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日,中共竊國72年後,第一部《退役軍人保障法》開始施行。但中國退役軍人的生存困境,能因這部法律而扭轉嗎?

我們且來看同日在山東青島的一個鏡頭:76歲的退伍老軍人高宏毅,聽著大街上鑼鼓喧天的慶祝,憤怒地質問:我17歲參加工作,18歲入伍林彪的38軍,我該不該退休?該不該老有所養?「承諾我的小康到底被誰給截留了?」2017年,高宏毅因參加全國老兵大集訪並接受國際媒體採訪,被青島市南區法院以「擾亂社會秩序罪」判刑2年。目前又因健康碼被控制,進京上訪之路斷絕。

比高宏毅境遇更慘烈的,比比皆是。例如,2019年12月31日早晨5:45分,山西省委信訪局北門大門上吊著一具老年人的遺體。死者余海平,62歲,山西柳林縣人,退伍老兵,因為家裏房子被煤礦挖煤下沉而上訪,兒子退伍後又因父親上訪不給安置,後逐級信訪到北京,但所遞交的上訪材料又被交給地方腐敗官員處理,上訪6年無果。

可以說,正是退役軍人的生存困境和艱難維權,才催生了這部《退役軍人保障法》。該法2018年起草、成稿,經2020年6月18日、10月13日、11月11日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三次審議,快速通過。

然而,就在審議《退役軍人保障法》的2020年,退役軍人的苦難和維權仍放眼皆是。我們來看幾則公開案例。

其一,10月,一段影片熱傳、網友稱讚:湖南一名退伍軍人到當地退役軍人事務局門前,扯掉「安仁縣退役軍人事務局」的牌子扔在地上,之後又豎起牌子示威。

其二,6月11日下午4時,「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緩解後第一次大規模的老兵集結:曾參戰的湖南長沙退役老兵集結於火車站,準備進京聲討公開發表侮辱參戰老兵言論的「御用文人」。當局出動警察攔截。9月,湖南又有三百多名三等戰功的老兵前往省政府,要求落實《兵役法》,近百人遭長沙市公安局抓捕。他們的訴求未得到當局任何回應。

其三,5月10日,大陸社交媒體流傳一段退役軍人的哭訴影片。張騰躍,河北省秦皇島市昌黎縣人,原中共成都軍區第14集團軍40旅3營八連退役士兵,他以影片方式揭露當地政府縣、鄉政府人員、交警、公安對他正在實行追捕。他們在追他的時候說:「抓到上訪人員往死裏打,打不死就行!」

從這幾則案例中,我們看到的是中共一貫的高壓維穩政策。這個高壓維穩,不僅是現場暴力鎮壓,還有日常高科技監控,諸如手機被公安植入晶片卡、微信帳號被侵入設備等等。

高壓維穩政策不僅加劇了維權退役軍人的困境,而且誘導了蔑視退伍軍人的不良社會風氣。例如,2020年5月4日,吉林省吉林市一大巴售票員拒絕按規定給一名退役殘疾軍人的車票打折,期間還以言語相譏,讓他「活不起就別活」。又如,中央財經大學教授王福重,在講堂上公開表述:「戰士冒著槍林彈雨衝鋒是為了虛榮而已……」,引起公憤。

習當局沒跳出高壓維穩思路

退役軍人維權問題,存在多年,但在習近平上台後,因多種原因,大規模爆發(包括江蘇鎮江、河南漯河、鄭州、山東平度、四川中江、河北石家莊、邢台、山西太原、湖南長沙、內蒙古等地),甚至2016年10月11日萬名退役軍人圍住中央軍委八一大樓。這對習當局是個強烈震撼,陸續出台許多動作,例如:

——2018年4月,組建退役軍人事務部;高層定調:退役軍人服務管理工作需以重要政治任務為抓手,實行「一把手」工程;

——從2018年8月1日起,再次提高部份退役軍人和其他優撫對像等人員撫恤和生活補助標準;

——2019年2月26日,掛牌成立國家退役軍人服務中心,主要承擔退役軍人就業創業扶持、優撫幫扶、走訪慰問、信訪接待、權益保障等工作;

——2019年7月26日,習近平會見全國退役軍人工作會議全體代表;

——2020年,出台《退役軍人保障法》。

但是,退役軍人生存困境問題,有其歷史根源和制度根源。習近平接下這個爛攤子,如果沒有突破性的思路,根本就不可能解決問題。事實證明,習當局沒有跳出高壓維穩的中共一貫思路。建立的退役軍人事務部,更像個維穩機構。非但對老兵的訴求沒有解決,反而對老兵上訪的打擊很大。中共抓老兵領袖,軟禁的軟禁,判刑的判刑;另一個方式是禁言,封掉微信群。

一個標誌性事件是:針對2018年6月19日的江蘇鎮江和10月4日山東平度兩地退役軍人維權事件,中共秋後算帳,逮捕19人,於2019年4月19日分別予以判刑。

退役軍人大維權 凸顯習近平施政困境

根據統計,中國有5700多萬退役軍人,並以每年幾十萬的速度增加(例如,退役軍人事務部稱:在2018年共安置8萬多軍轉軍官、40多萬退役士兵等)。據說,全國上訪的老兵有五六百萬。

普遍認為,退役軍人這個群體很特殊,雖遠不是受壓迫最深、利益受損最嚴重的群體,可他們是最具集體行動能力的群體,且與現役軍人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因此,中共頗感棘手。

更為關鍵的是,這些年,中國經濟江河日下,財政日益困難,既得利益者權勢擴張,社會矛盾全面激化,國際環境逆轉,中共內鬥激烈,政局向左轉。在這個背景下,習當局又沿襲高壓維穩思路,要想解決退役軍人維權問題,幾乎是不可能的,習當局陷入了施政困境。

習當局的施政困境,這裏舉出五條。

第一,隨著中國經濟不斷惡化,退役軍人的待遇受到嚴重影響;同時,強拆全國橫行,退役軍人因為家遭強拆成為上訪戶的例子比比皆是。這樣一個局面,習當局難以措手,或「雷聲大雨點小」、或「光打雷不下雨」。

第二,退役軍人安置實行「屬地化」原則,中國東、中、西經濟不平衡相當嚴重,相應的安置條件、待遇差別就很大,這無形中就產生了無數矛盾,而中央調控不力。同時,中央和地方相互推諉:中央把球踢給地方,地方都靠賣地來維持政府開支,哪有那麼多錢去解決老兵問題?地方就叫嚷中央支持。事實上中共自竊國以來,中央和地方關係從來就沒理順過,雙方權責利一直沒界定清楚,就是一團亂麻。

第三,層層腐敗,有關規定「選擇性執行」,各方對退役軍人都想「雁過拔毛」,卡、拿、要屢禁不止,退役軍人有苦難言。這是一種體質性腐敗,沒有救濟渠道,逼迫退役軍人集體上訪、維權。

第四,退役軍人安置中的制度性不公平。士兵和軍官兩個樣,農村和城市兩個樣,高級軍官、中級軍官、低級軍官間又大不同,這些千奇百怪的「多軌制」,使少部份特權階層攫取了最大份額福利。

有論者舉了這樣一個例子:14年前胡錦濤搞全軍住房專項清理。當時全軍實有住房逾1億平方米且編製減少了150萬,但17.5萬離退休幹部、遺屬、子女、職工和復轉等非編人員長期佔用了42%的公寓房,有的單位高達90%,造成3.5萬在職人員無房,不少基層幹部在外租房。

胡錦濤解決不了這個問題,習近平上台後接著做,2014年7月軍方四總部、軍委紀委聯合發出《關於進一步做好離退休幹部違規住房用車問題清理工作的通知》,要求「確保清退務盡、不留死角」。實際情況如何,只有天知道。

第五,習近平上台後的軍中「打虎」和「軍改」,對全軍造成嚴重衝擊,軍內、黨內反習勢力利用各種手段反擊。一些論者認為,有體制內的政治力量在操作。

總括上述,退役軍人大維權所凸顯的習近平施政困境,證明兩點:第一,中共體制腐爛透頂、無可救藥;第二,習近平如果跳不出中共體制,沒有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