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多年來一直在建設針對美國的信息戰網絡,最近幾年更是全力部署美國,四年花了上億美元,借美國主流媒體的「船」傳播影響力。美國主流媒體大部份被跨國媒體娛樂集團控制,而中美娛樂合作則使中共發揮了作用。

從2017年—2019年,中共政府營運的《中國日報》在美國的影響力上已花費超過3,765萬美元。(取自OpenSecrets.org)
從2017年—2019年,中共政府營運的《中國日報》在美國的影響力上已花費超過3,765萬美元。(取自OpenSecrets.org)

根據《外國代理人註冊法》(FARA)披露的支出計算,從2017年—2019年,中共政府營運的《中國日報》在美國的影響力上已花費超過3,765萬美元。而CCTV(中央電視台)在美國砸錢更猛,僅2020年一年就達4,833萬美元。政治響應網站「OpenSecrets.org」一直將FARA披露的各國支出數據匯總,在美國的外國代理人中,中國的支出排第二高,自2016年以來已花費超過1.1億美元。

自2017年特朗普就職以來 中國砸錢翻倍

美國的中國代理人總支出不斷地翻番,2017年和2019年是兩個激增年份。其中七成以上是《中國日報》花的,也就是中共大外宣。(取自OpenSecrets.org)
美國的中國代理人總支出不斷地翻番,2017年和2019年是兩個激增年份。其中七成以上是《中國日報》花的,也就是中共大外宣。(取自OpenSecrets.org)

特朗普自2017年就職總統以來,美國的中國代理人總支出就不斷地翻番。在美國代表中共政府利益的非政府類別支出(例如CCTV等),從2016年的759萬,翻倍到2017年的1,632萬,然後再翻倍到2019年的近3,500萬,其中七成以上是《中國日報》花的,也就是大外宣。

FARA對「善意的新聞或新聞活動」實行登記豁免,但要求媒體機構至少80%的董事是美國公民,並且沒有外國主體擁有、指揮、監督、控制、補貼、財務支持,或決定媒體播送管道的政策。否則就要貼上「代理人」標籤。

美國版《中國日報》直屬中共中央宣傳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在美國許多主要城市發行,並積極在主流媒體買廣告,置入經中共核准的公關文章,特別在華府以夾頁模式寄生在《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洛杉磯時報》等大報,滲透各個國會辦公室。

FARA文件顯示,僅2019年一年,《中國日報》就花費了近1,379萬美元來影響美國的政策和輿論。《中國日報》在過去4年間,共計向主流媒體支付1,900萬美元,買版面刊登《中國觀察》等唱好中共的欄目。

CCTV砸的錢是《中國日報》的3.5倍

而自2019年註冊「中國代理人」的CCTV砸錢更多。

根據CCTV最新的FARA披露,2020年3月~9月六個月的開銷合計近2,280萬美元。(取自FARA網站CCTV提交的文件)
根據CCTV最新的FARA披露,2020年3月~9月六個月的開銷合計近2,280萬美元。(取自FARA網站CCTV提交的文件)

根據CCTV最新的FARA披露,2020年3月~9月六個月的開銷合計近2,280萬美元,最近一年的開銷達4,833萬美元。

按照CGTN北美分台之前在FARA的註冊文件(2019年之後改為用CCTV註冊),CGTN北美分台登記僱用了約180名記者,據美國最大的招聘網站之一Indeed的薪資數據估算,美國記者(Journalist)平均月薪約6,255美元。以此估算,180名記者總的年薪資合計也不過1,351萬美元。

CCTV美國的支出,2020年比2019年翻了一倍。(取自OpenSecrets.org)
CCTV美國的支出,2020年比2019年翻了一倍。(取自OpenSecrets.org)

CCTV美國最大一項開支——一年的僱用支出達3,717萬美元,具體用在哪裏了呢?CCTV在文件中含糊其辭地披露,「MediaLinks新聞蒐集和製作活動由專業記者(主要是美國公民)進行。為了擴大新聞報道的範圍,MediaLinks還與包括NBC新聞、CNN、路透社、美聯社和法新社在內的許多新聞機構保持商業安排。」甚麼樣的商業安排CCTV沒有交代。

實際上,在美運行40年的《中國日報》也是在壓力下,才於2019年首次向美國司法部申報在美國境內之詳細支出帳目,供出自己與美國報紙之間的商業關係。而CCTV的商業安排空間更大,卻沒有披露具體明細。

模糊隱蔽的「借船出海」

中共一直努力推進在海外的話語權,大陸「對外傳播」在《中國媒體「借船出海」模式的特徵》一文介紹:中國媒體最主要的「借船出海」模式是合辦日報和中文周刊、合辦專版(還有合辦外文周刊、隨外報發行等模式)。

所謂的隨外報發行,最引人關注的一次是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期間,《中國日報》在《得梅因紀事報》中加入四頁名為《中國觀察》的增刊,煽動愛荷華州農民對特朗普不滿。雖說是插頁廣告,卻更像是紀事報的新聞,引發特朗普抨擊中國干預選情的強烈回應。

「借船出海」一文並對比寫道,國際主流媒體的海外擴張更多的是一種經濟行為,而非(中國「借船出海」這種)產權不清晰的各種形式的「合作」,更不是通過利益輸送控制出版發行。

大陸人民網《對外傳播之「借船出海」策略研究》一文說:「實踐證明,『借船出海』可以讓對外傳播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決定這一策略能否真正發揮功效的關鍵是中國媒體提供的內容。」「中國媒體還應積極探索開拓海外合作方式。比如,完全收購外國媒體公司、保持對外媒的絕對控股權、持有部份外媒公司股權以及通過內容共享與外媒形成夥伴關係等。」

美國主流媒體和中國調子一致

2020年12月18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批評美國主要媒體因利益向中共屈膝,不僅少報道中共的違法行為,更糟糕的是,有時媒體還在幫助中共宣傳。蓬佩奧還將中共列為真正構成生存威脅的挑戰。

當天,蓬佩奧向知名保守派廣播節目「馬克·萊文秀」(The Mark Levin Show)表示,「媒體巨頭(在中國)有業務,對嗎?中國有14億人口,他們想為這個市場服務,所以他們想在那裏賣電影或流媒體產品,所以他們常常屈膝叩首。」「因此很不幸,這意味著他們的新聞機構也常常不願報道中國這些違規行為;更糟糕的是,有時它們實際上是在宣傳中國(中共)。那是最糟糕的。」

事實上,美國的主流媒體和中國在報道中國疫情、大選和痛批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等方面,出現了驚人的一致步調。例如,2020年4月28日《華盛頓郵報》:「蓬佩奧和特朗普不應該再把世衛組織當作其自身應對疫情失敗的替罪羊。」

2020年7月27日CCTV央視新聞客戶端:《紐約時報》《金融時報》等同聲批判蓬佩奧演講「胃口越來越大 理智越來越少」。文章列出「譴責」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公然發表反華演講」的一批西方主流媒體:CNBC、《洛杉磯時報》、《紐時》、《華盛頓郵報》、《金融時報》、彭博社。

2021年1月5日《紐約時報》刊文:《在一個混亂的疫情大流行世界裏,中國提供了自己版本的自由》。文中說:「西方可能會發現,在中國讓自己的模式變得如此吸引人之後,它(西方)必須更加努力地推銷自己的『自由』願景。」中國「感覺有點像迪士尼樂園裏的『未來世界』」。

美國媒體多由娛樂媒體公司控制

美國大部份主要媒體不是由媒體公司控制,而是由娛樂媒體公司控制,而中美娛樂合作則使中共發揮了作用。

要了解媒體的漏洞,您應該知道其中的一些歸屬關係:

(1)NBC新聞,CNBC和MSNBC由康卡斯特(Comcast)擁有,康卡斯特也擁有環球影業(Universal Pictures),這是北京環球影城(Universal Beijing Resort,預計今年開張)中5家國營企業唯一的外資合夥人。該主題公園將吸引「哈利波特」和「變形金剛」等分屬華納影業、派拉蒙影業的特許財產,給了北京對美國多家媒體公司施壓的著力點。2016年,環球影業和中國的「完美世界影業」宣佈了一筆價值5億美元的電影融資聯合交易。

根據紐約中領館網站,2020年2月27日,駐紐約總領事黃屏與康卡斯特公司高管會晤,黃屏說:「中國的預防和控制做法為其它國家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和經驗……我們希望(康卡斯特擁有的)NBC和其它美媒客觀公正地報道中國……」

(2)ABC新聞由華特迪士尼擁有,華特迪士尼還擁有華特迪士尼影城,佔有上海迪士尼樂園度假區43%的股權。該度假村開業第一年吸引了1,100萬遊客,是迪士尼收入的主要來源。迪士尼還擁有ESPN的80%的股份,在侯斯頓火箭隊總經理莫利(Daryl Morey)支持香港示威者的推文後,ESPN內部給員工發備忘錄,禁止員工討論中國政治。

(3)CBS新聞由Viacom CBS所有,後者還擁有派拉蒙影業(Paramount Pictures)和ViacomCBS Networks International,後者為中國市場生產MTV和Nickelodeon。

(4)CNN由華納媒體擁有,華納媒體也控制NBA TV。在(侯斯頓火箭隊總經理)莫雷支持香港示威者的推特事件後,NBA電視台在中國的廣播於2019年被暫停,這促使聯盟及其主要球員與香港抗議活動保持距離。

華納媒體還持有位於香港的電影製作公司旗艦影業(Flagship Entertainment)的49%股權,該影視公司另一個主要股東是上海的「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China Media Capital)。中國是僅次於北美的全球第二大電影市場,市場規模超過90億美元。預計到2025年,它將成為全球最大的市場,銷售額有望達到220億美元,是荷里活未來收入增長的關鍵。最近,有幾部大預算美國電影在中國的首映比在美國獲得更多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