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一幅印有「拒絕中共」英文字樣的巨大橫幅在一架小型飛機的拖曳下,飄過西澳湛藍的天空。在兩個半小時的飛行途中,大約10萬人目睹了這一震撼人心的場面,也看清了這條發人深思的訊息。

橫幅上用英文寫著SAY NO TO COMMUNISM——REJECTCCP.COM,意思是對中共說不,後面附帶的是「拒絕中共」的簽名網站。

活動的目的是「喚醒」

飛機的拖橫幅活動的組織者卡倫丹尼爾鄧斯科。(由卡倫丹尼爾鄧斯科提供)
飛機的拖橫幅活動的組織者卡倫丹尼爾鄧斯科。(由卡倫丹尼爾鄧斯科提供)

現年37歲的卡倫丹尼爾鄧斯科是這次活動的組織者。她對《大紀元時報》表示,她感到必須讓人們知道中共(CCP)企圖在全球範圍內顛覆自由,破壞文化和傳統,當然也包括澳洲。攝影師維克多伯納爾說,他參與本次活動的目的是「喚醒人們對共產政權邪惡本質的認識」。

「我需要做一個橫幅,警醒人們意識到中共的邪黨文化和對澳洲的滲透」,卡倫說,目前發生的很多事情都與中共有關,「這是個讓大家質疑中共的本質和企圖的耳目一新的辦法」。

「『抵制中共』(SAY NO TO COMMUNISM)是喚醒民眾,徵簽網站(RejectCCP.com)是給覺醒的民眾提供一個平台,讓他們行動起來到網站簽名。」卡倫補充道。

去年12月20日,飛機掛著長長的橫幅從簡達科特機場起飛,經過庫吉(Congee)海灘,然後折回珀斯市(Perth)的天鵝河(Swan River)繞行一圈後,再沿海岸線北飛,最後南下回到庫吉海灘後返還機場。

38歲的傑森摩爾報道本次事件。他越來越擔心共產主義對西方社會的影響,包括在澳洲的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份子的政治活動、媒體偏見、審查制度、對自由言論和其他公民自由的扼殺。

傑森說,「絕大多數人沒意識到他們正在向共產主義過渡,對腐敗的媒體和政體毫不懷疑。

共產主義有百害而無一益

根據「拒絕中共」網站披露,共產政權在中國害死了8千萬人,現在它企圖像控制中國一樣統治全球。

網站指出,在全球範圍內,中共逐漸地滲透到越來越多的大學、新聞媒體、政府和國際機構,損害了經濟發展、國家安全和道德結構。

卡倫堅信共產主義有百害而無一益。「起初有人覺得它挺好,但它的核心是黑暗邪惡的毒藥,」她說,「人們自己認識到中共對澳洲以及全世界的滲透,這是件好事。」

例如,據《悉尼晨鋒報》報道,去年12月初,位於珀斯的西澳新博物館由於華裔社區和總領事館的投訴,不得不調整部份涉及中國的電子展,因為在「2020年」的彈出窗口中描述的是「中共病毒(新冠病毒)起源於中國」。

該報道稱,珀斯一家中文媒體公司MostWA的張姓主管致信博物館,要求作出解釋,並報告給當地總領事館。張在信中說,「世界衛生組織、各國政府及相關部門對冠狀病毒起源未下定論。」

然而,根據《大紀元時報》關於中共病毒(冠狀病毒)特別報道和社論,中共官員早在2019年12月初就已經知道病毒在武漢出現,但是他們封鎖信息長達6周。他們甚至逮捕那些發出警告的吹哨人,指控他們散播謠言。同時動用嚴格審查制度,禁止任何有關疫情爆發的媒體報道。

拒絕中共成最熱門話題

這不是卡倫第一次做這麼轟動的事情了。早在2018年12月,她在空中就打出了啟迪人心的橫幅「真 善 忍—法輪功(Be Ture,Be Kind,Endure—Falun Gong)」。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為原則,性命雙修的古老修煉大法,由五套動作舒緩的功法組成。法輪功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然而在中國,從1999年起,一直被中共政府殘酷鎮壓和迫害。

卡倫看到印有普世價值「真、善、忍」的橫幅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她決定這次做得更有影響力,進一步揭露共產政權的殘暴。

傑森在現場報道「拒絕中共」空中橫幅的過程中,發現幾乎一半的人都沒有意識到共產主義的嚴重問題,不過深知中共企圖的人都強烈表達了反對共產黨以及反對其對澳洲的滲透。

攝影師維克多說,當天很多人仰頭看到高空中飛過的橫幅時,都情不自禁地鼓起掌來。

土木工程師勞埃德勒西努在海灘看到了飛機拖曳的橫幅,表示認同,同時表示擔憂中共對澳洲的滲透。(由維克多伯納爾提供)
土木工程師勞埃德勒西努在海灘看到了飛機拖曳的橫幅,表示認同,同時表示擔憂中共對澳洲的滲透。(由維克多伯納爾提供)

土木工程師勞埃德勒西努看到「拒絕中共」橫幅後表達了他的擔憂,「中共滲透至民主國家之廣,觸角延伸至政府決策高層之深,你看不到那些決定背後隱藏著甚麼。」他擔心地表示,如果澳洲政府官員被人控制,那麼政府還會考慮人民的權益嗎?「如果是中共扶植澳洲政府,那實質上說,決策是由中共制定的,而不是澳洲。」

鐵礦工人約翰勒柯努也看到空中的橫幅,同樣也是認同及擔憂。(由維克多伯納爾提供)
鐵礦工人約翰勒柯努也看到空中的橫幅,同樣也是認同及擔憂。(由維克多伯納爾提供)

鐵礦工人約翰勒柯努也看到了橫幅,上面的字引起了他的擔憂。他說,「我們給中共一路開綠燈,我不贊同這樣做。它不遵守我們的環境法律和準則,這樣一來,我們只會自己把自己搞破產了,最後完全落入中共的掌控中了。」

約翰又補充道,「中共正在佔領全球,我們應該拿回我們的掌控權,在本地製造產品反擊他們,因為在這場對抗邪惡的戰鬥中,我們正處於下風。」

維克多說,當天在庫吉海灘上,共產主義以及對澳洲的滲透是談論最多的話題。他遇到兩人,分別來自波蘭和葡萄牙,都深受類似共產政權的迫害,他們都說「共產主義真的太壞了」。

維克多說,人們在這個話題上都有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