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76天武漢封城的華人劉佳鑫近日接受美國洛杉磯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其在武漢當地火葬場工作的朋友透露,疫情高峰期時,武漢每天至少有5000人死亡。

劉佳鑫說,「千萬不要相信中共的防疫宣傳。」「中共為了鼓吹自己的制度『優勢』、安撫民眾,處處宣傳自己『挽救』了很多生命,但怎麼沒看到封鎖造成了多少人枉死。好的、壞的(一些健康的、染疫的)都死了。」

 武漢封城親歷者劉佳鑫提醒海外華人,不要輕信中共宣傳的防疫成果,背後是一條條犧牲枉死的生命。(徐繡惠/大紀元)
武漢封城親歷者劉佳鑫提醒海外華人,不要輕信中共宣傳的防疫成果,背後是一條條犧牲枉死的生命。(徐繡惠/大紀元)

劉佳鑫的經歷,再次引發外界對中共官方公佈的武漢瘟疫死亡人數和確診人數的質疑。

中共以謊言和暴政起家,也以謊言和暴政維持統治。

中共在武漢疫情期間製造的謊言,與其歷來的手法如出一轍,包括21年來為了迫害法輪功而製造的種種謊言。

武漢瘟疫死亡人數確診人數皆成謎

劉佳鑫透露武漢疫情高峰期,單日至少5000人死亡。這個數字遠遠高於中共官方宣佈的累計死亡人數,也高於外界估計的保守數字。

2020年4月17日,中共修改疫情數據,宣佈新增1290人死於武漢瘟疫,這意味著武漢的染疫死亡數字上調了近50%,累計3869人;確診病例也上調325人。

而據美國華盛頓大學醫學院和俄亥俄州立大學的學者於2020年6月左右聯合發表的一份調查報告,根據武漢火葬場在疫情期間的運行情況和發出的骨灰盒數量,推算出武漢新冠的死亡人數是政府之前公佈的10倍以上。

調查報告保守估計,到2020年2月7日,武漢的死亡人數就已經達到7000人。

報告說,2020年3月23日武漢市允許居民領骨灰盒,根據家屬領取的骨灰盒的數字來看,這個時候武漢總死亡人數達到36000人,是中共政府公佈的2500人的10倍以上。

報告還指出,武漢的新冠(中共病毒)疫情從2019年10月就開始了,而不是12月。報告的研究人員何邁博士說,2019年9月18日中國的新浪網和湖北財經等媒體報道,武漢海關舉行了一次演習,其中有針對新冠病毒的應急措施。

2020年12月28日,中共官方公佈的一項數據研究顯示,2020年初武漢市染疫人數規模可能是之前公開數據的近10倍,達48萬人。

而據2020年3月19日中共工業和信息化部公佈的《2020年1—2月通信業經濟運行情況》顯示,2020年前兩個月,三大營運商(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的移動電話用戶數量減少了2千多萬戶。

2020年2月13日,武漢女作家方方曾在日記中寫道,「更讓我心碎的,是我的醫生朋友傳來一張圖片」,「照片上,是殯葬館扔得滿地的無主手機,而它們的主人全已化為灰燼。」

不得不說,武漢瘟疫死亡人數和確診人數皆成謎。

中共屢屢修改疫情數據製造疫情謊言的手法,和其21年來為打壓法輪功而不斷製造謊言的手法一致。

中共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 男主角照片前後不一 聲音前後不一

2001年1月23日,天安門廣場發生5人「自焚」案。中共喉舌媒體第一時間發佈英文報道,聲稱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但是,此案漏洞百出。本文僅列舉「自焚」主角王進東的兩處破綻。

「自焚」者王進東,中共官方先後提供了三個不同版本的照片:

 (明慧網)
(明慧網)

調查發現,王進東的聲音也前後不一。

2003年3月12日,「追查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委託台灣大學中國語語音實驗室對3集中國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節目中連續出現的人物——王進東做語音檢驗。

鑑定得出結論:在天安門廣場喊話的「自焚」主要成員「王進東」的聲音與最後在勞教所接受記者採訪的「王進東」的聲音,不是同一個人。也就是說王進東至少是由兩個人扮演的。

法輪功書籍中明確禁止殺生和自殺。真正的法輪功學員不會自焚。

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第七講〉中專門有「殺生問題」一節,其中寫道:「殺生這個問題很敏感,對煉功人來說,我們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

1996年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悉尼法會講法》中,有弟子問,「殺生是一種很大的罪業,一個人他自殺算不算罪呢?」

李洪志先生回答:「算罪……所以自殺是有罪的。」

天安門自焚偽案,已被國際社會公認,是中共為了嫁禍給法輪功而蓄意製造的騙局。「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在聯合國會議上發言表示,這是中共當局嫁禍於法輪功的「國家恐怖主義行徑」。

新唐人電視台製作的分析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影片《偽火》獲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2002年1月製作)。
新唐人電視台製作的分析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影片《偽火》獲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2002年1月製作)。

中共炮製「1400例」

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還編造了「1400例」所謂殺人、自殺、死亡等偽案,反覆在電視、報紙、廣播上進行鋪天蓋地式的謊言宣傳。

比如,「1400例」中的李友林案,被知情人指證是造假。

李友林,吉林省東遼縣安恕鎮農民,後舉家搬到遼源市居住,以修車為生。由於沒辦理營業手續,修車工具被城管沒收,他不堪巨大的生活壓力而上吊自殺。李友林死後,公安特意在死者周圍擺上李洪志老師的相片和兩瓶白酒,對死者重新錄像,以栽贓法輪功。

現旅居美國的法輪功學員丁曉霞,當年是吉林省遼源市當地法輪功煉功點的義務協調人。2019年4月,她在華府親身指證李友林案是造假。

丁曉霞說,公安在現場擺拍錄像時,正巧有一位居住在附近的法輪功學員路過,目擊假現場後,當時就給丁曉霞打了電話,並說在煉功點上從沒見過此人,周圍的鄰居也都沒有看到他煉過法輪功。

丁曉霞從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她曾因工作表現優異而獲得吉林省優秀教師的稱號。因為堅持信仰,她在中國國內被先後關押九年,遭受了普通人無法想像的精神和肉體摧殘。圖為2019年4月,丁曉霞在美國華府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其中也包括李友林被列入1400例偽案的真相。(李莎/大紀元)
丁曉霞從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她曾因工作表現優異而獲得吉林省優秀教師的稱號。因為堅持信仰,她在中國國內被先後關押九年,遭受了普通人無法想像的精神和肉體摧殘。圖為2019年4月,丁曉霞在美國華府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其中也包括李友林被列入1400例偽案的真相。(李莎/大紀元)

「1400例」中的不少案例,是中共官方電視台炮製出來的,和天安門「自焚」案一樣。

杜維平,女,遼寧省鐵嶺市大甸子鎮人,身患怪病,1999年8月在家中死亡,時年22歲左右。事後,遼寧鐵嶺電視台記者崔大新與報社記者多次到杜維平家,要她父母作假證陷害法輪功,並承諾給一筆錢作報酬。杜維平父母在金錢的誘惑下違心做了假證。

包括「1400例」、天安門「自焚」案在內,中共製造的無數關於法輪功的謊言,其目的都是為迫害法輪功鋪路。

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原則的佛家上乘功法,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廣受歡迎。中共公安部內部統計資料顯示,法輪功學員人數達7千萬~1億人。這個數字超過中共黨員人數。1999年7月20日,中共時任黨魁江澤民出於妒忌和恐懼,下令滅絕性迫害法輪功。這場非法迫害持續21年至今。難以計數的人被迫害致殘、致死,甚至被活摘器官。

大紀元時事評論員闞新州表示,「盤點中共歷次運動中謊言毒害民眾之深之廣,沒有哪一次能比得上中共迫害法輪功製造的欺世大謊更邪惡。」

「中共的歷史就是一部用謊言寫就的歷史,製造謊言、傳播謊言、利用謊言騙人害人,已經成了中共作惡的慣性,每次運動必先編造謊言騙人,每次編造謊言,必發動運動整人殺人。」

費加羅報評論:中共撒謊70年

2020年4月,《法國廣播電台》引述《費加羅報》的評論說,中共撒謊70年,「毛(澤東)依靠謊言執政的傳統並未隨著他的死亡而死亡。」

「(中共)一黨獨大,絕對監控,沒有言論自由,對私企實施間接控制。普遍性的謊言治國。首先從編造數字開始。」

「普遍性的謊言治國,首先從編造數字開始:無論新冠疫情(中共病毒疫情、武漢瘟疫)還是其它,概莫能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