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中共耗費鉅資在全國範圍內進行的「廁所革命」,如今成效如何?據報,遼寧瀋陽市在過去幾年投入了上億元(人民幣,下同)建造了8萬多個廁所,現超過5萬個被廢棄,引發外界批評。

「廁所革命」最早在2015年由習近平提出。直至2017年,大陸各地總共用了200億元,改造了68000間公廁。2019年兩會,中共農業農村部部長韓長賦稱,計劃用70億元在大陸3萬個村莊推行「廁所革命」。

幾年過去了,中共的「廁所革命」成功了嗎?日前,陸媒披露了瀋陽農村的廁改亂象重重。

中共官媒新華社今年1月27日報道,瀋陽市於2016年到2020年間投入上億元財政資金推進「廁所革命」。由於當地部份地方的廁改存在設計缺陷大、工程質量差等問題,造成嚴重的資源錯配和浪費。

據報,近5年來,瀋陽投入過億元改建的8萬餘個廁所中,棄用的超過5萬個。

報道稱,在零下20攝氏度左右的瀋陽,居住在瀋陽市遼中區下萬子村的一對年逾八旬的村民用鐵桶「方便」。「到晚上實在太冷,就只能在屋裏『方便』,再出來倒。」村民說。

有的村民的坐便器竟裝在灶台正對面,沒有進行任何遮擋。村民說,「氣溫一低就結冰堵塞,咱也不能每次上廁所還都燒上熱水先沖一遍。」 「改建廁所卻沒有上下水,完事我還得自己舀水沖,這不沒事找事嗎?」

報道稱,除極少數村民在夏天偶爾會用上改造廁所外,大部份村民都只將其用做儲藏室,還有人私自把廁所基坑內的塑料桶挖出來當廢品換錢。

此外,部份廁改工程中存在著腐敗問題。據報,自2019年至今,瀋陽農村廁改的政府補貼標準為每座室內廁所4,500元、室外廁所3,500元。但不少村民反映,村裏派發的補貼僅為1,500元,有人更領不到錢。

對此,大陸網民痛批,「這就是勞民傷財。」「不實用!浪費錢財、浪費時間。」「納稅人的錢啊!該不該問責?」「政績也秀了,荷包也鼓了,查查吧。」「拿項目套錢而已。」「錢撥下去就不管了。」「查一下官員。」

據(BBC)2020年3月報道,一位有蘇北農村生活經歷的歷史學者說,從2015年開始,蘇北農村一些居民收到組織上發的坐便式馬桶設備,鼓勵村民改造茅房。但對於配套設施和排水系統的建設,卻要村民自己負責。全部改裝下來需要幾千到萬元,很多農戶根本負擔不起,導致馬桶被丟棄在村頭巷尾。

後來,蘇北農村向村民改發蹲便器,但由於農村的茅房多在戶外,設備配套的下水管極容易在冬天被凍,導致管道斷裂。於是農民只能將蹲便器作為擺設,領導視察期間擺放,使用時拿下,成為一種「面子工程」。

報道說,自從推動「廁所革命」以來,中共地方政府之間相互競爭,爭相打造「五星級衛生間」。有報道稱,重慶、青海等市修建了耗資近100萬元的衛生間。

陸媒曾報道,在安徽、河南、山東、江蘇等地的一些村鎮,已完成改造的廁所不好用、不能用,廁所長期閒置,成了「擺設」。甚至有些地方農村廁所改造就為「應付檢查」等。

報道說,在安徽省合肥市肥東縣石塘鎮有10多家完成改廁的農戶,發現沒有一戶廁所能正常使用。

有評論文章稱,「農村廁改之所以出現亂象,同相關部門不擔當、不負責,作風漂浮,形式主義問題突出分不開。」「在最缺廁所的農村,建了一大批農民用不起、用不舒心的『尬廁』。如此「廁所革命」,似乎更多成為了一場政績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