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2日,是我從北京飛抵美國紐約六周年紀念日。一轉眼,我已進入在美國生活的第七個年頭了。時光飛逝,滄桑巨變。

近些年來,常看到我曾經的老同事被提拔重用的報道。

1月22日至24日召開的中紀委五次全會上,我曾經的老同事傅奎,被提拔為中紀委副書記。傅奎1962年生,大我一歲。我們曾同住北京亞運村的一棟樓,同坐一輛班車上班,同在一處辦公樓工作,當時,傅奎是正處級官員,我是副處級官員。如今,傅奎已成為正部長級官員。作為從政的人來說,能夠被提拔重用,自然是一件好事。

去年10月,我曾經的老同事孟祥鋒,被提拔為中央辦公廳常務副主任。孟祥鋒1964年生,比我小一歲。我在中紀委監察部工作時,孟祥鋒在《中國紀檢監察報》當記者,經常看到他在一線的採訪報道。短短21年間,孟祥鋒也成了正部長級官員。有報道說,孟祥峰「今後將可能成為中南海大管家」,「中共二十大有望進入政治局並兼任中辦主任」。

去年3月,我曾經的老同事孫立成,被提拔為濟南市委書記。此前,孫立成先後任貴州省副省長、山東省副省長、山東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等。當年,孫立成曾任中紀委常委傅傑的秘書。一度,傅傑選定我接替孫立成擔任他的秘書,但因時任中紀委書記尉健行反對而作罷。孫立成早在2016年就成了副省(部)級官員。

以上三位,都是我的老領導尉健行擔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時的老部下,無疑都是受現任中共最高層領導信任的人,因為副省(部)級及以上官員的任命,必須經中共政治局討論通過。從老百姓的角度說,三位都是有「錦繡前程」的「60後」高官。

1月22日,習近平在中紀委五次全會上講,腐敗仍是「最大風險」,威脅「政治安全」,要如何如何。上面提到的我的三位老同事,都是長期從事反腐敗工作的,對於中共到底已經腐敗到甚麼程度,都心知肚明。

習近平上台的頭五年「反腐打虎」,查辦了440個副省(部)級及以上高官。2015年9月1日,香港有中共軍方背景的《環球新聞時訊》雜誌,發表了《黨政軍老虎扎堆 源頭難辭其咎》一文。文章稱,被習抓捕的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前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前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為新「四人幫」。

文章寫道:「新『四人幫』其實依附著一個共同的『老闆』」。這個共同的「老闆」是誰呢?作者明確指出,就是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此前,新「四人幫」的問題一直有人舉報,但是,就因為「江澤民的庇護,這些人非但未受查處,而是官運亨通、不斷陞遷。就這樣,大傘護小傘,蔚為壯觀,組成了如今最為龐大的中國腐敗網」。

文章稱:「對權力的眷戀,倒行逆施,讓身處權力頂點十餘年的江澤民,親手打造了一張巨大的貪腐網絡,提拔了無數巨貪。從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三人所犯之事就可以看出,當時的中國,上樑不正下樑歪,骨子裏已經壞了,爬滿了蛀蟲。」

也就是說,江澤民是當今中共黨政軍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當時,習近平講了很多狠話,直接批「太上皇」,聲稱反腐敗「上不封頂」,「任何人都不能心存僥倖,都不能指望法外施恩,沒有免罪的『丹書鐵券』,也沒有『鐵帽子王』」。但是,時至今日,習近平動江澤民了嗎?習不抓捕江澤民,談反腐敗,怎麼反?無非繼續選擇性反腐而已。

「江澤民利益集團」的第二號人物曾慶紅,當中央組織部長時,或當分管中央組織部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時,提拔重用了一大批嚴重腐敗分子,包括「上海幫」、「江西幫」、「石油幫」、「港澳幫」、「國安幫」的許多高官。

曾慶紅家族,可能是僅次於江澤民家族的中共最腐敗家族。曾慶紅的兒子曾偉,2008年,在澳洲花3,240萬澳元(約合2.5億元人民幣),購買了一棟超級豪宅,且不是分期付款,是一次付清。之後,曾偉提出再花500萬澳元(約合4千萬元人民幣)翻新豪宅,被當地政府拒絕,消息傳出,轟動整個澳洲。當地媒體對此有詳細報道。2010年4月,澳洲媒體Fairfax證實:曾偉是通過「投資移民」移居澳洲,2009年獲澳洲永久居民身份的。

曾慶紅有個弟弟叫曾慶淮,曾慶淮有個女兒叫曾寶寶。曾寶寶是香港花樣年集團的創始人、最大股東、實際控制人,多年一直隱居幕後。去年1月,曾寶寶高調復出,親自擔任花樣年地產集團行政總裁,同時,擔任花樣年中國集團戰略規劃委員會主席,在北京、上海、深圳、武漢、成都「五大區域」,全面擴展其「事業版圖」。與「花樣年」有密切關係的中共政要有多少?最近因貪腐17.88億元被判死刑的前中共華融公司董事長賴小民,是其中之一。

2015年2月25日,中紀委網站發表署名「習驊」的文章《大清「裸官」慶親王的作風問題》。外界普遍認為,「慶親王」暗指曾慶紅。不少人據此推斷,習近平可能準備抓捕曾慶紅了。但是,時至今日,習抓捕曾慶紅了嗎?習不抓捕曾慶紅,而談反腐敗,也就是抓幾個「倒楣的」而已,決非真反腐。

還有,2015年1月16日,中紀委網站宣佈,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之後,牽出流亡美國的中國億萬富豪郭文貴。2017年4月19日,中共外交部證實,已要求國際刑警組織對郭文貴向成員國發出「紅色通緝令」。

這裏,不涉及郭文貴與馬建的關係問題,著重談另一個與中共到底有多腐敗相關的問題。中共十九大前夕,2017年5月24日,中共國家安全部紀委書記劉彥平一行四人,到美國紐約第五大道荷蘭雪莉酒店18層郭的住所,與郭進行了長時間的談判。

劉彥平與郭文貴談判前,在國內,已對郭做出兩大讓步:一是承諾派專人將郭的妻子岳慶芝、女兒郭美送到美國來;二是將被關押的郭的四哥、六哥釋放了。在2017年5月24日的具體談判中,劉彥平親口保證:郭的妻兒可自由出入中國;只要郭願意配合,停止爆料中共腐敗問題,可以保釋郭的侄女郭麗傑等。

試想一下,當時,郭是中共的「紅通要犯」,中共竟然派一個副部級高官,專程到美國與之談判,竟然主動派專人把郭的妻子女兒送到美國,竟然答應郭一個又一個條件。這說明了甚麼?很顯然,中共高官百分之百有嚴重犯罪證據在郭手上。

尤其是,劉彥平在談判中,還跟「紅通要犯」談了中共最高層的腐敗問題,如時任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在習近平的辦公室搞竊密行動;他老婆谷麗萍,在民生銀行,三年不上班,一年拿三百多萬,吃空餉。關於薄熙來,劉彥平說:他當大連市長時,看上一個女模特隊的隊長,兩人好上後,這個模特說,她和一「漁村」(飯店)老闆有矛盾,請薄熙來幫她出這口惡氣。結果,薄熙來「就把人家哥仨給辦了」。咋辦的呢?兩兄弟被羅織罪名關進監獄,老三被殺害。

劉彥平在美國與郭文貴談話,都被錄了音。這個錄音被放在互聯網上,在海外,人人都可以看到、聽到。幾乎與劉彥平到美國的同時,時任公安部副部級官員孫力軍也到了美國。身在華盛頓的孫力軍,多次反覆給郭打電話,提出:無論如何,要跟郭見上一面。由於美國聯邦調查局堅決反對,最終沒見成。孫力軍與郭文貴的通話,也全部被錄了音,在網上也可以看到、聽到。

劉彥平、孫力軍兩個中共副部級官員到美國見郭文貴,透過錄音及根據錄音整理的文字,可以清楚地看出,中共高層極端腐敗的黑幕,遠遠超出老百姓能夠想像到的程度。

2013年1月,十八屆中紀委二次全會上,習近平發起「反腐打虎」運動;到2021年1月,十九屆中紀委五次全會上,習還在講腐敗是中共面臨的最大風險。為甚麼?中共這個黨本身,就是最大的問題之所在。

中共到底是個甚麼樣的黨?我經歷了一個痛苦的認識過程。我曾師從「當代中國著名馬克思理論家」高放教授,曾經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曾經是《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起草小組成員之一,曾經是《中國共產黨黨員權利保障條例(試行)》的釋義者之一,曾經是中共中央國務院所在的北京市西城區合法公民。

我從1995年5月3日開始修煉法輪功。到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之日,這是到當時為止我有生以來各方面表面最好的4年多。然而,僅因為我就法輪功問題向江澤民講了真話,從1999年「7.20」當天起,我被隔離審查。之後,被開除黨籍,辭退回家。之後,成為「公安部重點監控對像」,我的住所和行為受到公安機關長時間沒完沒了地非法監控。

為維護我正當合法的權益,我開始以寄掛號信的方式,跟包括江澤民在內的中共最高層官員表達訴求。但是,無論我引用毛澤東、鄧小平的話,還是引用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的話,沒有一位中共最高層官員,按照毛、鄧、江、胡、習的話做。我引用中共制定的憲法等法律法規的明文規定,沒有一位中共最高層官員「依法辦事」。中共最高層官員,有一個,算一個,全都說一套,做一套。這到底是為甚麼?我百思不得其解。

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在認真閱讀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中共從根上就是邪的。中共的老祖宗,不是中華民族的列祖列宗,而是西方信奉撒旦的馬克思;中共的理論源頭,不是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而是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其實質是「假、惡、鬥」;中共不是在中華大地上土生土長的,而是在「國外敵對勢力」——蘇聯共產黨的操控下建立的;中共的歷史,前28年是不擇手段顛覆中國的合法政權——中華民國,後71年是不擇手段維護中共極權統治;中共黨員,生前不是炎黃子孫,而是馬列子孫,死後都要去見馬克思。

到美國後,我靜下心來,細緻研究了一下「百年共產黨歷史」。每當我深入歷史的深處,看到那些邪惡醜陋至極的東西的時候,常常兩眼望著窗外,半晌無語,心裏一遍又一遍地說:「人類歷史上找不到比中共更壞的黨了,真正了解中共真相的人,沒有一個人會相信中共。」

當我看到美國參議員約翰‧甘迺迪說「絕對不能相信中共,永遠都不能相信,即使中共死了兩天,也要防止它裝死」時,我認為,他是真正明白中共是怎麼回事的美國人。

經過幾年的研究,我得出的結論有五:第一,中共是全世界殺人最多的政黨;第二,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賣國政黨;第三,中共是全世界破壞傳統文化最邪的政黨;第四,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國家恐怖主義政黨;第五,中共是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

千百年來,中華民族的列祖列宗都信神敬神,相信「人在做,天在看」,「頭上三尺有神明」,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時辰一到,全都遭報」。但是,中共當政71年來,一直在宣傳無神論、唯物論、鬥爭哲學等,不相信做壞事老天爺看得一清二楚,只相信眼前看得見、摸得著的實實在在的金錢、美色、物質享受等,與天地人鬥,其樂無窮。

到今天,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樣天怒人怨、人神共憤的事,中共敢幹;動輒貪腐上千萬、上億、十幾億,甚至更多億的錢,中共官員敢幹;炸佛像、毀神像、燒十字架、改聖經、拆教堂等,中共敢幹;將中共十九大報告說成是「當代的佛經」這樣誹謗佛法的話,中共佛教協會副會長印順居然也敢說;習近平一直在高喊「鬥爭」,因為反習、政變、兵變的陰影籠罩著習,讓他寢食難安。這一切,皆由於中共這個黨是人類有史以來最邪惡的黨所致。

至今天,中共已經走到窮途末路。去年,中共人禍導致大瘟疫(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這是中共給全人類帶來的最大一場災難。這場大災難反過來作用於中共,也給中共以巨大、沉重、猛烈的打擊。最近,有丹麥科學家說,2021年,新一波瘟疫將像海嘯一樣席捲而來。果真這樣,新一波瘟疫將給中共帶來更致命的打擊。

今天看到一則新聞:1月26日,內蒙古十三屆人大四次會議開幕時,自治區主席布小林做政府工作報告時突然暈倒。在台上坐著的一些官員紛紛站起身來,緊接著,五、六人跑上去將講台前的布小林拖走。不知是否感染「中共病毒」所致?

最近,讀到85歲高齡的孫樂之先生的文章《我是如何徹底認清中共本質的》,深有同感。孫樂之是中共建政後第一批赴蘇聯留學的留學生,曾就讀於前中共國務院總理李鵬的母校——莫斯科動力學院。從學成回國到重新回到莫斯科,成為第一家中蘇合資企業的負責人,再從俄羅斯流亡美國,孫樂之親歷了中共的各種欺騙與高壓。如今,僅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堅持信仰「真、善、忍」,孫樂之有家不能回,有國不能歸。

2004年《九評共產黨》發表不久,孫樂之就跟太太一起聲明退出中共及其一切組織。文章的最後,孫樂之希望他當年的老同學、老朋友、老同事,都能認清中共本質,遠離中共,平安度過目前這場大瘟疫。

受孫樂之先生的啟發,加上正好看到我的老同事傅奎被提拔為中紀委副書記的消息,特寫此文,跟國內的親朋故舊說一說心裏話。

這裏,我也衷心地希望我在國內的老同學、老朋友、老同事,都能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與血債纍纍的中共劃清界線,抓緊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三退」,在新一波席捲全球的大瘟疫中,能夠平平安安度過劫難。

神看人心。如果國內的老同學、老朋友、老同事要「三退」的話,可以真名,也可以化名,在大紀元退黨網站聲明「三退」。網址是:https://tuidang.epochtime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