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下,學生組織「賢學思政」依然堅持每周擺街站,聲援受迫害港人,呼籲外界關注。不過,召集人王逸戰透露,大陸親友及朋友被公安上門問話,就連十年未曾聯絡的小學同學亦無倖免。為免大陸親友遭受牽連,他在1月23日發表聲明,與居住大陸親友斷絕一切關係,表明未來及過去的言行與親友絕無關係。

王逸戰深知打壓可能來自中共,但面對強權仍然選擇堅持。王逸戰表示,可能現在是一個很黑暗的時候,這條路會很難走,但相信只要我們繼續堅持下去,我們可以憑著這個信念去走完這條路,「因為其實黑暗過後就必定是有曙光的出現」。

2020年10月,賢學思政召集人王逸戰舉起三指手勢,聲援泰國人民爭取民主。(溫迪/大紀元)
2020年10月,賢學思政召集人王逸戰舉起三指手勢,聲援泰國人民爭取民主。(溫迪/大紀元)

堅持做對的事情 再怕都會堅持下去

「港版國安法」嚴厲打壓下,王逸戰繼續每周擺設街站,為受迫害港人發聲。1月23日,王逸戰分別於Facebook個人及賢學思政專頁上發表簡短中英聲明披露,在香港的家人向他表示,有大陸的親屬、朋友和一些多年未曾聯絡的小學同學都被公安上門問話。為免大陸親友遭受牽連,他23日發表聲明,與居住大陸親友斷絕一切關係,表明未來及過去的言行與親友絕無關係。

王逸戰26日接受本報《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這樣做就是告訴中共,用這個方法擋不住他堅持走下去的決心,「無論你用甚麼方式,你這次的方式也好,下次用其它方式想去想滅我的聲音也好,打壓我也好,我都會繼續走這條路」。

中共用慣用的手法,對王逸戰進行跟蹤。他透露,香港國安署的人員對他說,已經盯上他很久了,「盯上我一年了,在過去一年我做了些甚麼他全部都知道,還有一疊很厚的資料,都是我的一些資料,甚至是我家人的資料,或我曾經說過的一些話」。王逸戰估計,這可能與大陸公安上門有必然的關係,「他們可能想透過不同的方式,再搜集多一些關於我個人的資料」。

中共為了維穩 用重本在所不惜

異見人士一直是中共的眼中釘,對香港的一個小小的街站也不惜重金打壓。王逸戰說:「只不過我這麼巧,我知道這件事情,身邊可能還有數以萬計的人可能都被中共立了案,其實我們大家都不知道。」

王逸戰表示,面對一些不同的打壓,甚至不只是來自於港共政府,甚至是中共政府的時候,面對這樣一個龐大的國家機器,係人都會怕的。但他說:「只不過我心目中都有一個信念,可能我以香港作為我的信念,那這個信念使我可以支持下去,知道自己無論面臨怎樣的打壓也好,面臨一些甚麼的迫害也好,知道我這一刻會做我自己想做的事,還有我認為是正確的事情,所以我就算再怕或者怎樣,我都會繼續堅持下去。」

王逸戰說,政權會花費這麼大的人力、物力去對付我們,甚至每一次街站都會盯上我們,甚至超過十個便衣或警員在旁邊,拿著手機在拍我們的時候,就知道我們所做的事情在這個政權眼中,覺得有用的東西,「那麼既然有用了,那我一定會繼續去做,收穫的轉變就是要做得更多。」

街站難忘的經歷 證明付出是值得的

2020年12月,賢學思政在旺角舉辦牆內手足聖誕填色信紙及物資徵收街站活動。(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2月,賢學思政在旺角舉辦牆內手足聖誕填色信紙及物資徵收街站活動。(宋碧龍/大紀元)

在做街站的半年多,有很多難忘的經歷,王逸戰回憶說,有一次在聲援12個香港人被這個政權送中的街站中,有12個港人家屬中的其中一位,親自來到我們街站,她寫了一封信給她的兒子。王逸戰直言,那一刻很感動,「那些家屬都知道我們在做甚麼,所以其實那一刻令我覺得,我們的付出是值得的」。

中共現時對大陸民眾的監控毫不放鬆,很難聽到外界渠道的聲音。王逸戰說:「共產黨是對每一個人民的監控都很嚴重,甚至是你有任何反對的聲音的時候,你就會馬上遭到打壓,甚至被滅聲。」王逸戰相信,其實在大陸,很多人都會在私底下都有一些想法,或者也有做出一些事情,只不過是不可以像香港這樣公開去做。

擁抱自由民主才是真正的香港人

年僅19歲的王逸戰在大陸出生,小五就來港上學。他說,擁抱自由或者民主的人士,是真正的香港人。「香港人不是歧視大陸人,而是歧視某一種行為,或者某一種的價值觀(黨文化)。如果你來到香港,如果你也是一些去擁抱自由或者民主的人士,你不會被標籤為大陸人,你都會被標籤為香港人。」

不過,出生於上海的39歲的香港中大教授李薇,近期成為香港網紅,她為貪圖小便宜,違規使用長者卡搭乘港鐵,遭調查後,不但無半點認錯及反省態度,反而以「資本主義走狗」辱罵港鐵職員。更引人側目的是,身為大學教授、月薪逾七萬港幣,竟然將他人祭祀先人的貢品取回家食用。更早前,李薇更高調支持「國安法」,指責中大學生反對「國安法」是「浪費青春、縮短壽命」。港人對此極為憤怒,認為這樣的人不配為人師表,更不配留在香港。

對此,王逸戰表示,對這件事情都是百思不得其解,為甚麼中大會請一個這樣的人來做教授。他認為,即使有些人來到香港很久,都無法成為香港人,就是因為大家的文化不同,大家的信仰都不同的時候,「就算他來了一百年,其實也不是香港人」。王逸戰直言:「但如果當你的信念價值觀都是和我們一樣的時候,可能你來到這裏的第一秒的時候,踏足這片土地的第一步的時候,你已經是真正的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