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加拿大前司法部長、前總檢察官考特勒(Irwin Cotler)先生在論壇上表示,基於證據,中共被視為當今對國際和平、安全與人權的最大威脅。應將中共和被大規模鎮壓目標——中國公眾區分開來。他還提出了十條建議,應對中共人權犯罪。

中共——當今對國際和平、安全與人權的最大威脅

考特勒說,基於證人、證詞和文件證據,我們的確聽到了北京以法律、命令發起的多重人權攻擊的警報。

他列舉了,中共踐踏人權的實例,針對維吾爾人的大規模暴行;將香港的基本自由定為刑事犯罪,對法輪功的持續迫害和「指控」;對西藏人的鎮壓加劇;對台灣的威脅遠未停止;還有強制性摘取器官——這種行為被稱為「反人類罪」;以及對法律和律師發動的戰爭,對記者的「判刑」;對信息的壓制;讓醫生和異見人士失蹤導致並加劇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初期的傳播。

他說,大規模的強迫勞動正確的描述是奴役,是一種流行的普遍性系統性的折磨行為。但這種奴役並非總是被國際社會關注。此外,聯合國機構因(中共)滲透而腐敗;(中共)間諜大規模監視國家的發展和部署;人質外交為我們敲響了警鐘。

應對中共威脅的十點建議

他在研討會上提出了十點建議,應對中共的人權傷害。

1)我們應該加強和支持關於中國人權問題的國際議會聯盟,該聯盟的良好基礎和倡議向人們警示了北京的野蠻行徑。同樣重要的是,這也是中共霸凌的解毒劑。

2)建立平行的民主政府間聯盟,以確保司法和問責制。

3)像加拿大議會一樣,對中共針對維吾爾族的大規模暴行構成的種族滅絕,加強裁決並支持英國立法和反對種族滅絕的司法裁決。

4)《馬格尼茨基法案》提供了制裁中共的全球司法。歐盟最近通過的馬格尼茨基裁決制度增強了這種能力。

5)僅有強烈聲明是不夠的,需要全面採取行動。無論是禁止進口奴工勞動產品,還是讓北京對其大規模暴行負責,光說不做是不行的,必須採取行動。

6)呼籲聯合國任命一個國際的、獨立的、公正的調查組織,作為聯合國機構中,特別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裏打擊中共腐敗和實質刑事犯罪的全面戰略的一部份。

7)援引一系列法律補救措施,要求北京對中共病毒傳播負責。

8)移民和難民機構提起倡議,幫助港人、維吾爾人逃離迫害和指控。

9)抗議監控國的輸出,包括它的滲透、間諜活動。並且不要忘記它對中國僑民的迫害和騷擾,尤其是維吾爾人和他們的同伴等等。

10)動員國際律師協會、美國律師協會揭露中共對法律和律師的攻擊。

他建議國際社會將中共和被作為大規模鎮壓對象的中國公眾區分開來。

關於奧運會,他認為參加北京奧運會是不合情理的。「當一個政權參與如此廣泛、系統的大規模暴行,包括種族滅絕時,我們需要探索其它選擇。總之,我們必須動員全球良心民眾,採取行動,要求北京對受害者負責,維護正義。」

抵制政界滲透 加拿大須有問責制和透明度

談到中共對政界的滲透,有人提出,中國公司僱用加拿大退休政客,在對華政策方面游說加拿大政府的問題。考特勒強調,對此既要有透明度,又要有問責制。

他表示,加拿大在這方面的限制和條例並不確定,使得政要在退休後可以游說加拿大政府。他認為在與外國接觸方面應具有透明度,「特別是當我們正與可能嚴重侵犯人權的國家打交道時,我們不能一方面通過《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外國官員,來尋求正義,追究責任;而另一方面,卻讓那些退休的議員和部長們與那些被制裁的目標接觸。」

他認為值得在這方面制定行為守則,約束那些退休政要。

考特勒先生曾是法學教授,沃倫堡(Raoul Wallenberg)人權中心創始人兼主席,加拿大感染預防與控制(IPAC)聯合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