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6號上午我在家用兩部手機看幾個媒體直播華盛頓DC現場。從南草坪到華盛頓紀念塔,密密麻麻佈滿了人,真是人山人海。11點開始特別認真,可是特朗普12:00左右才到講台上演講。講話雖然高亢,但內容比較平淡。我同時看國會內的開會實況直播中文翻譯。

彭斯副總統的開場白說到了我們需要公平的透明的選舉之類的話,給我感覺他是支持揭露真相的。發言基本上是兩方一對一輪流。說選舉有大規模舞弊的一方都有根有據,有理有情,有三個人發言後都博得了較熱烈的掌聲,有一個好像沒有。

支持拜登的一方發言是講大話套話,平淡無味,沒有人鼓掌。國會大廈周圍已經有不少人,在等待,有的唱聖歌,有的人們在禱告。二點左右,看到有人爬牆,也有警察主動放開大門外的鐵馬,讓人們進去。

我有不祥之感,立馬就在推特上跟著別人也寫「進去幹甚麼,警惕有人混水摸魚」、「爬牆的人不是挺川的人」(可以從推特上搜索「凌穌」),我也轉發到「中國民主黨之友」等群裏。

當共和黨掌握最充份的大規模舞弊資料的議員克魯茲(Ted Cruz)準備發言之前,國會大廈外一顆紅色信號彈升天。有一個影片現出一位警察似乎是阻止,實際上是引導一群奇異服裝(可能是安提法Antifa)的人一層又一層的上三樓國會大廳門外。

一層二層都有通道到各走廊及各房間,但這個警察都不往那裏引,卻是從樓梯一直往上引。大廳內多數人已疏散,幾個議員用大講台堵住大門,並用槍口對著門。有兩個直播影片都報道當時特朗普連續發推,要人們和平守法,後又要人們回去。後來直播報道有人受傷、死亡⋯⋯。

宣佈六點清場,很平靜順利,偶爾看到發一兩個摧淚彈。晚上八點復會,開頭四五個發言都是一邊倒,紛紛譴責暴徒,有一個說他本來是支持特朗普、揭批大選舞弊的,現在他不支持特朗普了。

我感覺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那些議員都驚魂未定。我有責任糾正視聽,雖然很累了,還是和幾位朋友通了電話,自己在推特、面書上寫一些⋯⋯ 今天得知有五個人死亡。

我雖年老,但因自己是醫生,保護尚好,耳不聾、眼不花,大腦尚未癡呆。我沒有編造,我要為我所寫的負責。當然,一個人觀看有限,甚至有誤,我也歡迎得到補充,糾正!人們一起來尋求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