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情報分析監察員的報告顯示,美國情報機構對2020年美國大選中外國影響力的評估,存在政治化問題,包括分析師似乎因為不同意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而不願披露有關中共干預大選的信息。

分析監察員、長期擔任情報官員的巴里.祖勞夫(Barry Zulauf)周四(1月7日)向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發佈了一份14頁報告。《華盛頓觀察家報》(Washington Examiner)獲得了一份副本。祖勞夫的調查是為回應有關選舉威脅問題的投訴而進行的。此外,他還感嘆「兩極化的氣氛已經威脅到破壞我們共和國的基礎,甚至滲透到了情報界」。

情報界針對2020年大選外國影響的機密評估也於周四(1月7日)提交給國會,該評估不會聚焦郵寄選票欺詐指控,也不會聚焦投票機翻轉數百萬張選票的指控。該評估原本預計在2020年12月提交,但由於高級情報官員在中共影響美國大選所扮演的角色上意見發生衝突,也由於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尋求在最終分析中納入更多觀點,因此該評估被推遲提交。

「鑒於負責分析俄羅斯和負責分析中國的分析人員對目標的審查方式存在分析差異,中國分析人員似乎對把中國(中共)的行動評估為不當影響或干涉猶豫不決。」祖勞夫說。

他還表示,這些分析師因為傾向於不認同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而不願意讓他們對中國(中共)的分析被提出來。「他們實際上說,我不希望我們的情報被用來支持這些政策。」祖勞夫總結說。

他強調,情報分析師的這種行為違反了要求獨立於政治考慮的分析標準。

祖勞夫分享了已被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接受的一些建議,加強保護分析誠信的重要性,並重新致力於分析的客觀性,避免政策和實踐中參進政治化。

拉特克利夫周四(1月7日)簽署了一封長達3頁的非機密信件,《華盛頓觀察家報》也獲得了這封信件。他在信中寫道,作為情報總監,具有能夠「消費」美國蒐集的有關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的所有最敏感情報的獨特有利地位,「我不相信情報界分析師所表達的多數觀點能夠全面、準確地反映中國(中共)政府影響2020年美國聯邦選舉的努力程度。」

拉特克利夫補充說,祖勞夫監察員的報告「包括了令人擔憂的爆料,也就是,(分析員)把有關中共選舉影響的報告政治化,以及基於政治目的對那些根據情報提出另一種觀點的分析師進行不當施壓」。

一位高級情報官員告訴《華盛頓觀察家報》,「在情報界內部……我們的一些職業人士,甚至是CIA(中情局)管理層,都在將有關中國的情報政治化。」#