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俄羅斯工程師因向中國(中共)提供敏感發動機製造技術被判刑。他們都來自俄羅斯最關鍵的發動機生產巨頭,曾是企業技術主管。有關分析認為,中國(中共)正尋求在發動機領域取得突破。

離莫斯科不遠的俄羅斯亞羅斯拉夫州雷賓斯克市法院最近宣判,當地的兩名工程師因為向中國提供發動機製造技術分別被判處4年和3年的緩期徒刑,同時還需完成3年和2年半的社區服務,其中一人還被處以80萬盧布,相當一萬多美元的罰款。

位於伏爾加河畔的雷賓斯克市是俄羅斯最關鍵的發動機製造開發巨頭,土星科研生產聯合體所在地。被判刑的兩人名叫維諾格拉多夫和克拉斯利尼科夫。他們退休後開始為中國工作。退休前,兩人都是這家俄羅斯發動機龍頭企業的技術主管。維諾格拉多夫曾是負責鑄造技術的副主管,為這家企業服務了二十多年。克拉斯利尼科夫曾是一名主要的技術負責人,在企業工作長達四十多年。

雷賓斯克市法院新聞發言人克茲洛娃表示,兩人都服從判決結果,沒有提出上訴。法院宣判從1月12日起開始生效。

俄技術主管退休後向中國傳授技術

雷賓斯克法院說,維諾德拉多夫2019年8月前往中國為當地的一家科研機構工作。他負責幫中國培訓鑄造領域的技術人才,建立全套精密鑄造技術,並向中國傳授材料領域的相關技術,以及負責有關生產設備的開發和測試等等。

維諾德拉多夫稍後邀請自己過去的同事克拉斯利尼科夫也為中國服務。維諾德拉多夫在中國工作的同時,克拉斯利尼科夫則負責從俄羅斯通過電話和電郵的方式提供技術知識支援。2019年10月,當維諾德拉多夫為接收和測試有關設備暫時出差返回俄羅斯時,他同克拉斯利尼科夫被俄羅斯安全機構逮捕。

中國撬走退休俄國科學家案件層出不窮

這是最新一起有關俄羅斯科學家因為向中國提供技術而被判刑的案件。近些年來,類似案件經常發生,光在去年就已發生多起。這些案件所涉及的領域波及航空、航天、導彈和運載火箭、潛艇導彈水下發射技術等等,還有其它基礎科學領域。

但中國這次把目光瞄準俄羅斯的發動機研發和製造領域,舉動十分罕見。這宗案件一方面顯示中國(中共)用盡手段想獲取尖端科技彌補發動機領域的落後和不足。

另一方面也說明俄羅斯對中國(中共)沒有鬆懈,也在加緊針對中國的警戒和防備。維諾德拉多夫為中國有關機構工作僅兩三個月後就被逮捕,顯示了俄羅斯嚴加防範,極力阻止,不希望高端敏感科技流入中國。

發動機領域是中國的技術短板

中國軍事工業雖然發展迅速,但發動機領域一直被認為是短板。中國多年來一直從俄羅斯大量採購各種航空發動機裝備在中國的戰鬥機、直升機和運輸機上。引擎長期在兩國軍火交易中佔有很大比重。

俄羅斯軍備分析人士皮亞圖什金說,中國仿製其它軍事裝備雖然很成功,但因為發動機領域需要材料,還有其它的大量科技儲備,中國在短期內很難追上。

皮亞圖什金說:「研製一款發動機其實通常都要從開發一系列新科技著手,這需要經過多年的努力才會有結果,簡單的直接仿製肯定會受到限制。」

一些俄羅斯軍備分析人士認為,中國在發動機領域的追趕速度也在加快,某些航空發動機目前可能已經達到了前蘇聯上個世紀70或是80年代時的水平。此外,中國國產發動機已開始逐漸裝備在戰機和運輸機上,中國在這一領域取得突破的可能僅是時間問題。

中國離不開的關鍵企業

位於雷賓斯克的土星科研生產聯合體擁有一百多年歷史。從蘇聯時代起,這家企業就為蘇聯的許多戰鬥機,戰略轟炸機和運輸機開發製造引擎,其中包括用在航母上雅克式垂直起降戰機,著名的圖-144超音速客機等等。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所開發的第一款民用客機蘇霍伊超級噴氣機-100,以及目前正在試飛中,更大型的第二款民用客機伊爾庫特MC-21等都由這家企業開發和製造引擎。伊爾庫特-MC21也是中國目前開發的C919民用客機的主要競爭對手。

裝備俄羅斯和中國空軍的伊爾-76運輸機,中共自己研製的運-20軍用運輸機同樣都採用土星科研生產聯合體的引擎。但不久前俄羅斯媒體曾報道,中國(中共)已開始用自己的WS-20引擎取代土星科研生產聯合體的D-30KP-2引擎裝備在運-20運輸機上。

俄羅斯大型水面艦艇的動力裝置過去都依賴烏克蘭。2014年烏克蘭停止合作後,土星科研生產聯合體開始為幾款主要的遠洋護衛艦和登陸艦等俄羅斯海軍水面艦艇研發製造引擎以取代烏克蘭產品,其中包括「歐洲野牛」式氣墊登陸艦,11356型護衛艦等。中國幾年前曾從烏克蘭採購了4艘「歐洲野牛」式氣墊登陸艦。俄羅斯也曾把大批的11356型護衛艦出售給印度。#

(轉自美國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