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法律和情報專家稱,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1月6日衝擊國會大廈的暴亂者是預先規劃和協調的,稱暴亂者是受當時1.5英里外對支持者發表演講的前總統特朗普煽動所致——這一關聯性已越發被削弱。

Just the News周五(1月29日)報道說,參議院民主黨人正在尋求對特朗普定罪或審查並禁止他未來擔任公職,但專家們表示,民主黨的特朗普煽動案在本周已受到嚴重打擊,因為聯邦檢察官指控的三名參與國會大廈襲擊事件的疑犯,他們的對話和策劃可以追溯到去年11月。

前FBI官員:言論達到煽動標準需滿足兩要素

前美國聯邦調查局情報部副主任凱文‧布洛克(Kevin Brock)稱,言論達到煽動標準,是要求發言者首先必須表明,第一,有實施暴力的願望;其次,證明其有能力或有合理證據表明,其有能力實施暴力。

布洛克說,在特朗普彈劾案件中,兩個要素都沒有。

布洛克說,他聽了特朗普1月6日的整個演講。

「我沒有聽到任何一個詞是關於——或者會引發一個有理智的人相信他在煽動——暴力,」他說。「他(特朗普當時在演講中)甚至還使用了『和平』和『尊重』的詞。」

布洛克認為,特朗普也「對(國會)所發生的事情感到意外」,他可能沒意識到人群中意圖使用暴力的那部份人。

「坦率地說,這是他作為美國總統的失敗,他本應得到這方面的情報,」布洛克說,本不至於處於這樣的境地,允許那些人策劃一場破壞性的暴力事件,讓大家措手不及。

報道說,目前仍不清楚的是,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和參議院共和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事先對這一潛在的暴力事件知道多少,以及他們何時知道此事。此外,五角大樓在暴力事件發生前,提出派遣國民警衛隊增援國會警察被拒的問題也尚未解釋清楚。

「進軍」一詞本身不等於鼓勵暴力

布洛克曾擔任國家反恐中心(NCTC)前首席副主任。他說,特朗普在鼓勵其支持者前往國會大廈,並在正式認證2020年選舉團投票的現場程序中表達異議時,確實說了「進軍」(march)一詞。

但他認為,特朗普並沒有煽動暴力。「『進軍』一詞——在我們的歷史上,我們有過和平的進軍(遊行)——並不一定表示自動的、暴力的反應」,布洛克說。「所以我認為,他們很難證明特朗普使用的是煽動暴力的詞語。」

根據特朗普1月6日的公開演講記錄,他當時說:「我知道在座的各位很快就會朝國會大廈進軍,和平地、愛國地發出你們的聲音……任何人、你想要的話,我想就在這裏,我們要走到國會大廈,我們要為我們勇敢的參議員和男、女國會議員歡呼,(但)我們可能不會為他們中的一些人歡呼那麼多。因為你們永遠不能用軟弱奪回我們的國家。你們必須展示力量(power),你們必須堅強。我們來要求國會做正確的事情,只計入那些被合法規定、合法規定的選舉人。」

布洛克表示,特朗普嘴中的用「力量」(power)來敦促「奪回我們的國家」,這在政治演講中也不罕見。

如果審查煽動言論 政客們一個都跑不了

「這個國家的其他每一位政客都會使用這類詞彙和這種語言,」布洛克說。「所以我認為,如果以這些話給特朗普定罪,就會讓兩黨政客們在未來接受審查,查看他們的言語是否在全國範圍內煽動暴力。坦率地說,我認為他們中的很多人在這方面都有這麼說過。」

共和黨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周二(26日)在參議院發言,以違反憲法程序尋求停止彈劾審訊時,有列舉了幾名資深民主黨人在煽動支持者對抗特朗普時的講話。

保羅批評民主黨人對特朗普有種莫名的仇恨。他說:「如果我們是要把每一個政客都關進監獄,那麼我們是不是就要彈劾每一個在演講中有比喻地使用了『戰鬥』一詞的政客?這是恥辱。」

「政治家不認輸不新鮮」 FBI不會據此立案

前FBI官員布洛克說,根據他對特朗普在關鍵搖擺州質疑選舉誠信說法的評估,特朗普從11月3日大選後到1月6日之前的幾周、甚至幾個月裏的語言,如果「純粹從預設角度來看,對聯邦調查局來說,這些言詞都沒啥特別的。」

「一個政治家表達沮喪、苦惱或不相信自己輸了,在美國過去的傳統中並不新鮮,」布洛克說。「所以,僅憑這一點還不足以讓FBI發起調查,是否有人在煽動叛亂。如果這也能立案,我們就得在每次選舉後都進行調查。」

法學專家:給特朗普定罪的因果關係不成立

哈佛大學的憲法學者艾倫‧德肖維茨(Alan Dershowitz)告訴Just the News,民主黨人的案例成功與否將取決於特朗普是否知道國會山襲擊事件的策劃,但現在沒有證據表明這一點。

「如果不知道此事,他們在沒有特朗普的情況下策劃了這件事,那麼你就沒有其中的因果關係,」這位哈佛法學院的資深教授說。「沒有他那天的講話,這事也會發生。」

德肖維茨表示,特朗普在1月6日之前的幾周和幾個月裏關於選舉瀆職的所有說法都受憲法第一修正案的保護。德肖維茨是總統特朗普在2020年1月首次被眾院彈劾審判期間的總統辯護團隊成員。

他表示,雖然他個人不同意特朗普的講話內容,但根據過去的判例「勃蘭登堡訴俄亥俄」案中確立的「勃蘭登堡測試」——法院用於確定煽動性言論是否導致非法行動的裁決先例——特朗普講話連立案都不能成立,在法律上特朗普的講話「沒有甚麼不妥,顯然受憲法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