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8日,丹麥大報《政治報》(Politiken)報道,香港政府正在尋求對兩位丹麥國會議員進行法律起訴和引渡的可能性,兩位丹麥政要此前幫助香港民主抗議人士。中共此舉是企圖恐嚇全球各國對其的反對聲,強行實施「港版國安法」。

2020年12月,港府以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等理由,對包括泛民派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Ted Hui)在內的30名海外港人下達通緝令。

在此之前,丹麥兩位議員艾巴伊克(Uffe Elbak)和阿米茲波爾(Katarina Ammitzboll),以一個並不存在的「環境討論會」召開為由,為許智峯出具了官方邀請函,使其得以獲得丹麥簽證,並於12月初到達丹麥。

不久許智峯正式宣佈退出香港民主黨,流亡海外,隨後又與家人前往英國倫敦,但全家在香港的銀行帳戶則遭到凍結。

許智峯在接受丹麥媒體採訪時說,如果他留在香港,他將面臨終身監禁的風險。而艾巴伊克(Uffe Elbak)和阿米茲波爾(Katarina Ammitzboll)的邀請函使他能夠暫時將護照取回。

此前,港府對許智峯參與香港反送中抗議運動和相關抗議運動提出九項犯罪指控,法院沒收了他的護照。

港府對許智峯逃離香港一事相當惱怒。

此後,香港政府揚言追究丹麥無黨派議員艾巴伊克、保守黨議員阿米茲波爾協助許智峯逃亡的責任,並公開表示,正在調查起訴多位丹麥政治家和活動家的可能性。不論國籍為何,任何人若涉嫌違反「港版國安法」或幫助(所謂的)違法者,都將被追究其法律責任。

艾巴伊克(Uffe Elbak)在他的推特上透露道,當時還有另外兩位丹麥人:丹麥人權組織「批評中國(中共)」的負責人托馬斯‧如登(Thomas Rohden)和安德斯‧斯道高德(Anders Storgaard)也參與了幫助許智峯逃離香港。

香港泛民派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於2020年12月宣佈流亡海外。(許智峯Ted Hui Chi Fung面書截圖)
香港泛民派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於2020年12月宣佈流亡海外。(許智峯Ted Hui Chi Fung面書截圖)

與此同時,由來自19個國家、一百多位國會議員組成的「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The 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發表了支持兩位丹麥議員的聲明,這兩位丹麥議員均為其組織成員。

聲明中寫道:「我們,『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的聯席主席們,對香港當局因為IPAC成員、丹麥議員艾巴伊克和阿米茲波爾與流亡中的香港民主活動者許智峯的聯繫,而考慮起訴這兩位丹麥議員深感不安。」

「(港府)對丹麥兩位立法者的這種擬議指控是非法的和虛假的。他們對當時的香港立法會議員許智峯發出訪問丹麥議會的邀請函,並沒有違反法律或既定準則。中國(中共)及香港當局無權企圖控制或限製丹麥或任何其它主權國家中,由民主選舉產生的代表之間的交流。」

「這些舉動再次顯示出中國共產黨決心在香港以及整個民主世界中對反對意見進行消音。」

「我們呼籲我們各自的政府能夠明確譴責這些企圖恐嚇我們的民選代表,並干擾我們自由民主生活的行為。

「在此期間,我們與許智峯、艾巴伊克和阿米茲波爾堅定地站在一起,並讚揚他們的勇敢努力。」

《政治報》駐亞洲地區記者克勞斯‧布勞克‧托馬森( Claus Blok Thomsen)在報道中寫道:「早在(去年)7月份,我曾經寫過香港新實施的《國安法》對境外人士的影響。『港版國安法』不僅僅對香港市民有管控權,而且針對所有香港境外的、全世界所有地區的人。只要觸犯了這個法律的具體條例,無論其國籍及居住國在哪裏,都在其懲罰範圍之內。」

「眾所周知,《國安法》很容易被用作對付政治對手或異見人士。」港大學者陳文敏對BBC表示,「每個國家都有《國安法》,但有些是合理的,有些則有絕對權力。一些國家有足夠的制衡機制去避免權力過大,一些國家則是沒有制衡的集權,造成任意行使權力。」

他認為,《國安法》在立法前已經對香港人的生活產生影響,「大型企業被迫表態支持《國安法》,許多人開始刪除面書(Facebook)的帖文,有聲音稱反對《國安法》的人會被取消參加選舉的資格……香港媒體正面對更多收緊的措施,很明顯,《國安法》將會對香港人的表達自由,甚至人身安全,構成嚴重的影響。」

香港資深大律師陳景生則對BBC表示,人權公約也承認要尊重國家安全,但問題是要看該國執法的人「本身尊重人權的程度」。他舉例說,中國對「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與西方民主國家並不一樣,因為中國大陸是「一黨專政」,「不愛共產黨管治已經是顛覆政權」。相對地,在不是「一黨專政」的地方,民眾批評政府和高呼官員下台也沒有問題;但在大陸,則變成危害國家安全,或是「黨」的安全的問題。

丹麥這一事件被認為是在「港版國安法」實施以來,針對外國公民發起的又一法律行動。丹麥《政治報》寫道:對那些不知道北京政府去年夏天在香港實施的《國安法》嚴重性的人們,丹麥這兩位議員的經歷是最值得一讀的實例。

雖然,丹麥與香港之間沒有引渡協議,這個案例的發展情況,具體操作還有待繼續觀察,但看來丹麥與香港進而與中國大陸之間的一場重大外交衝突可能無法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