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學(中大)開學日(11日),保安員要求進入校園的學生須出示學生證,中午在「民主女神像」近大學站入口發生爭執,有人向在場保安撒粉末,校方隨後報警,一名中大生被捕。12日,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到中大校園視察時,提及自己是中大畢業生,並就有關事件出言譴責,聲稱學生違反中文大學「博文約禮」之校訓,達不到人類基本良知的要求,令其他中大生蒙羞。

中大崇基學院學生會13日向鄧炳強發公開信,批評鄧炳強的言論是未審先判,以「未達人類基本良知」的公開指控,為該名學生冠上罪犯滔天之枷鎖。公開信指出,鄧炳強以「襲擊」及「欺凌」形容及定論事件,將事情簡單化及極端化,忽略了事件箇中的根本性問題,省卻了事情的完整緣由因果,利用社會大眾的一知半解,用上了「基本良知」等道德審判字眼,以輿論摧毁中大學生的名聲。

中大保安組與學生之間的矛盾植根已久

學生會表示,中大保安組與中大學生之間的矛盾和不信任植根已久,面對同學起初所發起的和平不合作運動,校方一直採取冷處理態度,漠視了同學清晰的訴求和詳盡的意見,將事情推至今時今日的局面。

公開信指出,保安組與學生的矛盾始於2019年,由鄧炳強所領導的紀律部隊闖入中文大學,一星期烽煙四起,校園內生靈塗炭,在「六四天安門事件」幾乎要在中大重演之際,中大保安組擅離職守,罔顧保護校園及校內成員的職責,消失於校園之內。不論是與氣焰凌人的警員談判,抑或護送校長及副校長到戰況激烈的二號橋了解情況,全部均由校內教授及同學陪同,保安組所有人員不見影蹤。

去年十一月,中文大學聯書院學生會舉辦「二橋衝突」一周年展覽期間,重光了凋落多時的民主牆。期間,保安組充當校園國安,擅自篩選審查及撕毀民主牆上的文宣及便利貼,當中更不乏矯枉過正或自行揣測民主牆內容的情況,包括將有關支持網媒機構〈香港獨立媒體網〉(現已更名為〈獨立媒體〉)的內容除去。

公開信指出,問題日積月累,令中大保安組與中大同學之間的嫌隙愈趨嚴重,同學繼而提出有關對保安職權及其行使範圍,以及現時缺乏相關監察系統的質疑,並在申訴無途及處理無期的無奈之下,發起和平的不合作運動,藉此促請校方儘快處理相關事宜。然而,校方選擇打壓和平參與不合作運動的同學,用少數同學在參與不合作運動期間的衝擊行為作為命題,試圖轉移運動焦點,用不同方式肅清及懲處其他以和平方式參與不合作運動的同學,打壓和漠視改善校政措施的訴求。學生作為校園一份子,完全被校方排除於外,更盲目擁護保安組及漠視保安組的職權爭議,以及拒絕疏導保安組在各種誤會和隔閡之下,對學生所滋生的仇恨意識及敵視心態。

學生會斥鄧炳強淪為政權的棋子

學生會斥鄧炳強未有了解,亦沒有打算了解事實全部,公開對涉事學生落井下石,於傳媒面前連番狙擊,以片面之詞,不負責任地標籤該名學生為暴徒。作為中大社工系畢業生,鄧炳強完全違反了社工教育,淪為政權的棋子,只為爭取機會作政治表演,漠視了所有社工價值,肆意打壓同根同生的師弟妹。不尊重自己的學歷、專業身份和專業道德,更公然引用中文大學校訓「博文約禮」,搶佔道德高地,務求將涉事學生及其他中文大學學生趕盡殺絕。

公開信指出,「博文」意謂博學自修,「約禮」意謂依禮約束;「博文約禮」的背後呈現出對知識、公理、公義、正義的追求。香港中文大學以「博文約禮」為校訓,教育大學成員外修內德,缺一不可,知識品格,均要本著人文精神,窮一生以實踐美德。

信中更斥鄧炳強以「博文約禮」之名,利用社會輿論爭奪道德高地,粉飾堆砌作為政權爪牙心目中的美德價值,實現符合政權心意和願景的禮教系統。

學生會指:「鄧炳強作為香港警察首長,縱容警暴橫行,無視警隊惡行連連,無能控制紀律違規。隨著政權不斷嘗試改變香港的體制及社會建構價值,莘莘學子過去所學習、被灌輸一些應有權利,例如言論自由、集會自由等等,以致一套套普世現行的價值條件,包括人權、法治、民主等,正逐步被剝奪、被蠶食、被捏改。極權之下,可悲地,以上種種正是所謂「異見」的源頭。」並質問鄧炳強,「不知道您憶起當初在中大所接受的教育,會否為自己走上歪途,落入品格敗壞的囚牢中感到後悔?為如今的師弟妹有您這樣的師兄而感到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