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本周接受胡佛研究所「太平洋世紀」(Pacific Century)播客節目採訪時主要討論了中國問題。他強調,美國數十年前開始的綏靖政策助長了中共的猖狂。特朗普總統上任後,改變了劇本,採取行動,回擊中共挑戰。

蓬佩奧在採訪中還強調,由於中共會實施報復,使得對抗中共會帶來風險,這就需要美國有堅定不移的領導人,不怕中共威脅。

蓬佩奧:維護美國人安全與繁榮 需強力回擊中共挑戰

主持人邁克爾·奧斯林(Michael Auslin)對蓬佩奧說,不久前你曾說過,早上起來思考的第一件事就是中國問題,晚上想的最後一件事也是中國問題。你的一系列與中國有關的政策非常富有成效,但在中國觀察界、亞洲界出現的一個反應是,如果你把中國(中共)當作敵人,你就使中國(中共)成為一個敵人。你是否可以對這些看法作出置評。

蓬佩奧說,說美國的行動推動了習近平總書記的行為模式,這種看法簡直「可笑至極」。如果說是甚麼助長了中方這種行為的話,坦率地說,「那就是(美國)幾十年前就開始的綏靖政策,不管中共採取甚麼行動,不管它對美國人民的安全和繁榮有多大的不利影響,我們的回應都是我們可以去那裏(中國)出售更多的東西,不要打亂計劃,我們屈服。」

蓬佩奧補充說,這很可能讓中共認為,它們「不再需要韜光養晦」。因此,它們已經開始在全球各地違背承諾,「威脅到西方國家的能力,並以我們在全球數十年來從未見過的方式侵犯法治和主權理念以及我們對人權的核心理解」。

「因此,特朗普總統上任後,我們改變了劇本。我們開始認真對待這一挑戰,我們自己也採取了行動,並在世界各地建立了聯盟,協助我們維護民主和人權以及法治和主權的理念。」蓬佩奧說。

蓬佩奧還強調,在與北京的貿易上,特朗普政府的基點是,不能讓中方在盜竊美國知識產權後不付出代價,不能讓中共在侯斯頓建造間諜窩點後而不承擔責任。

「因此我們做了很多事情……但核心是,維護我們非常珍視的理念和美國人民的安全與繁榮,對習近平總書記向美國提出的挑戰作出強有力回應,我們已經儘最大努力應對這些挑戰。」

蓬佩奧:拜登政府不得不作出選擇

蓬佩奧在採訪中也提到,扭轉美國數十年的政策,並說服另外一百多個國家需要與美國並肩站在一起,為民主和自由而奮鬥,不可能在短短四年內實現。因此,仍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蓬佩奧還強調了減少對中國供應鏈依賴的重要性。「我們要確保不在重要問題上投降。」他說,巴黎氣候協議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美國重新加入該協議將給中國(中共)帶來巨大的意外收穫,因為它們(中共)無意為實現巴黎氣候協議的目標而損害自己的經濟。」他說。

奧斯林問蓬佩奧說,在過去4年的政策中,特朗普政府翻轉了劇本,您是否認為下任政府仍會與特朗普政府立場一致?是否在所有領域不會倒退,他們是否了解中共威脅的程度和廣泛性?

「我祈禱是這樣的。這對美國人民來說很重要。下一屆政府將不得不作出自己的選擇。我認為有兩件事值得置評。第一,有這樣一個共識,我們採取的行動得到了民主黨人的支持,我們對發生在中國西部的可怕行動,一些最嚴重的侵犯人權行為,讓其付出代價。我把它稱為世紀的污點……我們還對有關中共在香港問題上違背承諾建立了共識,有關美國需要如何反擊中共壓制台灣問題上也達成共識。」

蓬佩奧:美國需要堅定領導人對抗中共

蓬佩奧還說,他想說的第二點就是,美國對中共採取的系列行動會有風險,因為中共將對美國採取的行動作出回應,「它們(中共)將採取對抗措施,試圖阻止我們採取這些行動,我們需要堅定不移的領導人,能夠準備接受這些代價,並承認美利堅合眾國兩個多世紀以來長期可持續的自由和民主項目,取決於我們對保護自由不受中共挑戰的承諾」。

當被問及想對下一代、那些在大學在高中的學生針對認清中共本質提出哪些建議時,蓬佩奧說,「我認為每個人都有責任,特別是我們這些有機會做領導的人。我不僅僅是指政府中的人,我指的是公司的行政總裁、學校董事會的負責人,那些在加州和全國各地管理養老基金的人。我們都必須(對中共挑戰)睜大眼睛。」

蓬佩奧說,這就需要學習,要看清這些事情的本質,而不是因為難以反擊(中共)或因為不反擊會有利可圖而退縮。

「我相信下一代會明白這一點。我是在冷戰期間開始在美國軍隊服役的。1986年到1989年,我在當時的東德邊境擔任裝甲軍官。我對暴政和專制主義對個人精神和人類生活繁榮的影響深有體會。我相信,下一代人也會明白這一點。他們將看到,正是今天的中國共產黨真正對那些自由構成了最大的威脅,而他們每一個人都能從這些自由中受益,因為他們有幸成為美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