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在太子站外牆寫上「沉冤待雪」表達對政府處理「8.31事件」的不滿,被控刑事損壞,訴訟期間一度缺席聆訊而受外界關注其顛沛流離生活的七旬流浪漢劉鐵民,最近在前社福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協助下成功申請公屋,脫離長達半世紀的露宿生活。加上該案審結,判監兩周緩刑一年,兼向港鐵賠償1,000元清潔費,之後本該歲月靜好。惟港府卻從未停止向異見者司法追殺,近日就劉鐵民事隔六年、2014年佔領旺角刑事藐視法庭罪追討訟費,估計涉款或高達六萬元,對他造成沉重負擔。

同為囚權組織「石牆花」創辦人的邵家臻在社交媒體上發文,標題為「鐵民的難關」,敘述劉鐵民的生平故事。邵家臻指,劉鐵民現年75歲,年逾古稀,無父無母,只知道在年少時被賣到養父養母。雖然養父母為大戶人家,住跑馬地住宅,但是對劉鐵民不好,以致他在中學完成中二後便輟學,19歲開始流浪於街頭巷尾。

劉鐵民往昔年輕時甚麼工作也曾做過,例如百貨公司售貨員、保安、地盤雜工等,直至1989年開始沒有再做工。根據他的自白,是因為要投入民運和抗爭者工作,更透露與社民連「長毛」梁國雄從四五行動已相識超過廿載。

邵家臻又提到,劉鐵民長達半世紀街頭露宿生活「差不多每區都睡過,包括旺角、美孚、梅窩、背澳、尖沙咀等」,對劉鐵民而言,環境最差劣的則是深水埗通州街公園。劉鐵民亦坦言甚麼事都見過,「被黑社會驅趕習以為常」。

由於劉鐵民的多年露宿經歷,已對生活所需地點如數家珍,邵家臻笑言他能夠輕易說出100個在香港免費派飯盒的商店名稱、地址及注意事項等,而他的朋友,都是在過往10多年來一起排隊索取飯盒時認識。

月前,劉鐵民終成功申請公屋,可以脫離長年累月露宿生活。不過據邵家臻指出,劉鐵民領取的綜援金額在扣除租金後,每月生活費僅大概4,000多元,更要繳交4,936元的公屋租金按金,一度令他打消「上樓」念頭。幸好在社工窮追不捨地向社會福利署借貸5,000元繳交按金後,他才能於去年12月底成功入住公屋。

劉鐵民的生活孑然一身,物慾很低,整副家當只有一台手推車的物資。對他來說,「他只要收音機、《蘋果日報》、被鋪、貓糧、貓籠便是」。

劉鐵民對香港人贈送的各類物資,包括電視機、床、暖風機、熱水爐、冷氣機及雪櫃等統統婉拒。邵家臻指,「他不喜歡看電視,只喜歡聽收音機,讀報紙和看書」,更打趣說劉鐵民每晚都會看書至天亮才肯入睡。

邵家臻亦透露,現時劉鐵民的最佳好友名叫「P彈仔」,是一隻八個月大的小貓,非常懂性,更常常伏在他的膝蓋上睡覺。「要逗劉鐵民一笑,非P彈仔莫屬」。

對於近期社會受政權打壓下困境,劉鐵民不下一次地重申:「是寸步難移,宜偃旗息鼓,更要團結」,強調令他最放不下的是一個個失喪的年輕靈魂。邵家臻更直言,「他們(失喪的年輕人)名字他都記得,他甚至為他們作詩,再化成『連儂大字報』」。

劉鐵民僅希望未來新居的空氣好,他的心情也好,身體亦可,可為12港人、烈士、前年6月16日上街遊行的二百萬港人努力。

然而,邵家臻最後卻提到,律政司現正就2014年11月的旺角刑事藐視法庭罪,向劉鐵民及18人追討訟費,「估計他要賠上五、六萬元,否則又要坐牢」。至於具體金額,政府至今仍未說明。邵家臻並呼籲香港人協助劉鐵民渡過難關。

翻查資料,2014年雨傘運動旺角佔領區清場期間,十多人被指違反法庭禁制令拒絕離開現場,後被裁定刑事藐視法庭罪成,遭判監四個月。他其後就刑期提出上訴,最終獲判得值,獲減刑至已服刑期,即13天,即時獲釋。

在原審判決後,梁國雄步出法庭見記者時少有地眼泛淚光,憶述與劉鐵民早年交往經歷時指,「1989年時,他一直很努力、任勞任怨地去支持大陸民運」。

梁國雄又直言判囚四個月是刑罰過重,強調劉鐵民的一生勤懇工作,過著卑微生活,此前從沒犯案,質疑「窮人、無家者可能比較好欺負一點」。@

年皆古稀的劉鐵民,近日終於成功申請公屋,擺脫長達半世紀的露宿生活。圖為他最近的最佳好友「P彈仔」,一隻八個月大的貓。(邵家臻 Facebook 圖片)
年皆古稀的劉鐵民,近日終於成功申請公屋,擺脫長達半世紀的露宿生活。圖為他最近的最佳好友「P彈仔」,一隻八個月大的貓。(邵家臻 Facebook 圖片)

令劉鐵民最放不下的是一個個失喪的年輕靈魂,他們的名字他全都記得,他更為他們而作詩,例如藏頭詩中的盧姓少女為教育大學學生,前年6月30日在住所走廊樓梯牆上寫上遺書後墮樓輕生,享年21歲。(邵家臻 Facebook)
令劉鐵民最放不下的是一個個失喪的年輕靈魂,他們的名字他全都記得,他更為他們而作詩,例如藏頭詩中的盧姓少女為教育大學學生,前年6月30日在住所走廊樓梯牆上寫上遺書後墮樓輕生,享年21歲。(邵家臻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