,試圖給人們一個發聲的平台,讓人們免於恐懼地表達自己的不同意見,讓人們保持健康的辯論習慣。

伊利沙伯說,她想讓美國保持在當年她父母從柬埔寨逃來時候的狀態,能夠在一個新的環境下工作學習、撫養子女,把孩子們培養成才。「因為我真的認為世界上沒有其它像美國這樣讓人實現自己夢想的地方。」

伊利沙伯的父母親身經歷過柬埔寨的共產主義運動,看見過數百萬的生命死在紅色高棉手下。她父母所在的高中就是一所大集中營,人們被關在裏面受折磨,所以她的父母沒有學校可以接受完整的教育。後來,父母逃到了美國。在這裏,他們學習新的語言,新的生活方式,給孩子們提供受教育的機會,讓伊利沙伯和她的兄弟們都取得了個人成功,實現了他們的美國夢。

父母的經歷讓伊利沙伯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有著深刻的認識。

「因為他們不想有一個自由的社會,他們想控制人們的生活,人們吃多少、人們做甚麼事情,還有醫療……所有的一切他們都要控制。」她說。然而近年來,伊利沙伯驚恐地發現,父母逃離的那個社會主義思潮又在美國出現了。

美國走向社會主義?「這把我嚇壞了」

「現在的一些民選官員正在談論同樣的意識形態,這把我嚇壞了。」她說。「可你知道,我親眼看見了美國給予我們家庭的機會。所以我想盡一切努力來捍衛這些給予我們的最基本的原則,因為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任何其它地方能夠讓一個身無分文的、以難民身份來到這裏的家庭,能夠送他們的女兒去斯坦福、耶魯,甚至去競選國會議員以及創立一個高科技公司。——這個國家給了我和我的兄弟們以自由。所以我要確保將這些價值觀傳遞給未來的一代代人,讓他們也享有這些價值觀。」

2018年,年僅32歲的伊利沙伯作為青年保守派共和黨人士參加了加州國會議員的選舉。在競選活動中,她做了一份廣告,在裏面講述了他們家的經歷以及對未來美國的擔心。結果,她受到了面書和推特的審查,這些高科技公司一度撤下了她的競選廣告,借口是裏面有柬共殺人的畫面。

「當真的社會主義發生的時候,就是有人被殺和被焚燬的,那其中有很多我的家庭成員。」伊利沙伯說。「他們應該生氣的是社會主義的理念。我們一次一次地看到,在全世界的所有國家中,社會主義都是行不通的。我們需要做的是不把那些價值觀和意識形態帶入美國來。」

最後,雖然作為競選公職的伊利沙伯憑藉她的知名度和社會影響力打贏了這場戰鬥,迫使面書和推特後來恢復了她的廣告。但是,這件事情讓伊利沙伯想到,如果她是那些無權無勢、沒有名聲的普通老百姓中的一員,遭到言論審查的時候怎麼辦?

「所以我感覺我們要自己成立一個平台,讓所有人包括保守派和自由派都可以使用,不用害怕他們的第一修正案權利被壓制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伊利沙伯說,Thenewinternet.com是一個網站、一個社交媒體、一個搜索引擎和一個瀏覽器,它讓每個成員都可以自己認證每個帳號後面的使用者,這樣可以避免有人躲在虛假的個人資料後面霸凌別人,讓保守派大膽地說出他們的想法。

「這樣我們的社會可以擁有一個更加公平與平衡的討論與話語環境。」她說,她的理想是,讓人們在發聲時不必為自己的想法而害怕,不必為自己的身份而羞愧。「因為那是我們美國人被賦予的最基本的權利之一。……因為我們這裏沒有審查,是擁有真實自由的真實的人;它糾正了過去舊的互聯網上的政治審查、假新聞、霸凌、私隱問題、高科技壟斷以及對保守派的壓制。」

不斷壓制不斷發聲 讓子孫後代有美國夢機會

不出所料,伊利沙伯的網站又遇到了第二波審查。另一家矽谷高科技公司、籌款網站GoFundMe在沒有通知她的情況下,就突然關閉了她用來籌資的帳號。當她給美通社(PR Newswire)發去一封新聞發佈稿,想公佈這一場關於憲法第一修正案的爭端時,被後者拒絕了。

「高科技公司以及自由派媒體再一次地壓制了保守派聲音。」她說,「這是絕對不能接受的。」

不斷地被壓制,她就要不斷地抗爭。伊利沙伯說,儘管她對目前美國發生的一切感到害怕,似乎她在過去幾年大聲疾呼的事情以及給人們的警告都在變成現實,但是,作為一個從共產主義的死人堆裏爬出來的柬埔寨人的後代,這個現實更加激勵了她繼續戰鬥的決心。

「父母給我灌注了這些價值觀,那就是通過決心和勤奮工作,你可以實現你想要的一切。」她說,因為這是她親眼看到的事情,那就是美國讓她曾經一無所有的父母實現了夢想。「所以我要確保我們的國家保持下去,讓其他人也有這些機會,因為我真的相信這在世界其它任何地方都是不可能的。」

這位年輕的高科技公司CEO說,「這是融化在我的血液中的東西,我要繼續為此而戰鬥,我要讓子孫後代都擁有這些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