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在爭議中走到了2021年1月6日——國會選舉人團認證。數以百萬計的特朗普支持者湧入了首都華盛頓DC。然而,隨著突發的衝擊國會大廈事件的發生,形勢突變。國會中斷了幾個小時,華府傍晚實施了宵禁。復會後,國會聯席會議於1月7日凌晨認證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勝出,隨後特朗普承諾有序過渡。資深媒體人何良懋認為,從當下開始到1月20日新總統宣誓就職之前,美國應該是進入了最危險的時期。

選舉人團票認證以儀式通過

何良懋表示,國會只是進行法律程序,關於大選舞弊的指控,兩黨各有說法。例如面對嚴重舞弊指控,亞利桑拿州的民主黨議員認為他們有身份認證及人手點票,亞利桑拿是有全美最好、最嚴謹的選舉制度的州之一。

共和黨裏面也產生了分裂,包括彭斯現在也很明顯分裂出來,更不要說共和黨的參議員不齊心,特別是在衝擊國會大樓事件發生之後,有些支持挑戰的議員退出了,所以國會認證會通過。

爭議懸而未決 前景堪憂

何良懋指,現在不是國會通過了選舉人團票就萬事大吉。通過之後還有很多後續的發展是很令人擔憂的,就是特朗普的支持者會怎樣去面對選舉舞弊的指控未能得到有效的調查及一個合理、透明、公正的說法。

對於佐治亞州的參議員補選仍然採用Dominion投票機進行,而且同樣出現了共和黨的票數一直領先,但在最後時刻大量投給民主黨候選人的選票湧入,改變選舉結果的現象。對此何良懋認為,是出現了同樣的情況,但能否說出現了另一次的選舉舞弊爭議目前仍是未知之數。如果民主黨最後贏得了這兩個參議院席位,就能控制國會參、眾兩院。

無論是法庭或者是國會特別委員會,沒有一個機構確定舞弊指控是否屬實,沒有一個法定的結論,在這種情況下,特朗普的支持者可能會將怒火發洩在街頭。所以在1月20日新總統宣誓就職之前, 美國應該是進入了最危險的時期。

百萬挺特活動形勢突變

百萬民眾湧入華盛頓挺特、救國,何良懋認為,人潮湧過去是有一定的聲勢。但是因為發生衝擊國會事件,在觀感上是會被國際上一些政要及特朗普的對手拜登陣營民主黨人作為口實,攻擊民眾為暴徒,是暴民政治,這或會令特朗普失分。華府與當晚實施了宵禁,特朗普也呼籲抗議者和平回家。

他指,這個結果不理想。但是在提到這個結果的時候,首先要解答一些問題。為甚麼他們要這樣做呢?為甚麼要衝擊國會?

當然民主黨人說這些是沒有根據的指控,是陰謀論。但是,面對海量的選舉舞弊證據和指控,數以百計、可能上千的宣誓證人提出來的證詞或證據,都未能得到有效的處理。是真是假?到底是多廣泛、多大規模的舞弊?

因為有很多法院都駁回起訴,但不是因為證人所提出的舞弊證據不成立,而是所謂的沒有資格;提出的訴訟過時了;或者是訴訟的對像不適當,全部是技術的枝節理由。在各級法院,無論是州或者是聯邦法院都被擋住,證人所提出的舞弊指控從來沒有一件能在法院得到驗證、或者得到挑戰、或者得到審理,因此而造成了這次民眾衝擊國會。如果因此而把民眾稱為暴徒、暴民,這是不公平的說法。特朗普支持者認為特朗普是在不公平的選舉中失敗,輸得太冤枉。

衝入國會的是甚麼人

其實敵對方或別有用心的人混入對方隊伍、栽贓陷害對方的情況並不罕見。我們對中共插贓嫁禍法輪功、香港警察構陷示威者的類似行為並不陌生。

何良懋認為,這些衝入國會的人,有真的示威者,也不排除混入了一些安提法或黑命貴的人。雖然網上有英文媒體說有人認出有個別安提法的活躍分子混入了國會裏面,但是無法證實他們是否幹了甚麼。現在未有足夠的資料去分辨哪些是真正的特朗普支持者,哪些是混進來搞事的人。沒有證據,所以是有這些懷疑,但要作出這樣的指控還為時尚早。

他說,其實這也不只是共產黨會用的手法,在國際上有很多的鬥爭中,有群眾場面,兩派鬥爭,就可能會出現。就是派一些奸細混入對方的隊伍,做一些比對方自己更過激的行動,令運動變質,從而坐實一種口實,把對方變成一個非法或者很嚴重的刑事罪行,置你於死地。安提法與中共有關係,但具體情況仍不確定。

特朗普會否用特別法仍未知

目前這種情況是否會影響到特朗普運用特別法處理大選舞弊?何良懋認為,這與國會立法機關是沒有關係的,特朗普的政府是行政機關。

彭斯有雙重身份,他在立法機關是擔任國會聯席會議主席,是立法者的身份,而不是副總統的身份。這與特朗普如果出現特殊情況會有特殊手法如使用軍事法、叛亂法等不是一回事。

經過1月6日的事件,特朗普是否會行使一些非常時期的非常措施,現在還看不到任何跡象,除非有很特別的證據證明有外國干預,特朗普在他的行政權力裏面需要行使總統職權,宣佈國家進入某種狀態。但是現在仍無法過早預測。由於特朗普還未認輸,他相信特朗普在未來的十幾天裏面 、在20日之前可能 會有一些行動。對台灣、對香港、對中共的很多行政命令將會繼續發出。所以特朗普可能每天都會有事情宣佈。

彭斯與特朗普形同陌路

何良懋認為,現在看到彭斯同特朗普已經是形同陌路。但彭斯未必是對頭,他也可能是一個只會按規矩辦事的人。他可能在1月6日這樣一個傳統的選舉人團票認證的程序裏面,他認為他要堅持按憲法去做,他所理解的憲法就是不會去推翻一些選舉人團認證的結果。如果有人提出反對,他會讓你討論,他只是一個被動的主持人的角色。他不會按照特朗普所講的你應該將有問題的選舉人團票剔除。

彭斯在去年12月及今年1月初已經講過,會堅持計入每一張合法的選票,不合法的選票要逐一剔除。注意,他所提及的每張選票,是指各個州的所謂一人一票的選票,而不是指州選舉人團的票。

世界自由燈塔在下沉?

何良懋表示,要看選舉舞弊事情的發展。現在還有十多天才到就職典禮,會發生甚麼事情沒有人知道。因為國家情報總監的報告仍未發出。該報告本來要求在大選後45天、也就是去年12月中旬就應該公佈,但是由於相關的情報機構未能達成共識,要作出調整。那麼特朗普會不會在未來的日子裏以那份報告作為他自己宣佈進入某種狀態的證據呢?

國家情報總監的報告是關於美國2020大選與外國干預的關係,這應該是屬於特朗普政府的一個很敏感的報告,理論上應該在1月20日之前、也就是本周或下周就要公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