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防部上周增列九家中企入中共軍企黑名單,中國商飛榜上有名。該公司因與中共軍方有聯繫而成特朗普政府新制裁對象。外媒指出,後續實體名單或限制商飛獲得美國產品和技術,中共飛機製造擴張計劃面臨受挫。

美國國防部1月14日宣佈,將把中國商飛、手機製造商小米和其它七家中國公司加入被認定與中共軍方有聯繫的公司名單。根據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簽署的行政命令,將迫使美國投資者在2021年11月11日之前,剝離其在黑名單實體中的股份。

《日經亞洲》首席商務新聞記者加瀨·賢治(Kenji Kawase)近日撰文表示,由於中國商飛並不是一家上市公司,因此美國投資者不會投資該公司,但對於商飛的風險是,一旦被添加到與中共軍方有聯繫的黑名單,也極有可能將被添加到美國商務部的實體名單中,在該名單上的公司將受到美國的出口制裁。

加瀨認為,將中國商飛納入最新制裁名單可能會破壞北京的計劃,因為中國商飛製造飛機高度依賴美國供應商。加瀨指出,北京希望能讓中國商飛成為國內行業的領頭羊,並能挑戰波音和空中客車等國際公司,最終爭奪在大型商用飛機市場上的豐厚利潤。目前,中國商飛憑藉其ARJ21機型贏得了越來越多的本地小型飛機訂單,並將憑藉仍在進行試飛的C919進入中型飛機市場。

但隨著美國將中國商飛加入黑名單,該公司未來關鍵零部件的採購將受阻。加瀨指出,美國投資銀行傑富瑞(Jefferies)駐香港的股票分析師愛迪生·李(Edison Lee)對日經表示,中海油(CNOOC)在被加入與軍事有聯繫的公司黑名單後,美國商務部在43天後將其加入實體名單,因此中國商飛很可能步其後塵。

如果是這樣,那麼這對中國商飛來說將成大問題。加瀨指出,C919的發動機由美國通用電氣和法國賽峰集團合資成立的CFM 國際生產,而ARJ21的引擎來自位於美國康涅狄格州的普惠公司(Pratt&Whitney)。

除此之外,中國商飛的關鍵供應商還包括:霍尼韋爾(Honeywell)、BE航空航天(B/E Aerospace)、唐納森(Donaldson)、穆格(Moog)和派克漢尼汾(Parker Hannifin)。

美國國防部在1月14日的聲明中還表示,反對中共的「軍民融合發展戰略」,該戰略通過從私營公司和大學獲得先進技術和專業知識,來支持中共軍方的現代化。

加瀨表示,儘管中國商飛專注於商用飛機,但航空技術通常可以重新部署用於軍事目的。由中共國家支持的公司長期以來一直在尋求吸收外國航空航天技術,尤其是發動機製造的技術。

加瀨指出,美國航空業資深顧問斯坦利·趙(Stanley Chao)表示,中國商飛與(中共)軍方有聯繫是航空業的「常識」。

中國商飛是中共具有戰略意義的公司。在2002年獲得中共國務院的批准後,該公司於2008年由中共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SASAC)和其它幾家主要的大型國有企業投資,其中包括中國航空工業總公司。根據中國商飛在2020年4月發佈的最新年度報告,國資委擁有該公司52%的股份。

由於中共控制著中國大部份的航空和飛機租賃業,中國商飛已經獲得了穩定的ARJ21和C919本地訂單。

隨著中國商飛被列入五角大樓黑名單,其未來命運受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