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澳洲研究所責任技術中心(The Australia Institute』s Centre for Responsible Technology)的最新報告,有五分之四的澳洲人表示,對於谷歌(Google)從用戶的搜索結果中,刪除澳洲新聞內容表示不滿。一月十三日,互聯網搜索巨頭谷歌承認,該公司正進行屏蔽澳洲新聞的「實驗」。

一月二十二日,谷歌出席了澳洲參議院委員會舉行的《新聞媒體議價法》草案聽證會,該法案要求谷歌與面書(Facebook)等科技社群平台向新聞出版商支付展示新聞內容的費用。谷歌威脅說,如果澳洲通過監管新法,讓谷歌為原創新聞內容付費,那麼谷歌就讓澳洲用戶無法再使用搜索功能。面書也曾威脅,如果澳洲通過該法案,他們將禁止用戶在平台上分享新聞。

隨著社交媒體科技巨頭針對用戶內容的審查與打壓,甚至幾大公司封禁了美國前總統特朗普的帳號,讓人們擔心科技公司成為言論自由的「裁決者」,開始替換更安全、隱密的通訊軟件。最近幾周內,全世界有許多人紛紛離開面書與推特(Twitter),因為他們受夠了這些公司無情的侵犯私隱、鮮明的政治偏見、特定的目標鎖定與廣泛的新聞管控。

在一月六日美國國會騷亂發生後的兩周內,那些「不審查內容」或「強調保護私隱」的社交媒體應用程式,如Parler、DuckDuckGo、Signal(信報)和Telegram(電報)的用戶數量激增。上周Telegram在短短三天內獲得了2,500萬新用戶,使總用戶人數超過5億。

此外,一款以「保護用戶數據私隱」為核心的社交媒體MeWe順勢崛起,下載量激增。自稱「反面書」的MeWe上周新增了250萬用戶,使其用戶總數達到1,600萬,且美國以外的用戶佔一半。MeWe優勢是沒有廣告,也沒有BS(數字營銷)。DuckDuckGo是搜索引擎應用程式,它是谷歌的替代品,該公司也不從用戶數據中獲利。

根據美國《通信規範法》第230條,在線平台對其發佈的大部份內容享有高度免責。然而,那些科技媒體巨頭一直把用戶當作商品,將前來註冊享受服務的用戶當作可以任意瞄準、跟蹤、監視並向廣告商或政府出售用戶私隱信息的對象,這些行為令人毛骨悚然與極度反感。

迄今,特朗普總統已經被禁止使用推特、面書、Pinterest、Snapchat、Reddit與Instagram。科技巨頭封鎖或取消特朗普總統的帳號,引發了歐盟、德國、法國、澳洲與墨西哥等國政要的嚴詞譴責,表示這些公司已對全球的政治自由構成威脅,需要更嚴格監管它們。

媒體應該恪遵「客觀公正、中立持平」的準則,這些大科技媒體公司卻一再逾越其「平台」的角色,自恃「法官」恣意審查言論,讓人慨嘆高端科技已遭有心人的濫用,淪為操弄意識形態的工具。近期諸多實例,不勝枚舉。

例一,在YouTube白宮官方頻道發佈了首批拜登(Joe Biden)影片後不久,數以千計的「不喜歡」評價的點擊「被消失」。YouTube表示,這是為了消除那些被該公司認為是「不真實評價」的常規措施,只有那些被它認為是「真實的評價」才可保留下來。

例二,總統大選結束後,YouTube仍屏蔽了特朗普總統與其支持者提出的指控,包括聲稱「存在欺詐行為」、「選舉被竊取」的影片內容,儘管這些說法擁有大量的證據支持,包括數百份證人宣誓證詞與針對統計異常的分析報告。無怪乎,YouTube及其所有者谷歌,長期以來一直被指控存在著政治偏見。

例三,近日有網友發現,「China breaks promise」(中國破壞承諾)被Google翻譯成「中國信守諾言」、「HK breaks promise」也翻譯為「香港信守諾言」。詭異的是,若輸入別的國名,如美國、英國、德國等,則都正常翻譯為「美國(英國、德國)破壞承諾」。去年十月也有人發現,Google一度將「拜登敗選」翻譯成「拜登當選」,將名字替換成特朗普則翻譯正確。

例四,一月十四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推特」散發新疆人權的造假宣傳片,否認中共對維吾爾族的強迫勞動政策,並指責美國政府造謠。翌日,推特發言人表示,中共外交部推文沒有違反他們的公司規定。

Google會如此「精準的」將涉及「中國」、「香港」與「拜登」等詞翻譯錯誤,導致語意完全相反,不免啟人疑竇。畢竟電腦鍵盤本身不會有「政治判斷」,當然是「人為的」刻意操作所致。

推特多年來一直限制平台的言論內容,但最近其審查行為越加引發了雙重標準擔憂。尤其在一月六日國會事件後,推特關閉了特朗普總統的個人帳戶,引發了壓制言論自由與加劇黨派分歧的批評聲。推特行政總裁傑克·多爾西(Jack Dorsey)承認刪除總統帳戶是「開了危險的先例」與「加深了美國的分裂」。但他強調,「我相信這對推特是正確的決定。推特對帖子的審查工作將是『長期的』(much longer)而且是更廣泛的(much bigger)」。

這些媒體公司的價值取向,已經不言可喻。尤其,它們形成了聯合壟斷,自甘充當中共的喉舌;彼等藉著掌握「話語權」,封殺許多揭露大選舞弊的帳號,卻「放水」中共的造假影片、替暴政塗脂抹粉;高科技的精英集團助紂為虐,化身為邪惡的幫兇;科技巨頭的雙重標準,更加令人不齒。

哈佛大學法學院名譽教授艾倫‧德肖維茨(Alan Dershowitz)表示,社交媒體平台推特、網絡影片平台YouTube與其它科技公司已淪為「黨派政治工具」,不應該受到《230條款》的保護。他指出,這些公司選擇性的使用自訂的審查政策,正在針對「言論自由」發動一場危險的戰爭。「這些公司無疑會對憲法第一修正案所保護的文化、思想的氛圍、美國人的選擇自由構成威脅」。

根據Alexa的排名,谷歌和YouTube曾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兩個網站。如今,人們都對谷歌與其它科技巨頭所擁有的巨大權力表示憂心,尤其它們明顯討好中共,已淪為紅色意識形態的傳聲筒。

當前這些科技巨頭儼然是數字寡頭政治的一部份,變身為箝制言論的怪獸,更嚴重威脅著普世價值。言論自由是每個人的基本權利,不能無端遭受科技怪獸任意剝奪,國際社會必須針對大型網絡平台進行公共監管。挺身捍衛言論自由,更是你我不容迴避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