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漢封城一周年之際,1月23日凌晨,香港政府突然封鎖佐敦一帶,直到1月25日凌晨解封。「封區」除了影響居民生活外,也令商舖損失嚴重。有餐廳老闆希望政府給予補償。也有消息指港府亦關注油麻地果欄一帶疫情,令外界揣測會否隨後有「封區」或類似安排。

1月25日下午,油尖旺區議會副主席余德寶、佐敦北議員何富榮與兩名餐廳老闆開記者會。余德寶表示,他們訪問了30間餐廳或商店,封區造成每個商戶損失4千至6萬元,總損失約50萬元。

調查:商戶損失4千到6萬

當局在1月24日晚公佈,封鎖範圍找出13個陽性個案,陽性比率約為0.17%,比率與其它檢測計劃差不多。余德寶認為封區檢測並不必要,「成效低落,絕對勞民傷財,極度擾民」。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1月24日曾前往佐敦封鎖區視察。他承認安排有所不足,但是表示不會賠償。余德寶批評,張建宗的說法「冷血、涼薄」。

余德寶表示,他們要求政府提供商戶一筆過2萬元現金補償,或者商戶損失的一半金額。他認為這不是一個過分的要求,因為如果政府提早通知商戶有關安排,可以減少很多損失。

餐廳批不通知 致額外損失

位於上海街、北海街交界的一間快餐店,售賣各類包點、炸點、小食等。老闆羅先生也在封鎖區內居住。他憶述,1月23日凌晨4時許,他正打算去店舖開門,才發現樓已經封了,不能出門。「感受無法形容,下樓下不了,舖頭去不了,去收拾東西也不行,怎麼辦呢?」

在政府封鎖佐敦之前,媒體已經有消息傳出。另一間位於上海街的餐廳老闆陳先生表示,他在封區前已經在網上得知消息。不過,他覺得他所在的街道沒有確診個案,應該不是封鎖的範圍,所以他照常安排員工上班,並準備了食材。

余德寶指,油麻地街市等地的商舖,在封鎖前已經收到食環署通知,但是不知為何卻漏了上海街的商舖。

羅先生估算,自己的店舖損失約3萬元。他心痛地說,今日來店舖主要是清理需要丟棄的食物,倒掉了大批原材料,以及做好的點心、飯菜。陳先生則表示,自己的店舖較小,損失大約2萬元。

羅先生也說,這次接受區議員訪問的商戶中,損失最慘重的是一間較大規模的外賣店,平時主要向寫字樓供應餐飲。由於外送人手較多,加上準備了大量食材,封區2日損失達到6萬元。

解封後街道冷清 望政府重建市民信心

封區期間,街上走動的都是政府檢測人員。(宋碧龍/大紀元)
封區期間,街上走動的都是政府檢測人員。(宋碧龍/大紀元)

余德寶表示,雖然目前佐敦已經解封,但是市民仍然擔心佐敦的疫情,「外人未必有信心再來佐敦購物」。他希望政府幫助重建信心,多做一些清潔街道的工作,做一些正面宣傳,不要令佐敦被污名化成為「疫區」。

羅先生表示,他今日開店後,從早上到下午只做了2、3百元的生意。附近的燒臘店也是冷冷凊清。他說:「你政府講一句封城,就了事,放寬就放寬,叫他(張建宗等官員)下來看看這條街,放寬之後有沒有人行過?有沒有人進這個區?沒有。」

羅先生店舖對面一間售賣禮佛用品的小舖,除了老闆娘之外,空無一人。她透露,今日開門以來,到下午4時,一個客人都沒有,而她的店舖租金平均每日約2,000元。

佐敦指定區雖然已解封,但每棟樓宇出入口都有防疫人員檢查居民進出。(宋碧龍/大紀元)
佐敦指定區雖然已解封,但每棟樓宇出入口都有防疫人員檢查居民進出。(宋碧龍/大紀元)

平日繁忙擠擁的佐敦區內街市,解封後異常冷清。(宋碧龍/大紀元)
平日繁忙擠擁的佐敦區內街市,解封後異常冷清。(宋碧龍/大紀元)

燕窩店生意稍好 盼港府做好封關

另外一間售賣燕窩等高級食材的店舖情況稍好。老闆梁先生在上海街開舖超過20年。他表示,今日重新開舖之後就有熟客光顧。臨近中國新年,有人來買燕窩,也有人訂盆菜。雖然生意不如往年,但是他仍然對過年的業績抱有希望。

當被問到是否支持區議員與商戶向政府要求賠償時,梁先生表示,如果政府有賠償更加好,不過他覺得可能性不大,在大陸被封的商戶也沒有賠償。

他提到,去年大陸疫情爆發的時候,一封數月,不能開門,一家人只能一人出來購物。他說:「我們香港因為是自由社會不會這樣做,但是萬一好嚴重要這樣做,我相信更加多人餓死。」梁先生希望香港政府能做好機場封關,不要讓病毒再從外國輸入。

對於解封後市面的情況,梁先生說,佐敦被封2日,只檢測出13個個案,顯示疫情並不嚴重,希望可以恢復市民來佐敦購物的信心。

他說:「我們始終是香港人,要繼續努力工作,這是我們打不死的精神。」

餐廳只有熟客幫襯

兩位餐廳老闆就顯得對前景不這麼樂觀。羅先生感慨道:「我們勤力都沒有用,勤力也要有人幫襯我們才行。」

當被問到是否期待新年生意會好,陳先生將生意寄託於疫情紓緩,但是他顯得比較悲觀。「越來越差,看不到前景,都不會有生意了。你看我們比較靜了,已經劃作疫情的時候,很多熟客都不敢來。就算他們來,我也呼籲他們去其它區吃飯,不要來疫區。」陳先生說。

在疫情下,餐廳受到限聚令、晚市禁堂食等影響,不少餐館倒閉或暫停營業。陳先生表示,由於不想失去熟客,他不打算停業,「如果我休息,令他們開不到飯」。雖然目前生意不好,但是幸好還有熟客幫襯,包括物流師傅,也有不方便煮食的劏房居民。「今時今日,可以過來幫襯的,全部是熟客,食開幾年的,才會對我們有信心,才過來食飯。」

封果欄 損失將數以億計

有消息指港府關注油麻地果欄一帶疫情,令外界揣測會否隨後有「封區」或類似安排。

政府專家顧問、中文大學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認為,果欄附近有不少大廈的住客染疫,有機會成為下一個封鎖區。

果欄老闆林先生希望政府如要封,要早點通知,可以入少一點貨,因為水果都是有生命的,都是入一個季度的貨,一年最好生意就是過年和中秋的日子,如果封鎖損失會很嚴重;對整個果欄收入的影響數以億計。

流動性高 難檢測

還有老闆罵政府高官無文化,果欄人買完就走,怎麼可能檢測?

也有商戶表示,現時疫情只是集中在果欄周邊的大廈,封區不應該封果欄。

亦有果欄的打工仔認為,政府防疫政策失效,令更多人淪為失業大軍。

衛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被問及油麻地果欄一帶是否需要封鎖時表示,可等稍後食衛局局長及民政局局長的記招會交代,她手上沒有詳細資料。

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表示,不論果欄或其它地方情況,當局都會密切監察,研究採用甚麼方法檢測屬最有效。

時評節目《升旗易得道》25日節目中質疑,若政府要在油麻地果欄一帶封區,將帶來多大的經濟損失?有果欄老闆已經表示,如果真要封區,就要低價速銷積存的生果,也有市民擔心不能上班。

節目主持人批評佐敦封區時,政府派發的應急食物包的選材不當,由於在油麻地、佐敦一帶聚居了不少外籍人士,當中不少是穆斯林人士,食物包有公仔麵和罐頭午餐肉等,不一定適合穆斯林人士的清真食物的要求,而且派發罐頭卻沒有同時準備罐頭刀。

時評:林鄭封區為「復仇」

林鄭政府到底在想甚麼?主持不太認為是北京進行微操作,細如封區決定不一定是北京直接管的,更有可能是特首林鄭月娥想出來的做法。


主持人認為,政府以油麻地果欄附近有確診個案增加為由,要將疫區和封區範圍擴大。如果要將果欄封區,對檔主造成多少的經濟損失,政府已經說明沒有賠償。檔主希望政府若決定封區,能早點通知,好讓檔主準備。

林鄭為何要搞這種大龍鳳?回溯幾個月前,政府大力推全民強制檢測,也有大量建制派議員反對,致令林鄭不能領功,林鄭相當不滿。主持人認為,今次的封區是林鄭「復仇」;向黃絲、商人、不聽話的藍絲等復仇。

主持人提到2019年9月份的全民檢測有178萬人參與,佔整體人口24%,即76%的人沒有參與。該次的確診比例是0.002%,確診個案是32宗。而上次的全民檢測費用是5.3億,即平均每宗確定確診個案費用是1,656萬!主持人指,上次全民檢測徹底觸礁,全香港都在罵林鄭政府,並認為,林鄭有共產主義思維,會藉機報仇,今次借佐敦事件,將其封區,預計她未來想封哪區就封哪區。「所以封區策略一方面是對不付聽話的人,同時對付不聽話的藍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