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嚴峻的情況下,中國大陸一年一度的過年返鄉潮開始了。然而,中共頒佈的「返鄉新政」要求返鄉人員至少要做3次核酸檢測。有返鄉人員表示,中共利用百姓想過年返鄉與親人團聚之機,大發橫財;評論指出,中共的邪惡舉世無雙。

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20日頒佈「返鄉新政」,要求返鄉潮期間,返鄉人員需持7日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返鄉後的第7天和第14天還需分別做一次核酸檢測。新政從1月28日開始正式實施,至3月8日返鄉潮結束後截止。

「新政」出台後,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急於返鄉的民眾爭先恐後到各地指定醫院及檢測點排隊做核酸檢測。

在深圳打工的廣西人程強東(化名)28日告訴大紀元,他所在的工廠要到年三十才放假,由於大半年沒回家鄉了,他會在過年前幾天提前返鄉,「肯定會回去的,一年到頭過來,老人、小孩(沒照顧),中國人的傳統嘛,這個必須回去的,就算給我3000元(加班費或紅包),我也不會留在深圳(過年),有些東西是錢買不來的。」

程強東說,深圳有很多人跟他一樣都要返鄉過年,現在大家每天都在忙於排隊做核酸檢測,而當地預約做檢測的時間已經排到下星期一(2月1日)。不過,他表示,當局「返鄉新政」要求做3次核酸檢測,是在利用老百姓返鄉過年發橫財。

「感覺他們是發國難財,這個錢好賺嘛,這個過年,老百姓要給它最少幾百億到千億元,如果是每個流動的人都要做(核酸檢測),像我回去(廣西)最少都要做2次,如果回來深圳這裏,最少都要你做1次,就3次了,我算它二百多元,每個人都二百多元,很多錢了。有些是一家人出來的,3、4個人要七八百塊錢,就一千塊錢,老百姓用這個錢要買好多東西了。」

據大陸媒體報道,京津冀聯合採購掛網成交結果顯示,核酸檢測試劑最低中標價為12元/人份,浙江省藥械採購中心中標公示時,單份檢測試劑價格甚至低到個位數(8.88元/人份),這個試劑正是刮舌根的「特質棉籤」。

程強東表示,除核酸價格太貴外,他還懷疑核酸檢測的準確率,也不知道有沒有真正檢測,還是只想賺錢,「以前有一個人檢測了11次,才檢測出有陽性,有一個檢測了8次才有陽性。而我們好多回(老)家的那些人也說,做咽拭子後,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去檢測,因為這個是上網的,輸入你的資料,網上說你已經檢查過了,如果沒有檢測,只要給錢,他把你的資料輸入電腦,然後在別的地方一查,就會查到這個人已經檢測過了,這個很容易造假。還有,他們(之前)在黑龍江搞那個棉籤,在垃圾桶裏丟了兩筐,好多人看見,所以,我懷疑他們沒有檢測,你把錢給他們就可以了。」

中共交通運輸部運輸服務司的官員此前表示,今年返鄉潮期間將發送旅客17億人次左右。由於各地要求做核酸檢測的政策在「新政」下有差異,如果按各城市做1次核酸檢測的價格(一般在80元至200元之間)的最低價80元計算,中國人在新年返鄉期間僅做1次核酸檢測的總費用就將高達1360億元。

廣西當地返鄉政策規定,對從境外及國內中高風險地區回來的返鄉人員一律實行集中隔離21天+核酸檢測4次的措施。程強東說,21天都是自費隔離,如果沒有錢,會像昨天網上很多人轉發的一段影片,「從新加坡回國的人員被凍在酒店外面『隔離』。」

網上影片顯示,從新加坡回國的趙先生等人在西安一家酒店集中隔離了14天,每人隔離費用6510元,14天解除的當晚(1月23日),又被要求轉移到皇城豪門國際酒店繼續隔離7天,每天費用460元,需一次性繳納全款,由於事發突然,趙先生等人沒有那麼多錢,被酒店工作人員拒絕入住,大冷天在樓下滯留一夜。

程強東表示,中國現在經濟不好,老百姓不敢消費,但中共千方百計都想把老百姓包裏的錢掏出來,「他們就要想辦法,過年的時候,中國流動人口有十幾億,這是一筆好大的收入,雖說每個人幾十塊錢。有一些(人)打了疫苗,如果你這個疫苗有用,那麼對他們就不要搞那麼多障礙,但是它(當地政府)不認這個疫苗,它就是要那個核酸檢測。(老百姓)沒辦法,又不敢反(抗),連說話都要很小心。」

「共產黨不管民意,之前央視報道說,不管甚麼風險地區回家的人都要做核酸檢測,有十幾萬人在報道下留言,罵共產黨的衛生局,後來,中央電視台把那個評論區關掉了,不敢給老百姓評論,當然很多人反對,說甚麼問題都沒有也叫人家去檢測,還要老百姓自己交錢,那肯定罵。」程強東說。

學者:中共的邪惡舉世無雙

旅美經濟學者、獨立專欄作家戈壁東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可能是這個世界上僅有的、唯一的一個可以利用苦難和製造苦難來謀取利益的一個政權。

「前不久,中共居然能把扶貧、維穩這樣的名詞之下形成一個牟利產業鏈,其中的喪心病狂簡直難以置信。而最近,又利用中國民眾過年返鄉的習俗,假以防疫的名義搞3次核酸檢測,以此向民眾收取大量的費用,民眾的苦難居然變成了他們的千億商機,凸顯的還是那份喪心病狂的殘暴。」

他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民眾真的很悲慘,「不僅要承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感染和被奪去生命的危險,還要經歷隨時被封城、封門的恐懼和無奈,好不容易等到了一年一度的過年,好不容易有機會回家團聚,結果又被這個殘暴的政權狠狠地敲詐和盤剝,奪走最後一點歡樂。」

戈壁東表示,中共採取世界上手段最粗暴、行為最殘忍的封城封門、隔離隔絕也沒使病毒流行減少,反而越來越嚴重,「因為中共所謂防疫的根本目的不在於保護中國民眾的生命安全,而是為了政權的安全,並藉此獲利。」

前不久,一個中共專家作為研究課題,公開論證中共病毒給中共帶來67萬億的利益,「中共對民眾過年返鄉實行3次核酸檢測以達到千億利益,這種邪惡手段就是把中國民眾當作隨時可割的韭菜。中國的民眾不止是一個失去了基本人權的群體,更是一群連自己的生活方式、生存空間、個人財富都隨時可能被予取予奪的這樣一個悲慘的群體。」戈壁東說,「中共其實是這個世界上真正的最邪惡的政權,它的邪惡程度可能超過了歷史上任何的黑幫組織,這份邪惡舉世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