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中科院科學道德委員會周二(26日)公佈了一份調查報告稱,中科院道德委員會主任裴鋼院士的論文,沒有發現造假,並稱以後將不再對相關舉報進行調查,以此回應首都醫科大學校長饒毅對裴鋼的舉報。但外界對官方的說法多持不信任態度。

官方結論民間不信任

中共科技部已在上周公開通報了對包括首都醫科大學校長饒毅本人在內的5名學者,一年多前被舉報涉學術造假的調查結論,稱5人都「未發現有造假」。

2019年11月饒毅被人舉報學術不端之後,對中科院院士裴鋼、武漢大學醫學院李紅良、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耿美玉發起的反舉報,引發了一場學界大地震。如今,在科技部和中科院對雙方給出了相同的調查結果後,就此畫上了句號。

不過網民對官方的結論通常持不信任的態度,也有自媒體人士在推特發文表示,只要搭上中共「千人計劃」的科學家,最後都難有善終。

一名姓何的學者27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饒毅挑戰學術腐敗的做法,獲得了民間的輿論支持,甚至是力挺。饒毅作為中共千人計劃的發起人,因為政治的因素發表了反美聲明,近年已被美方拒簽,饒毅的實際利用價值不大,目前已被邊緣化,他在大陸的處境已經很尷尬。她表示,大陸學術圈內腐敗問題嚴重,甚至可以說是很荒唐,體制內的人恐怕都有這個問題。大家很多時候都是敢怒而不敢言的。比如說,那最高的那個(習近平),他那個博士論文和學位都是假的。

港媒:很多高學歷官員是草包

本報記者用「學術造假、大陸、院士」在谷歌上搜索,搜出的相關報道超過1百萬條,當中包含大量已經被證實造假、撤銷了論文的科學家的名字,也有很多事已經被舉報但還沒有結論的人。學術造假,學位造假的腐敗現象,不但在大陸的學術界、科技界存在,在中共官場更可以用「氾濫」來形容。

據中共黨刊《半月談》2018年的一篇文章稱,翻查142名「十八大」後中共黨政系統省部級以上落馬高官的履歷,發現落馬貪官的高學歷「速成多,跨界多,名校多,疑點多」,不少高官還擁有院長、教授、高級工程師、博士生導師等頭銜。其中48名博士高官中,有26人跨界,占54%;66名碩士高官中,有33人跨界,占50%。

比如,中共前天津政協副主席、公安局局長武長順工作四十餘年間,從未離開過公安行業,卻獲得了工商管理碩士、工學博士和高級工程師的頭銜,其博士所學專業還是專業性極強的機械設計及理論。

中共雲南省前副省長沈培平本是中文專業,經過某黨校函授學院在職研究生班學習後,於2007年跨界取得了北京某名校自然地理學專業的理學博士。五個月後,他被聘為該校資源學院兼職教授。

不少落馬官員基礎學歷差,甚至沒有基礎學歷,但他們都能在短時間內取得相關學歷。如,中共河北省委前書記周本順不僅是管理學、法學雙博士,而且僅用一年就獲得了武漢大學的法學博士學位。

中共山東省前副省長季緗綺,2005年1月從某名校現代遠程教育學院工商管理專業本科畢業後,僅過了五個月,就獲得了該校國際商學院高級管理人員工商管理碩士學位。

此外,落馬貪官往往擁有多張文憑,呈現重合交叉學歷。如中共陝西省前副省長馮新柱在擔任銅川市長期間,參加了某黨校在職研究生班學習和西安交通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高級管理人員工商管理碩士研究生班學習,兩者的重合時間接近兩年。

上述類似情況在中共官場比比皆是。因此,有香港媒體表示,雖然很多中共部長、省長、書記的學歷看上去「富麗堂皇」,博士、碩士一大把,但實際上,不過是帶上高學位帽子的草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