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5日,習近平通過達沃斯論壇向拜登公開喊話,顯得咄咄逼人。拜登至今沒有直接回應,白宮新聞發言人普薩基(Jen Psaki)間接回應,並首提「戰略耐心」(strategic patience),看起來令中共的第一輪軟硬兼施落空了。

1月11日,習近平對內稱「時與勢在我們一邊,這是我們定力和底氣所在」。拜登就任美國總統前後,習近平似乎並未表現出應有的「定力」,卻試圖頻頻出招,沒想到碰上了拜登的「戰略耐心」。習近平幾乎一股腦打光了手裏的牌,下一波如何動作暫時也沒了主意。

全世界應該都在關心,拜登的「戰略耐心」是否能克習近平的「定力」,目前似乎看不出端倪,但越來越多的人應該會看到,美中關係很可能將進入一個新的風險期。

拜登的「戰略耐心」是甚麼?

拜登本人沒有出面解釋「戰略耐心」的內涵,但這個詞彙應該不是白宮發言人自己杜撰的。作為白宮發言人,普薩基知道甚麼該說,甚麼不該說。她也知道,中美關係是必須回答的問題,當然需要從拜登那裏得到明確的說法,才能對外說明。所以,「戰略耐心」應該是拜登本人的用詞。

從白宮發言人的話中看到,「戰略耐心」並非是拜登針對中美關係的系統策略,而是拜登需要較長的時間思考、制定相關策略,需要有耐心。

白宮發言人一開始就說:「複雜的評估才剛剛開始」,「需要進行跨部門的評估。國務院、財政部以及其它好幾個部門將評估我們如何行動。在涉及美中關係上,我們正在從耐心的方式開始(an approach of patience)。這意味著,我們需要與我們的盟國進行磋商。我們將與民主與共和黨人進行磋商。我們將允許跨部門的評估走完它的流程,再評估我們應該如何推進。」

這段描述很清晰,拜登並未確定對華戰略,仍然在等待他的團隊各自評估後匯總,然後再討論具體策略,這樣的過程需要時間,所以要「耐心」。拜登政府還需要與盟友協調,應該會更複雜,包括在國內與兩黨協調,也需要「耐心」。

因此,白宮發言人談到的「戰略耐心」,只是拜登團隊目前的工作方式而已,並不代表對華政策。在記者會上,關於對華政策的問題很多,包括特朗普實施的關稅、一系列禁令和制裁、習近平最新講話的回應等,白宮發言人實際小心翼翼,避免提及任何可能的政策變化。

在一再追問下,白宮發言人才說,「我想我們對中國(中共)的方式會保持過去幾個月的狀態」(I think our approach to China remains what it has been since — for the last months, if not longer)。

之後,她強調了「我們正與中國(中共)展開激烈的競爭,與中國的戰略競爭是21世紀標誌性的特徵」,「中國(中共)的行為傷害了美國工人,削弱了我們的技術優勢,威脅了我們的同盟關係和我們在國際組織中的影響力。我們在過去幾年看到的是,中國在國內越來越專制,在國外越來越強勢。北京現在在明顯挑戰我們的安全、繁榮和價值觀,這要求美國採取新方法。」

白宮發言人也特意強調了拜登的看法,她說,「總統的觀點是我們需要採取更好的防衛」(the President's view is we need to play a better defense),包括「讓中國(中共)對其不公平和非法行為擔責,確保美國技術不會為中國的軍事建設提供便利」,「確保中國公司無法挪用和濫用美國人的數據」,「需要一個全面的戰略和一個更系統的方法來解決所有這些問題」。

白宮發言人的描述很清晰,目前拜登團隊還在最初的評估中,需要耐心來制定全面的對華政策,目前還沒有明確表示要改變以往特朗普的對華政策。

因此,「戰略耐心」這個詞彙並非那麼重要,只能表明拜登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有清晰的對華政策。人們應該關心的是,拜登的模糊政策到底會持續多久,或者說,拜登是否會儘可能長時間地持續這樣的模糊政策,如同他在競選總統時的模糊對華策略一樣。但習近平顯然難以適應這樣的耐心。

習近平還能保持「定力」嗎?

近期習近平下令採取的一系列動作,包括他本人在達沃斯論壇的講話,都表明他實際無法保持「定力」。在中美無法直接溝通的情況下,習近平才不得不公開對拜登喊話,這在國際外交上實際很罕見,但並未奏效,拜登用「戰略耐心」表明,他正在避免與習近平的直接互動,而且時間可能不會短。

習近平喊話要求拜登承諾「維護全球產業鏈供應鏈順暢穩定」,「國際上的事由大家共同商量著辦,世界前途命運由各國共同掌握」,「不能由一個或幾個國家發號施令」,還代表發展中國家要求拜登承諾「科技成果應該造福全人類」,不要「動不動就搞脫鉤、斷供、制裁」、「貿易戰、科技戰」,還要求拜登放棄「意識形態偏見」、「不干涉別國內政」,「不搞衝突對抗」、「冷戰、熱戰」……

習近平實際希望儘快與拜登會談,並提前喊高了價碼,但拜登用一句「戰略耐心」,暗示短期內沒有會談的可能。拜登連俄羅斯總統普京都通了電話,唯獨撇下了習近平,習近平自然更沒法保持「定力」了,但似乎該出的牌也都出得差不多了,暫時又無計可施。

1月26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直接要求「美國新一屆政府能夠吸取特朗普政府對華錯誤政策的教訓」,表明中共確實黔驢技窮了。

過去的幾個月,中美外交一直在「無線電靜默狀態」,拜登至少目前還維持這一狀態。自認為是美國通的楊潔篪,還曾與蓬佩奧見過一次面,如今卻沒有了機會。無奈之下,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又受命出場了。

1月26日,崔天凱接受央視專訪,再談中美關係。然而,崔天凱的出場卻很尷尬。目前的信息表明,崔天凱沒有出席1月20日拜登的就職典禮,可算是一大敗筆。

央視的訪談中,主持人詢問「注意到在拜登就職當天」,崔天凱僅「表示了祝賀」。崔天凱迴避了這一話題,僅稱「拜登總統當選的時候,習近平主席向他發去了賀電」。

幾乎可能斷定,崔天凱當天確實沒有出席,應該主要因為拜登邀請了台灣駐美代表,中共的賭氣行為,不但失了外交禮儀,更失去了直接溝通的良機。不能排除,拜登團隊很可能預料到這樣的結局,才故意而為。

主持人還引導性地稱「拜登可能也是您的老朋友了」,崔天凱卻回答,要「聽其言、觀其行」。主持人還自稱「中國在中美關係上一直保有足夠的耐心」,崔大使卻回答要「只爭朝夕」,「不要浪費任何時間」。

主持人還問,是否「美國換誰當總統中美關係都好不了?」崔天凱僅用套話回應,沒敢直接回答。主持人詢問中美貿易戰,崔天凱的回答很矛盾,一面說「可以奉陪到底」,一面又說「中美第一階段的經貿協議,應該說這個協議有利於兩國……我們還是做了很多努力執行這個協議」。

央視主持人沒能很好配合,崔天凱回答很尷尬,都透露了中共高層的無奈。崔天凱的話表明,中共高層不可能在這樣的無奈中靜心等待,接下是否可能完全喪失「定力」、鋌而走險呢?

中美關係或進入另一個風險時期

拜登表示要耐心等待,中共高層顯然沒有耐心等待,必然陷入兩難選擇。

中共的一系列高調動作,表面強硬,實際仍然要求和,只不過想喊高價碼而已。但中共高層應該在某種程度上卸下了之前對特朗普的懼怕,顯得膽子大了很多,姿態明顯擺高。為了壓制拜登最大限度地讓步,中共亮出了某種好戰的架勢。

拜登的「戰略耐心」相當於掛出了免戰牌,既不應戰,也不急於談和。這樣的姿態雖然可能為拜登贏得迴旋空間,卻可能令中共高層走向極端。

中共高層應該知道中美的實力差距,也應該知道中國太需要美國,虛張聲勢實際只為以戰求和,暫時應該沒有真的要戰。面對拜登的免戰免談,中共高層變軟的可能性較小,繼續強硬的可能性更大,果真如此,美中關係的風險實際在升高。

拜登的免戰牌,很可能被中共解讀為示弱的表現;拜登表示要聯合盟友,中共很可能認為美國新政府不敢與中共單打獨鬥,至少是某種猶豫;拜登稱需要耐心評估、制定全面的對華政策,同時也沒有確認會延續特朗普的對華政策,這同樣會令中共高層誤判。

拜登目前的態度,幾乎無法令中共高層主動放軟,中共高層在激烈內鬥中也不可能放軟,相反卻可能導致中共高層亮出更大的挑釁動作,繼續大幅度試探美國新政府的底線,迫使拜登回應。拜登模糊的時間越長,這樣的風險越高,衝突升級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拜登的「戰略耐心」短期內或許能迴避一些麻煩,但稍微長久看,卻可能產生更嚴重的對抗和衝突,這是中共的本質所決定的。中共高層實際已經產生了誤判,也不再保持面對特朗普政府的低調。或者說,特朗普明確的脫鉤政策,實際嚇阻了中共的野心和咄咄逼人;拜登的模糊政策,卻令中共正在重拾爭霸之路,中美之間更大的對抗恐怕在所難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