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1日,人稱「理大廚房佬 」的施景騫從荔枝角收押釋放。

施於去年12月16日下午在旺角亞皆老街近彌敦道交界惠豐中心外,與青關會街站的工作人員發生爭執。期間,施涉嫌踩爛青關會的一個手提式擴音器;在場的青關會工作人員即時拍片及報警。警方隨即以涉嫌刑事毀壞爲名將施拘捕,並帶返旺角警署。

對於為何會與青關會人員發生爭執,施坦言,眼見法輪功在各區的街站分別被人搗亂及摧毀,嚴重損害香港人的發聲自由及宗教自由。而搗亂者即使有相有片,但警方到今天仍未採取任何拘捕行動,令他感到莫名憤怒。

去年12月16日,施恰巧經過青關會位於旺角街站,他上前質問青關會的工作人員「 為何要無日無知地搗亂法輪功街站,搗亂香港人的宗教自由? 」在爭執期間,施無意中踩爛一個放在地上的手提擴音器 ( 大聲公 ) 。他當場表示願意作出賠償,但對方堅持要他賠償一千五百元港幣。當時他認為對方「 獅子開大口 」,堅稱這個 ( 大聲公 ) 絕對不值這個價錢。他提議自行購買一個相同牌子相同型號的全新 ( 大聲公 )賠償給青關會,但青關會不接受,表明要與他法庭見。

施景騫說:「 雖然今天青關會的街站已經解散,但我要嚴重警告你 ( 青關會 ),搗亂及破壞法輪功街站的人;要是你夠膽再次出來搗亂,我一定會再次挑戰你。我要社會大眾請睇清楚,到底我會再被捕多少次,搗亂法輪功街站的人才會被繩之於法。我要睇清楚那個仍未被拘捕的破壞者是否有特權?雖然我們今天的自由不斷不斷受到打壓,不斷不斷受到不公義的法治對待;但我,施景鶱,會繼續以身試法。我要以我自己,去證明今天香港的法治到底是何等不公平。香港人,我們只要『企硬』,讓他們 ( 執政者 ) 知道『香港人未死』,我們還會繼續爭取自由。」

施景鶱亦向本報記者表示,當時在旺角警署與代表律師見面後,曾一度感到身體不適,並要求見醫生。但輾轉間,他卻被送往東區醫院精神科強制囚禁,由去年12月17日凌晨被囚禁至11日早上,後被押送到西九龍裁判法院應訊。

他透露被囚在東區醫院時,曾多次受到不公平對待。期間,院方不允許他接受任何探訪及視像探訪,主診醫生更以他患有鬱躁症及不受控制為理由,強行為他注射兩劑俗稱「 懵仔針 」的精神科藥物,並曾一度嘗試再強行為他注射一劑長效「 懵仔針 」,才可讓他自行出院,但均被他一一拒絕。

他表示,由於西九龍裁判處傳召他到法庭應訊,才能有機會平安離開醫院,他對院方這二十多天的囚禁手法表示十分憤怒。@

1月11日,人稱「理大廚房佬 」的施景騫從荔枝角收押釋放。(攝影:Big Mack)
1月11日,人稱「理大廚房佬 」的施景騫從荔枝角收押釋放。(攝影:Big M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