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多家媒體報道,中國科興生產的中共病毒疫苗在巴西進行的三期臨床試驗顯示,其有效性從原先的78%下調到50.38%,加上近日中國兩家疫苗公司共有三名高管突然辭職,令外界質疑大陸製病毒疫苗的安全性可能被過度誇大。而大紀元日前獲得的中共機密防疫文件顯示,醫療機構內部對國產疫苗並不信任,中共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醫療救治組已經向各地下發救治方案。

科興疫苗臨床試驗曾被叫停

按照世衛組織的規定,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苗的有效性必須達到50%以上,才可以被廣泛應用。中國科興生物公司生產的疫苗,早前對外宣稱有效性達78%,但經過巴西布坦坦研究所(Butantan Institute)公佈的第三期臨床試驗資料顯示,其有效性已經下調至50.38%。雖然以0.38%微弱數字勉強符合世衛組織規定的50%門檻,但與原先公佈的78%相差太大,從而受到國際關注。有醫學專家指出,只要條件允許,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苗最好首選高效力的美國產品。

科興疫苗在巴西進行的臨床試驗一直備受爭議。據自由亞洲電台披露,在去年年底,科興的中共病毒疫苗在臨床試驗中出現了「嚴重不良反應」,曾經被叫停。巴西衛生監管機構Anvisa批評中共衛生管理部門在批准緊急使用中共病毒疫苗方面提供的資訊不透明。

據自由亞洲電台1月13日報道,前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李敦厚指出,科興疫苗有效性出現如此大的偏差,是因為之前78%的有效率,指的是預防重症病狀,現在50.38%是預防輕症及重症。他表示,通常鑑定疫苗有沒有效,就是看能否有效預防病毒感染,而巴西的臨床試驗指的是打了疫苗之後,有沒有出現重症。他說:「從整個資料來看,不應該只報道防止重症。」

李敦厚認為,中國科興疫苗具有所有滅活疫苗存在的弱點,「從發表的文章來看,純度是不高的,純度不高就比較有可能引起副作用。這是技術上很難克服的。」

紐約州曼哈頓維爾學院生物學教授楊錦霞說,輝瑞和莫德納的mRNA疫苗需要放在攝氏零下70度的環境裡,而滅活疫苗的運輸會比較簡單,放雪櫃就可以了。但是,如果有機會選擇疫苗時,要首選高效力的輝瑞和莫德納疫苗。

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學研究員林曉旭博士,上個月接受新唐人電視台採訪時表示,滅活疫苗對生產工藝要求很高。他說:「滅活的過程中通常會加一些化學物質或者『佐劑』進行滅活,但是如果化學物質的量特別大的話,在之後的工藝中怎麼減輕這些化學物質對人體帶來的副作用,這是一個大的問題。另外就是要檢測產生的疫苗中是否還有活性的病毒殘存,這個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上海疫苗專家:國藥疫苗有73種副作用

上海疫苗專家陶黎納,1月6日在微博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說,「國藥的滅活COVID-19疫苗恐成為全球最不安全的疫苗」。該文附上國藥疫苗的說明書,指出這款疫苗副作用多達73種,包含:高血壓、視力衰退、喪失味覺及尿失禁。因此他說,國藥疫苗「一舉成為世界上最不安全的疫苗」。

不過,該文刊發後引起中外媒體議論,很快就被刪除。

第二天,7日下午,陶黎納再次發文,對前一天的發文表示道歉,說文章的原意是想要諷刺國藥疫苗的說明書不夠嚴謹,沒想到卻被有心人士扭曲,並成為「黑」國產疫苗的素材。他還說,自己已在去年12月26日接種了第一劑的國藥疫苗,「沒有任何不適,連預期的局部酸痛都沒有」,1月9日就會接種第二劑。

不過,本報記者在谷歌搜了一遍,沒看到他在9日接種第二劑疫苗的相關消息。

但是9日當天中共國務院舉行了新聞發佈會,宣稱已累計開展中共病毒疫苗接種900多萬劑次,疫苗接種嚴重不良反應約為百萬分之一。衛健委副主任曾益新介紹說,中共病毒疫苗常見不良反應主要表現為接種部位的紅腫、硬結、疼痛等,也有發熱、乏力、噁心、頭疼、肌肉酸痛等臨床表現。

言下之意,如果有900萬人接種了疫苗,一共只有9個人出現不良反應,大陸國產疫苗已經「趕英超美」了。

而國藥集團此前稱,他們已經為那些從事感染病毒風險較高的行業從業人員、超過100萬人,提供了緊急接種,無一人出現嚴重不良反應;而且接種者中,有數萬人已經前往海外高風險國家和地區,他們當中無一人感染。

不過,一周之後,自由亞洲電台於2020年12月15日引述知情人消息報道說,從大陸外派到非洲烏干達、安哥拉和歐洲塞爾維亞等國的中國工人出現了群體確診感染,其中天津電力建設公司在塞爾維亞的400名員工中,有300人被確診感染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而他們出國之前全部被統一安排接種了「國藥集團」的疫苗。

透露這些消息的知情人還說,打疫苗後出現群體感染,太多了,披露出來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高管辭職凸顯疫苗情況不妙

國藥集團疫苗在去年12月31日附條件上市不到兩周,該集團的控股董事長李智明和董事李輝,在1月12日雙雙以「個人原因」辭職,引起輿論譁然。他們辭職的原因以及國藥疫苗的真實有效率,外界不得而知,但此事令大陸國產的中共病毒疫苗的安全性再度被聚焦。

第二天,也就是1月13日,大陸另外一家中共病毒疫苗生產企業「北京萬泰生物藥業股份有限公司」(萬泰生物)的董事長、中國首富鍾睒睒,也突然以「個人原因」辭職。

根據公司網站介紹,萬泰生物「從事生物診斷試劑與疫苗研發及生產」,是「亞太主要的艾滋診斷試劑生產基地、中國知名的免疫診斷試劑生產基地以及國家生物高新技術產業化示範工程基地」。

萬泰生物1月6日的公告說,該公司研發的鼻噴流感病毒載體中共病毒疫苗尚需完成臨床I期的長期安全性觀察、臨床II期、臨床III期試驗,臨床試驗結果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

長期關注中國疫苗安全問題的評論人士馬聚認為,國藥高管辭職,可能意味著其此前過於誇大的國產疫苗情況不妙,而中國疫苗數據、甚至所有官方數據都缺乏透明度,真實性存疑是常態。

中共國務院印發的「異常反應救治技術方案的通知」(左)與河北醫科大學第四醫院制定的「新冠疫苗注射過敏反應搶救流程圖」(右)。(大紀元合成圖)
中共國務院印發的「異常反應救治技術方案的通知」(左)與河北醫科大學第四醫院制定的「新冠疫苗注射過敏反應搶救流程圖」(右)。(大紀元合成圖)

官方印發救治方案 應對不良反應

大紀元1月14日公佈近期獲得部份的中共內部防疫檔案文件顯示,中共為了應對中共病毒疫苗接種後可能出現的不良反應,已經制定了救治方案,文件要求儘快在各地醫院展開工作,培訓醫護人員如何應對疫苗接種時的過敏反應(嚴重不良反應)。該文件依規定「不予公開」。

這批文件是中共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醫療救治組,在國產疫苗即將上市之前,於去年12月23日向各地衛健委印發的,內容是關於中共病毒疫苗接種後,出現的「異常反應救治技術方案的通知」。

2020年12月底,河北醫科大學第四醫院,根據中共國務院和石家莊衛健委的通知要求,制定了「新型冠狀(中共)病毒疫苗接種異常反應救治保障實施方案」和「新冠(中共)疫苗注射過敏反應搶救流程圖」。

「救治方案」制訂了明確的救治流程,包括如何對異常反應(不良反應)患者進行轉運、急救、專家評估等。「搶救流程圖」更列出了緊急評估和治療的具體方案。

河北醫科大學第四醫院的這些疫苗接種文件表明,大陸國產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苗接種實踐中的不良反應,應該不是中共國務院所宣稱的只有百萬分之一,事實上可能要嚴重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