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初,35歲的姜允敬被非法判刑13年,後被劫持到牡丹江監獄,日日夜夜忍受著折磨。

2015年7月,姜允敬終於熬到了冤獄期滿的那一天,當日卻被關進鶴崗市洗腦班。他的臉被電棍電腫了,一個半月後才走出魔窟。

明慧網報道,2020年12月11日至13日期間,姜允敬再度被警察綁架到鶴崗市看守所,警察揚言要將他判刑。

姜允敬,黑龍江省鶴崗市法輪功學員,出生於1968年,被迫害前在佳木斯鐵路江口工務段寶泉嶺工區工作。

煉法輪功後身心巨變

1998年姜允敬做了小腸切除手術,手術後身體虛弱不堪,走50米就累得虛脫,不能吃生、辣、涼的東西。在世風日下的大染缸裏,他爭強好鬥,有時還跟人打架;因為身體虛弱無力,還影響了工作。

修煉法輪功3個月後,他不用忌口了,無病一身輕,以往被病魔折磨得有氣無力的他變得朝氣蓬勃。

以前單位抓違章的員工時幾乎每次都有他,修煉法輪功後再也沒有他了。他巡視鐵路線時一絲不苟,有時司機停下車按喇叭,他也不上車偷懶、違章。

單位的人都目睹了他煉法輪功後身心巨變。

堅持信仰被非法勞教

1999年7月23日,姜允敬去北京為法輪功和平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綁架,後被劫持到鶴崗駐京辦事處,拘留了15天。

姜允敬第二次遭綁架,被非法關在嶺北派出所,後被劫持到第二看守所。因拒絕寫放棄修煉的所謂「保證書」,他被逼迫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9天9夜被禁止睡覺。

隨後,他被劫持到鶴崗市勞教所迫害2年。

因不「轉化」(放棄修煉),他被逼趴在地上,四肢被犯人伸開,用木方暴打,臀部被打得黑紫,血壓出現異常,低壓已沒有了。

離回家還剩幾個月時,他又被劫持到綏化勞教迫害,還被加期2個月才回家。當時他年近70歲的父親由於憂慮、驚嚇,患腦血栓病離世。他母親為他常以淚洗面。

他回家住了一宿,溝南派出所所長張某在興山區金區長的指使下,又將他拘留迫害了15天。他絕食抗議,直至出現生命危險才被放回家。

看守所裏的遭遇

2002年3月,鶴崗市公安局、興山分局警察到寶泉嶺姜允敬工作的單位綁架了他,他半路走脫。流離失所半年後,同年9月份,再度遭綁架。

姜允敬被劫持到鶴崗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的會議室遭到慘無人道的迫害。

他被戴鐵支棍迫害了6天6夜後才被送進牢房裏,這期間,警察天天折磨摧殘他,用拳頭對準他的肋骨打,那種感覺又癢又痛,每分鐘都痛苦萬分。

姜允敬被戴上腳鐐至少3個月,他絕食抗議了7天後才被摘下了腳鐐。絕食期間,他被野蠻灌食,灌下去的粟米粥裏被加進了濃鹽,他的胃像火燒似的難受。

和他一起被關在同一牢房的很多犯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一個犯人喊「法輪大法好」,其他犯人也一起跟著喊,還有的犯人煉起了法輪功。

一個犯人因煉功被戴了一個月的鐵支棍,其中有半個月的時間,他的手被銬到腳上,日夜遭受折磨。他說:「我以前當壞人犯罪,現在學好了為甚麼還迫害我?」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明慧網)

這名犯人晝夜被迫坐在冰冷的地上,仍不放棄修煉,警察又給他多加了15天,折磨他。

十三年冤獄

2003年初,鶴崗市興山區公安分局、檢察院、法院構陷、誣判姜允敬13年。同年9月,他被劫持到香蘭集訓隊迫害。在那裏,吃不飽,從早到晚做奴工,修操場。

後來他被劫持到牡丹江監獄。在獄中,他一直拒絕做奴工,不報數,不戴犯人的名籤。他4次被關「小號」,「小號」窄小、陰暗、潮濕,和廁所連在一起,空氣污濁;沒有被褥,被關進「小號」的人靠背對背取暖。

有兩次姜允敬的雙手被銬在腳鐐上,再固定在地環上,直不起來腰,只能弓著背坐著,日日夜夜被慘烈的酷刑折磨著。

正值他35歲,處於人生最好的時光時,卻被投進了監獄,煎熬了13年。

他的家人也遭受了無盡的苦難。妻子帶著7歲的兒子艱難度日,孩子幼小的心靈受到了巨大傷害。

2015年7月,姜允敬終於結束了冤獄,可是鶴崗市興山區「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頭目、興山分局的警察欺騙姜允敬的弟弟、妹妹簽字,把他從監獄直接劫持到鶴崗市的黑監獄——洗腦班迫害。

他被天天逼看歪曲事實的錄像,逼寫所謂思想匯報,逼迫說謊。他的臉部、胸部遭到電棍電擊,被迫害折磨了一個半月後,才走出魔窟。

如今他再次被綁架,面臨判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