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底,有一位中共官員,因爲敢講實話,一夜爆紅,對,就是翟東昇,這個翟東昇有個最吸引人的頭銜,據說是「習近平的智囊團成員之一」,在他讓人印像深刻的演講影片中,翟東昇特別提到了「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對中共政府的幫助。

那麼,中共口中的老朋友有多少呢?又都是甚麼人呢?

根據大陸媒體的統計,從1949年到2010年,中共黨媒《人民日報》上先後有600多人被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按國家排,老朋友人數排第一的是美國,已經有55人獲得了這個稱呼。

這個所謂的「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可不是真的代表中國普羅大眾的中國人民,確切的說,應該叫做中共的老朋友。我們看看「維基百科」是怎麼解釋這個名詞的:「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是中共領導人及高官褒稱長期對華友好的重要外國人士的正式用語。其中不少人曾多次訪華。當然,這個解釋非常表面,想必中共背後有自己的一套認證老朋友的標準。

這幾十年來,隨著中共對外政策的變化,老朋友們也越來越多,不但跨越五大洲,還跨越多個領域,從政界到商界以及文化、教育等領域都有中共老朋友的身影。

那我們今天,就來介紹幾位中共口中的「老朋友」,我們就從翟東昇在演講中提到的一位「老朋友」開始,我們來看一下演講片段。

影片:翟東昇說:「拜登的兒子被特朗普說,你在全球有甚麼基金公司,發現沒有,誰幫他建的基金公司,誰幫他建的基金公司,明白嗎?這裡邊都有買賣。」

那我們接下來,就從這段內容開始,看看誰是中共的老朋友。

拜登和習近平的交易

關注中國時政的朋友們,應該都知道2012年時中共政壇曾發生過一件大事,就是王立軍叛逃,2012年2月6日,重慶當時的副市長、市公安局長王立軍潛逃到美國駐成都領事館,這個事情正好是發生在習近平要訪美的前幾天。那後來,關於王立軍叛逃就出來了很多更細節的消息,其中就有提到,王立軍曾經向美國外交官出示了中共高層以及和薄熙來相關的一些秘密資料。

關於這一點,台灣軍情局前副局長翁衍慶中將,2018年時出版過一本書,叫《中共情報組織與間諜活動》,這本書中就描述了一個情節,他說在習近平2012年2月訪美期間,美國副總統拜登向習近平出示了王立軍交出的,有關薄熙來、周永康計劃發動政變的鐵證。這個事件當時就在習近平訪美期間,《華盛頓自由燈塔》在2月14日也曾做了相關報道。

當時還有消息傳出王立軍出逃時,攜帶了「薄熙來指示及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相關證據(錄音、密件等),及政法系統下達的對法輪功及異議人士的鎮壓文檔」。不過,這些驚天的罪惡直到現在都沒有被正式公佈出來。

有評論說,這是拜登和同一年將連任的奧巴馬等與習近平做的一次幕後交易,讓當時還是中共副主席的習近平可以順利接班,而此後美國也進一步開通了與中共交換利益的通道,但中共殘酷迫害異議人士的真相卻被捂了下來,由此也給中共續了命。

這個交易從當時習近平和拜登見面的當天,就是2012年的2月17日發生的另外一件事中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那就是美國收到了當年最大的一筆外國風險投資。

這個消息是《華爾街日報》在兩人會見的當天報道出來的,報道中說,美國名不見經傳的能源公司GreatPoint獲得了來自中國萬向集團(Wanxiang Group)高達12.5億美元的投資,其中包括4.02億美元的股權投資。

而這個GreatPoint公司,是怎麼回事呢?2008年9月,就在拜登被宣佈成為副總統候選人的幾星期後,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美國前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的繼子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共同創立了一家塞內卡全球諮詢公司( Seneca Global Advisors)。2019年10月,英國《金融時報》在報道中提到,亨特的塞內卡公司客戶就包括GreatPoint。

所以繞來繞去,中共當年給美國的這筆最大的風險投資,可能還是看在副總統拜登的兒子的面子上。

中國人講禮尚往來,當時的奧巴馬政府,由副總統拜登出面,送給了當時的中共副主席習近平一份大禮,有功於習的順利「登基」,也算是幫習近平清洗黨內政治對手作出了一個大貢獻,那麼如果這麼看,拜登應該從那個時候開始,就成了中共或者說是習近平的「老朋友」了。

基辛格時代結束

除了拜登這位高級別的老朋友外,我們接下來提到的基辛格,也絕對算得上是一個位高權重的中共的資深老友。

自從上世紀70年代中美兩國建交以來,美國等西方國家一直對中國採取綏靖政策,這其中就少不了基辛格這個角色,基辛格是唯一一個被五代中共黨魁都接見過的中共老友,曾到訪中國80多次,而且,基辛格和中共高層的互動故事更老牌經典,因爲可以追溯到毛澤東時代。

但是,這位「老朋友」最近並不怎麼順利。就在一個多月前,2020年11月25日,五角大樓的白宮聯絡人下令,罷免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等11名國防政策顧問,命令即刻生效。

基辛格已經90多歲了,當了半輩子的國防政策顧問 。對此, 香港資深傳媒人說:「他被解僱,而不是讓自然規律令他主動退下來,反映了特朗普總統關於『抽乾華盛頓沼澤』的決心。」

基辛格是第一位被中共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的美國國務卿。他曾在1971年7月和10月兩度秘密訪華,之後促成尼克遜訪華,他還是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與中共建交的重要推手。按中共官媒自己的說法,在中美關係的每一個關鍵時刻,似乎都能找到基辛格的身影。

在頻密的訪問中,他不僅搭建了中共與美國高層的政治聯繫,也廣泛的建立了他和中共的私人關係。這些最初的關係,開始為中共在之後40年間在政治、經貿等各個方面滲透美國鋪墊了道路。

1982年,基辛格創立基辛格聯合諮詢公司(Kissinger Associates,Inc,簡稱KAI),為美國大企業提供海外拓展的政策諮詢,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幫助企業投資中國業務,其中很大比例的客戶都是和中國做生意的歐美企業。基辛格的知名客戶包括摩根大通、美國運通、美國百威啤酒、可口可樂、亨氏食品、波音、惠普等許多公司。

作為美國政界顧問,基辛格接觸和獲得美國國家及機密信息的機會不少,而同時他的公司正助力美國企業投資中國。擁有如此敏感的身份,基辛格這家公司的角色自然也受到過質疑。

1989年,在「六四」事件爆發之前,《紐約時報》就曾經發表了一篇文章表示質疑說,「在外交政策這樣微妙的領域中,像基辛格和他的下屬這樣的人,是否能在合理服務客戶的同時對他們所知道的政府機密信息保密?同時,當像他們這樣地位的人在幫助政府制定決策時,能忽視他們所知道的他們的商業客戶的利益嗎?」(Kissinger and Friends And Revolving Doors)

也確實像文章中所擔憂的,在之後數十年中,像這樣匯集資深政客,又代表了大集團利益的諮詢公司和「政治掮客」,在很多大事件上對美國的決策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響,包括「六四」事件、中國加入WTO等,而這些都往往伴隨著美國政府在人權方面的妥協。

「六四」事件 美國的戰略失誤

1989年,中共鎮壓天安門民主運動的「六四」屠殺事件發生之後,西方國家一致對中國採取了經濟制裁,美國頒佈命令與法令,禁止向中共出售武器,宣佈對中共實施多項經濟制裁,停止部份投資、貿易活動等。

但是有報道指,時任總統老布什曾經在1989年的7月派特使密訪北京,並向中共傳達了一個信息,制裁是基於美國政治制度和國會的壓力,希望中共政府對被捕人士寬大對待,美國政府也可以此說服輿論,以減輕對中共的制裁。

但是,老布什的策略並沒有得到時任中共領導人鄧小平的接受。

「維基百科」顯示,「六四」事件發生後,基辛格在日本《讀賣新聞》和西德《星期日世界報》上分別發表了文章,《天安門事件是內政問題》和《美國不能放棄中國》。

2012年,一位向美國中情局出售了大量中共絕密文件和資訊的中共國安部副部長秘書披露,中共收買各國退休政要,為北京在海外實行遊說活動,其中以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最為典型。1989年「六四」大屠殺後,第一個秘密同北京聯繫的就是基辛格。他當時對中共私下保證,這種鎮壓會「雨過天晴」的,並說他願意暗中出力,只是要「給他一點時間」,「風向會變的」。

「六四」一個月之後,1989年7月,美國發出特別豁免令出售商用噴射機給中共,並在10月放開軍事制裁。外界認為,基辛格是幫助中共平安渡過「六四」危機的因素之一。

基辛格雖然在上世紀70年代末已經結束國務卿任職,但是在之後的幾任美國總統的任期內,基辛格一直用與中共建立的政治資本,一邊透過「美中關係協會」等機構,將「擁抱中共」的思想滲透在華盛頓的沼澤中,左右著國會的決議;另一邊通過諮詢公司引導美國資本、科技向中共輸血,並在之後幾十年中持續發揮著它的作用。

克林頓從敵對轉變成「老朋友」

那麼,比拜登和基辛格更強的「老朋友」還有嗎?翟東升在演講中曾提到過,1992年到2016年,中美之間發生過多次危機,但是無論是「銀河號」事件、炸南斯拉夫大使館事件,還是中美撞機事件,都可以在「兩個月之內搞定」,原因是「在美國的權勢核心圈有『老朋友』」。而翟東昇說的三件事,其中兩件都發生在克林頓擔任美國總統的任期之內。

根據美國之音報道,1993年,克林頓總統上任之初曾宣佈在最惠國待遇問題上附加人權條件,他頒佈行政命令說,如果中共沒有在人權方面有全面、重大的進展,中國將失去1994到1995年度的貿易最惠國資格。但是,1994年5月,克林頓宣佈繼續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將中共人權問題和最惠國待遇的審查脫鉤。

已經移居美國的民主人士魏京生回憶說,對克林頓政府的決定,當時美國左右派的各大報紙調查民意,都說70%左右的老百姓不同意給中共最惠國待遇、不同意讓它加入世貿組織(WTO),但是克林頓政府直接施加壓力給聯邦議員,希望聯邦議員投票支持他的決定。

就是這一次最惠國資格的延續,給了中共爲加入世貿鋪平道路的機會。1999年11月,比爾·克林頓政府代表來到了北京,然後美中雙方簽署了一份關於中國加入世貿的雙邊協議。

2000年的春天,美國國會就是否批准中國加入WTO的提案進行了歷史性的表決,時任總統克林頓竭盡全力推動了這一提案的通過,克林頓在演講中說,「支持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不僅僅有利於美國經濟,更是對我們國家有利。 」

2000年10月10日,克林頓在白宮舉行了隆重的《2000年美中關係法》法案簽署儀式。2001年11月,最終促成中共正式加入世貿組織。

而這個《2000年美中關係法》的簽署有一個不容忽視的重要大背景,那時候中國的人權狀況正是極度惡化之時,給予這樣一個踐踏人權的國家「永久正常貿易關係」,意味著是將貿易和人權脫鉤。

不管克林頓自己承不承認是中共的「老朋友」,但是做的事兒卻是「老朋友」的事兒。關於這些「老朋友」的故事還有很多,在以後的節目中,我們還會陸續和大家分享這些「老朋友」的故事。@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李曉彤、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Ingrid
粵語配音: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