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9日,北京香堂村政法大學教授楊玉聖的三合院遭強拆,自此當地香堂村四區四百多戶徹底被夷平。此前一天楊玉聖撤離,很多附近認識不認識的民眾都前來相送,場面悲壯。

據當地民眾李女士向大紀元記者介紹,楊教授的家是香堂村四區剩下的最後一家,其它四百多戶都被強拆了。前一天楊教授學校的中共黨委書記和校長都找他談話了,勸他不要再折騰了,要他們搬家配合政府。學校給他安排的地方,並答應他的2萬冊的藏書存放學校。

她還說,「楊教授一直堅持維權,今天給這個地方打電話,明天給那裡舉報,很多地方都去反映,但沒有用。學校以他的工作為要挾這是肯定的,國內的水太深了。」

由於楊玉聖公開抗爭,遭到中共崔村鎮政府的重點打擊報復,最早將他們家斷電、斷水、斷氣、斷網。

18日下午,楊玉聖正在最後撤離,搬家公司的兩輛大卡車沒能一次搬完,他家門口堆滿了很多物品,屋內還有一套紅木傢俱等著車回來再裝。

李女士介紹,當地認識不認識的鄰居去了很多人圍觀。當地強拆人員在楊教授搬家完,不僅放《鴨綠江》《好日子》等紅歌,還鼓掌給他叫好,最後還給他放鞭炮,我覺得挺過分的。

楊教授另一位鄰居也表示,「這是證明勝利了嗎?真的勝利了嗎?都不知道自己輸掉了甚麼,滑稽可笑……而楊教授的撤離,很多人相送,甚至從未見過面的鄰居都去送,誰贏誰輸在後頭……」

很多香堂村被強拆的民眾不滿,表示要控告、起訴當地政府。參與強拆的鎮政府的人還跟他們說,「你的房子必須倒,不然你沒辦法去法院起訴。你可以起訴鎮政府、區政府,但是你的房子必須倒。」

李女士表示,「這都是甚麼邏輯。香堂村、崔村鎮政府的領導一起參與強拆,非常野蠻。他們把我們這幾個區拆了後,可以往下面繼續拆。」

「你不走,這些人就砸門、砸玻璃,衝進來把你架走。有的鄰居家裡準備了汽油、煤氣罐,因為是老人又有血壓高,警察還說,不然都要因此拘留15天。」她說。

 

「現在快過農曆中國新年了,再加上現在又是疫情,他們趕著回家過年。過完年還會繼續拆。香堂村上面的房子,他們拆得得心應手的,下面這些更不在話下,目的就是把整個香堂村都拆了,因為香堂是全北京小產權房最多的地區。」

中國法令朝令夕改,原本由當地政府招募興建的小產權房,突然成了違章建築,僱用黑社會威脅業主,民眾心血付之一炬,痛斥中共當局不講道理。

李女士強調,「政府相當不講道理,現在他們說原來一屆政府違法。違法的也不是國民黨發給我的證件,也不是我自己弄個假章蓋上的,對不對?沒道理可講。」

香堂村帶頭維權的被鄰居稱為「郭大姐」至今還沒有放出來,李女士表示,「說不定她還會被判刑,她已經七十多歲的人了,給弄到看守所去了。挺慘的,這個國家、這個社會怎麼成這樣了?!」

「靠經濟吧,經濟還特別不好,根本不是像報道說的那樣,疫情後經濟恢復得很好。現在各行各業都非常慘,特別不景氣,真的是民不聊生的感覺,過年的錢在哪裡都不知道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