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華盛頓特區當地時間1月12日下午3時,美國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聯合召開新聞發佈會,為公眾更新有關國會大廈暴力事件的調查。

華盛頓特區代理檢查官邁克爾・舍溫(Michael Sherwin)表示,對國會大廈暴力事件的監控將集中在三方面:煽動叛亂和陰謀(sedition and conspiracy)、對警務人員的攻擊和對媒體記者的攻擊。

目前聯邦調查局已經開啟超過170個案例,聯邦檢察官起訴了超過70個案例。捨溫預計,案例的數目將增至幾百個,起訴的案例數目也會超過100。

舍溫表示,被調查的人可能會以簡單的侵入(trespassing)罪名被逮捕,但在起訴過程中可能會增加更重的罪名。煽動叛亂是聯邦重罪,可處以罰款和最高20年監禁,是指煽動叛亂或暴力侵害合法當局的行為。

在民主黨和共和黨委員會總部(DNC、RNC)外放置的管炸彈(pipe bomb)也是媒體的焦點。舍溫回應,已確認那兩個炸彈是真正的炸彈,有引信還有定時裝置,但是這些炸彈被放置的目的尚在調查中。聯邦調查局華盛頓駐辦事處助理主管史蒂芬・安迪奧諾(Steven M. D’Antuono)沒有回應媒體對是否參與暴力的人員企圖劫持國會議員的問題,只是說聯邦調查局的調查會包括所有方面。

「國內恐怖主義」非具體罪名

1月6日晚,在復會的國會選舉人計票聯席會議中,民主黨參議院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把示威者進入國會大廈的暴力事件稱為「國內恐怖主義」(Domestic Terrorism),並稱特朗普總統要對該事件負責。之後,許多民主黨議員和主流媒體如CNN、《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網站等都以「國內恐怖主義」描述此事件,並以國內恐怖主義者(domestic terrorists)來描述示威者。《華盛頓郵報》也報道下屆美國總統拜登把進入國會大廈的示威者叫做國內恐怖主義者。

在被問到此次暴力事件是否「國內恐怖主義」(Domestic Terrorism)時,華盛頓特區代理檢查官邁克爾・舍溫表示,「我不喜歡『國內恐怖主義』這樣的『標籤暴政』(Tyranny of Label)」。他說,司法部有很多具體罪名可以起訴參與暴力的人。

對國會大廈的攻擊是否構成「國內恐怖主義」(Domestic Terrorism),同天在參加一個《華盛頓郵報》的在線討論會時,美國國家反情報和安全中心(NCSC,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主任威廉・埃維尼納(William R. Evanina)也表示,「國內恐怖主義」是個很模糊的名詞,美國沒有有關「國內恐怖主義」的法律可以令聯邦調查局實施調查。他將對國會大廈的攻擊描述為「本土暴力極端主義」(homegrown violence extremism)。他表示,這次的暴力是由本土人士實施。而且施暴者認為可以攻擊美國國會大廈,這是極端的做法。

美國國家反情報和安全中心是領導美國反間諜的機構,隸屬於國家情報總監(ODNI,Office of the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

關於2020年總統大選,埃維尼納被問到是否同意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對於他的研究員在外國勢力干預大選的報告中沒有充份體現中共對大選的干預的評估。埃維尼納稱,他認為中共肯定是有干預,但他認為第一位的干預來自俄國。他還稱,在去年的整個大選過程中,他決定如果有人要他說或寫他認為不真實的信息時,他會立即辭職,但他沒有經歷上述的情形。他對局面的表述是:現在美國社會兩極化,而這個現象也體現在美國情報體系(United States Intelligence Community,縮寫:IC)中。

而兩極化的社會很可能被外國勢力利用來擴大化並對美國安全做出損害。埃維尼納還表示,在侯斯頓中國駐美領事館關閉後,中共並沒有停止它的間諜活動,而是改變了策略和模式。「我不認為中共會減慢非法及合法地收集我們的技術信息。我們必須保持領先地位,並找出他們採取的下一個拿走我們的知識和專長的最佳方法。」@

美國國家反情報和安全中心(NCSC,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主任威廉・埃維尼納(William R. Evanina)(官方網站圖片)
美國國家反情報和安全中心(NCSC,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主任威廉・埃維尼納(William R. Evanina)(官方網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