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進步派人士喜歡談論他們「改造」(transform)美國的計劃。巴拉克奧巴馬總統(Barack Obama)就經常使用這個詞。祖拜登(Joe Biden)在他自己的競選活動中也採用了這個詞。但這個詞到底是甚麼意思呢?

讓我們快速瀏覽一下現在已經公開討論的這些進步派提案,答案悚然:他們所追求的其實不外乎就是改變政體。

這個目標有多激進呢?其實每當新政黨贏得大選時,政權都會發生變化——但這種變化僅僅是行政管理上的變化。而真正的改變政體只有在一個國家的政府結構經歷了根本性重組時才會發生。說白了,它非常激進。

美國上一次的政體改變發生在1789年,當時我們拋棄了《聯邦條例》改以支持《憲法》。在過去的230年中,這個健全的政治制度經歷了多屆不同政府。幾乎在這整個歷史進程中,我們都擁有廣泛的共識,尊崇建國之父們以及他們留給我們的立憲共和國。

所謂進步主義者從來沒有遮掩過:它們不是共識的一部份。對於進步主義者來說,美國自成立就沒離開過種族主義。《憲法》不過是真正的奴隸主(諸如華盛頓和謝佛遜等)與樂意使奴隸制合法化的人(諸如亞當斯和漢密爾頓)之間的一個協議而已。

甚至是稍後出現的反奴隸制的英雄們——包括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泰迪羅斯福(Teddy Roosevelt)和小馬丁路德金都侮辱了當代進步主義者的情感。他們的愛國熱情,對美國夢的信仰,以及關注融合而並非獲得賠償,這些都標誌著他們在道德上的缺失。

對於幫助保護「系統性種族主義」得以持續兩個多世紀的的政府架構來說,進步派沒甚麼建樹。當這種政府架構可以服務於他們的目標時,他們當然不反對,但他們把專門設計的延遲機制視為邁向正義的不必要的障礙,例如三權分立,限制政府權力和保護少數派的觀點。

因此,進步主義者——作為控制拜登和民主黨的力量——提出了一個如此激進的變革性重組議程就不足為奇了,而這個議程將帶來改變政體的影響。

儘管其中部份內容已經毫不掩飾地展示了好多年了,但當進步主義者剛剛預見到在即將到來的大選中有可能取得重大勝利時,他們就把其它的內容隱藏起來了。

變革議程

2019年彈劾案的核心內容是「妨礙國會」,這項新指控旨在剝奪總統在他可能尋求或接受任何建議時進行保密的資格。如果國會能夠調查和審查總統所做的一切,那麼總統將會聽命於國會,任國會隨心所欲。

全國性的禁令將地方法院法官的政策判斷提升至總統之上,在對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空前的反對聲中遍地開花。

還有填塞最高法院(Court-packing)達到增加更多法官席位,以此改變內部自由派和保守派系的實力對比——如今主要的民主黨人都在主張這個做法,而拜登和賀錦麗(Kamala Harris)更是樂意至極——因為這將改變最高法院的性質以及法院、國會和總統職位之間的關係。

消除立法方面的障礙將有效地剷除參議院內部少數派觀點的權利。也不必再為創造新力量來挑選新的州以保全進步勢力。而取消選舉人團將從根本上改變聯邦選舉的性質——這會增強進步派佔主導地位的城市地區的勢力,而犧牲他們不佔優勢的農村地區。

另外開放邊界和大赦將改變美國人民的架構,缺乏常識和缺少公民責任感的人會越來越多——這樣一來就有利於進步派傳授他們的完全消極的美國歷史觀。

選票收集和聲稱可以促進參加投票的其它方案必定會降低我們選舉的安全性和可信性——這為政府和黨派官員通過欺詐來保住自己的職位鋪平了道路。

庇護城市和毒品合法化在暗示個別州可以選擇退出聯邦法律中不符合進步主義思想的部份。利用進步派州長和市長的法令設立「緊急」條例以破例允許他們認為必要的活動,同時禁止其他所有人改寫政府與公民之間的關係。

進步派審查「仇恨言論」的企圖始於他們開始定義仇恨言論——從而將言論自由定為犯罪。在對《第一修正案》的進一步打擊中,進步主義者到處嘲笑那些聲稱因信仰宗教而選擇退出進步意識形態的人為教條主義者。而《第二修正案》也很難更好地發展下去;進步主義者將會儘快地終止美國人私人擁槍的權利。

綜上所述,進步主義者希望改變的是:我們理解自己的歷史的方式、對少數派觀點的保護、美國公民的性質、全民選舉的內涵、三權分立、最高法院的作用、各州與聯邦政府之間的關係、公民的基本權利、對政府作用的限制,以及至少第一和第二修正案。

那就是進步主義者尋求的「改造」。那就是政體改變的樣子。如果他們成功了,美國的確仍在這個世界上,只不過那時的美國將不再是這個曾經幾代人深愛並捍衛的美國。

作者簡介

布魯斯艾布拉姆森(Bruce Abramson)博士是B2 Strategic的負責人,ACEK基金的高級研究員兼董事,並著有《美國復興:贏得美國第二次內戰》(American Restoration: Winning America's Second Civil War)一書。

原文The Progressive Transformation Is Regime Chang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