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華盛頓一家機構的年度報表示,為維持的政權穩定,中共靠著嚴格的言論審查掩蓋了中共病毒(武漢病毒、冠狀病毒)瘟疫的傳播。

在2020年中共病毒瘟疫肆虐初期,很多觀察人士認為,瘟疫會是中國共產黨的「切爾諾貝爾時刻」。但中共卻依靠控制言論,甩鍋海外。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美國華盛頓一家專門研究中國共產黨的非牟利組織「高等中國研究中心」(Center for Advanced China Research)公佈最新的年度報告發現,主要原因在於中共嚴格的言論審查與官方強力引導輿論走向的宣傳手法起到了一定效果,尤其是在國內維持政權穩定上。

該報告表示,高等中國研究中心總裁兼行政總裁吉特(David Gitter)梳理了中共在疫情下的敘事三階段:第一、中共中央領導不能受指責;第二、通過嚴格言論審查和傳播「正能量」引導輿論;第三、把病毒起源推給其它國家,都是外國的錯。

吉特表示:「中共無法隱藏或扭轉尤其是武漢人遭遇的苦難,人們對官方一開始隱匿疫情資訊是不滿的,然而,中共的宣傳確實在內部有效地扭轉了輿論方向,雖然中央政府和湖北地方官員都涉及了隱瞞,但過錯最後都由地方官員來扛,在輿論操控下,黨中央與習近平躲過了責難。」

中共地方當局成了替罪羊。但是這篇報告的所有共同作者都認為,中共把這種宣傳與敘事方式,輸出到國際社會,在恢復中共的國際聲譽上並不成功,還起到了反效果。

高等中國研究中心董事會成員之一的薩特(Robert Sutter)是喬治華盛頓大學艾略特國際事務學院教授,​​他28日在美國國會下屬的「中美經濟及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聽證會上說,去年疫情肆虐期間中共在外交上的失敗,凡事都要管的習近平當然要負全責。

「過去四年,中國(中共)的做法也導致自己在國際上聲名狼藉,包括與印度的邊境爭議、因為病毒起源調查而對澳洲的無理施壓。」薩特說。

該報告的另一位作者之一、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黎安友(Andrew J. Nathan)表示,中共依靠四個手法欺騙民眾,達到控制民意的目的。四個手法為:中共對信息的高壓管控、高效的政策績效、正常的民族主義興起和對中共政權與其它替代中共方案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