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前生是條豬,本來死後還要投胎為豬的,幸好最後一念警覺過來,懸崖勒馬,勉強回復人身,但左手還是做了一個『豬蹄』的記號。」──翁伯撝(音huī)說出深藏心底的秘密。

1956年,台北

60歲左右的翁居士,來自浙江,是個孤單老人,在台灣已經吃齋念佛多年。一直以來,人們看到他左手總是包著布袋子,吃飯時就只用右手扒飯吃。熟識、不熟識他的人都不知道其因由,多以為他的左手長了甚麼瘡或畸形吧。有一次翁居士與人同桌在吃飯中,發生一件小意外,左手真貌現人眼前,引出了一段輪迴轉生的生命故事。

那天和翁居士同桌吃飯的是若愚居士,他秉著敬老之心要為翁居士添飯。翁居士謝絕了他,然而,就在兩人一請一拒之間,翁居士左手上包紮的布袋被扯落了。

布袋落地瞬間,若愚居士看見翁居士的左手竟長著一隻豬蹄,嚇了一大跳。在眾人中他強掩住驚叫的衝動,看著翁居士,對方忙示意他不要作聲,於是,翁居士的右手很熟練地將布袋套上左手,恢復原狀。

若愚居士壓抑著疑問吃完那頓飯,然後他請翁居士到偏僻處,私下誠懇地問了他左手異常的原由。此時翁居士一面嘆氣一面說出了自己多年來沒向人道出的心底事。

「實不相瞞,我這隻手(豬蹄)連繫著一件因果輪迴故事,讓你知道也是好的。」這時若愚居士拉起他的左手,請得翁居士的同意,讓他看個清楚。

翁居士解下布袋,他清楚真切看到翁的左手臂前端二吋的部位真是一隻完整的豬左前蹄,蹄趾邊還有稀疏的幾根豬毛。

於是,翁居士說起了自己在人豬和豬人間二次輪迴轉生的歷程:

說來慚愧得很,我只記得做豬的前身,是個窮困潦倒、牢騷滿腹的老學究,孑然一身。當我年老病得快要死的時候,忽然感到身體輕飄飄地離開了病榻,經過一個不知名的村莊,身體突然感覺冷得要命,顫抖不已。之後看見一戶人家,門是開著的,我走進去一看,裏面空無一人,廳堂壁上掛著幾件黑泥大衣,我那時冷得實在支持不住,頃刻起了盜心,趁無人之際,隨手取了一件,披穿禦寒,頓覺溫暖舒服萬分,就身不由己地靠牆坐下,暫避外面的寒冷,那時竟沉沉地睡著了。不知睡了多久,醒來時竟躺在豬欄裏,一條大母豬正生產完畢,躺在我的身旁,與我並排睡著的還有七八條小豬,再看看自己,也變成了小豬,才知道我已投胎轉世為豬了。

我心裏非常懊悔,責備自己,為甚麼要偷取人家的黑大衣穿?以致得了豬身果報。於是決心絕食,不吃豬奶,其它的食物也點滴不吃,寧肯餓死,恥為豬身。七天之後,果然如願以償,我又恢復輕飄飄之身,離開豬欄,飄忽地飄到另外一個村莊,這時又冷得要命,寒風逼迫之下,我走入一戶人家,想暫避一刻,那戶人家又是空無一人,屋內也掛了幾件大衣,想伸手去取一件來穿。正當左手剛剛摸到大衣的邊緣,忽然記起上次偷衣誤落豬胎的教訓,心生警惕,趕快把左手縮回來,決心與其凍死,也不願再淪為盜,因而被嚴寒凍昏過去。

又不知過了多少時間,醒來時,我已躺在人家產房中,且又變為小小的嬰兒身了,可是不幸得很,我的左手卻留下一隻二吋長的『豬蹄』記號遺憾終身。

翁居士說出了自己輪迴轉生的經過之後,繼續說了自己這一生的迷茫和覺醒:

可惜這一生不明不白地過了幾十年,都是為窮苦生活而奔忙,對此(*豬蹄手)警告終身的痛苦,幾乎忘得乾乾淨淨。到台灣後,在偶然機會中,聽到無上微妙的佛法,引發了我的善根。

……現在回想過去,當時假若我不縮回手的話,那一定又要轉胎為豬了,想來真正可怕,這一件慚愧無顏的秘密,除我師父外,只有你知道……。

翁居士孤孤單單一人,自退休後就獨自為炊,因為左手不靈活不好使,處理生活雜事諸多不便,生活也不順遂。然而他接觸佛法之後,知道佛法難聞,更知道珍惜難得的人身,自我修行,但願努力修行能免再受輪迴之苦。

1958年,翁居士因病逝於市立醫院

若愚居士起於敬老之心無意中得知他的輪迴故事,守密了15年。1973年,他深覺當事人親口道出的人豬輪迴轉世故事對世道人心更具警惕作用,於是提筆將翁居士豬蹄手的秘密寫成文章公諸於世,期願有助於世人堅定善良的信仰。他想,對翁居士來說,雖然這是他不願公開的秘密,然而藉此現身說法的功德,也可減少他的罪業,增高往生品位。

那麼,豬真的能知道自己的生死事和前因後果嗎?

古代也有墮落豬胎的例子,和這個翁居士的故事相應。

1612年,貴州

蘇州人劉錫玄是萬曆三十五年(1607年)丁未科殿試金榜進士。萬曆四十年(1612年)應雲南之聘請前往任職,路過貴州,船就停在郵亭處過夜。夜裏夢見一個長臉、高大的漢子來請求他救命。漢子告訴他:

我是宋初副將軍曹翰。有一世是唐朝的一個小商人,當時經商時曾經路經一座寺院看到法師講經,於是就發心要設齋供僧,並在廟中聽了一堂經,覺得很歡喜。因為這個善因,後來我得以幾世得人身並能當上小吏。到了宋初,我是軍中的副將,攻打江州久攻不下,怒極攻心,就下令屠城,因為這一大罪業,墮入豬胎,至今世世為豬。以前有一世曾是您佃農家中的豬,蒙受您的憐惜而得以活命。明天,就在您現在泊舟的地方,就將是我被殺之處。明天第一頭受宰的豬就是我。有緣相遇,請求您垂憐哀救。

劉錫玄醒後,一看泊舟之處正對著屠宰場。果然不久後,有一頭豬被抬出來,豬的呼聲驚天動地。劉錫玄對豬叫著曹翰的名字,一叫豬就回應,遂把豬買下來。後來,劉錫玄把這隻豬放到閶門西園,只要一叫「曹翰」這豬即應,有萬人都目擊了這個情景。

後語

本文記敘的兩個輪迴轉世墮入豬胎的故事都顯現了善惡有報的天道,從一個偷念到下令屠城,凡是做過的都會留下痕跡,人在做,天在看。因果業報,絲毫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