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成都市43歲的男子斯毅,因故多次被社區領導送精神病院,主治醫生多次說明斯毅沒有病,催促社區幫他辦理出院,但社區領導一直拖著不辦理。

斯毅的監護人楊朱華女士是個志願者,監護斯毅已經三年了,她擔心精神病院的環境會對斯毅造成身心傷害,多次找社區領導協商儘快接他出院。結果,社區向法院提出請求,要法院取消楊朱華作為斯毅監護人的資格。

楊朱華的監護人公證書(受訪者提供)
楊朱華的監護人公證書(受訪者提供)

成都法院撤銷楊朱華作為斯毅監護人的資格。(受訪者提供)
成都法院撤銷楊朱華作為斯毅監護人的資格。(受訪者提供)

聲明指定監護人 法院不理會

去年1月,斯毅曾寫過一份聲明書,表達自己的意願以及根據相關監護條款,強烈要求並指定楊朱華繼續擔任他的法定監護人。但街道社區人員不理會其聲明,還是向法院提出撤銷楊朱華作為斯毅監護人的資格。

成都法院也未將斯毅的意願納入考慮,2020年12月3日將斯毅的監護人改為成都市金牛區駟馬橋街道樹蓓街社區居民委員會。

楊朱華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他們社區不讓我當他(斯毅)的監護人,就折騰他,天天把他關在精神病院。不讓他出來。斯毅寫了指定書了,連人權都沒有了。他們想怎麼判就怎麼判。」

「他(斯毅)沒有病,很正常的,就是強行把他關在裏邊不讓他出來。醫生多次跟我說,你跟社區好好商量,我說商量了,社區就是以斯毅到處去上訪為由不讓他出來。」楊朱華說。

斯毅指定監護人聲明(受訪者提供)
斯毅指定監護人聲明(受訪者提供)

市政府要求街道放人 街道不買單

斯毅至今仍被關在成都市第四醫院,楊朱華為了此事向成都市政府舉報街道社區的違法行為。2020年10月27日她接到市政府的處理回覆稱,已要求街道社區儘快放人。

楊朱華說,「2020年11月份,我和兩個阿姨帶著這份文件一起去找街道領導,要求他們把斯毅接出院。談書記說,他說放就放啊?我們還沒同意呢!」

「就這樣拖著,直到今天(1月15日),聽說社區要去醫院幫他辦出院,但還沒有任何消息。我打電話給秦醫生,他已經下班了。我就打電話找斯毅,他說社區還欠醫院8000元費用,出不了院了,今天是星期五,可能要拖到下周一了。」

楊朱華和斯毅最擔心的是,社區是否真會讓他出院回家,或是會跟2016年那次一樣將他轉到另一家醫院繼續關著。

成都市政府的回覆文件(受訪者提供)
成都市政府的回覆文件(受訪者提供)

打市長熱線舉報 再次被關精神病院

斯毅,男,44歲,無業。2016年,斯毅看見社區的招工廣告前去找工作,連續幾次都沒被安排工作,一天他心情不好喝了酒,和社區工作人員發生語言衝突,被駟馬橋派出所的警察和樹蓓街社區書記苟明海強行送去精神病院,在那裏關了272天。

在成都市第四醫院精神科病院,斯毅經醫院檢查甚麼病都沒有,醫院多次要求斯毅出院,社區始終不接人。最後社區又以斯毅有精神病為由,再次強行將他送去彭州市笫四醫院。最後斯毅通過自殘才逃出醫院。

斯毅出來後,有熱心人士找到楊朱華,請求她幫忙照顧斯毅,於是她開始擔任斯毅的監護人,這是經過社區同意的,並且是經過法院公證的法定監護人。

2020年8月,社區的工作人員打電話給斯毅,說斯毅是一家公司的法人,註冊金額1100萬,這事令斯毅很是驚訝。

於是,8月26日楊朱華和斯毅去青羊區派出所報案,又去工商局查詢,確實有這家公司,斯毅也確定是公司的法人。工商局行政部人員說,這種事情很多,社區拿走這些殘疾人身份證、戶口本複印後,拿去辦空頭公司洗錢。

就在楊朱華和斯毅去工商局查詢後,這家公司當天下午就註銷了。

楊朱華表示,「斯毅想到他是被『精神病』的人,別人要用公司做了違法的事,他們肯定要來找他的監護人,精神就很壓抑,才打市長電話求助。」

但是斯毅打了市長熱線後,當天(2020年8月30日)晚上社區街道辦、派出所、醫院就又強行把他送進精神病院,一直到現在還不讓他出院。

楊朱華說,「精神病院比監牢還監牢。這是非法拘禁,人權都沒有了。如果這次他們再把他轉到別的醫院關著,我肯定要去北京舉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